有一次一個和尚問趙州:「古老的世界是什麼?」

趙州說:「仔細聽!仔細聽!」

在這種寧靜當中,仔細聽。

它是一種實際的實驗,而不是說教或者布道。

仔細聽。

你們不會發現任何語言,只會發現一種無聲的寧靜,在無比的喜悅中將你們淹沒。
趙州的回答是最偉大的回答之一:

仔細聽!

只要成為寧靜的,整個存在就敞開了它的門。
「我的宗教沒有語言和文字。它沒有什麼東西要給予別人。」
在那種寧靜當中,他突然覺醒了。
在這種寧靜當中,任何人都可以覺醒……
這整個寧靜說出的東西比任何經典可以說出來的都要多。

  靜靜地坐著,三界都消失了。在這個時候,聽著杜鵑的叫聲,一切都消失了。只有一種深深的寧靜,在裡面,在你們存在的內在加深。

摘錄自 奧修傳


  Shui Lao禪師問馬祖……馬祖是禪宗奇特的師父群體裡面最奇特的師父之一。

Shui Lao問了一個簡單的問題:「為什麼菩提達摩要來中國?他必須要傳遞什麼特別的東西?」

馬祖給他胸口一腳,把他踢倒在地上:Shui Lao就大徹大悟了。

  像這樣的公案讓學者們感到困惑。發生了什麼事?馬祖是在顯示說菩提達摩是來殺掉你的自我,讓你從死亡的恐懼中解脫出來。馬祖對著他胸口一腳,把他踢倒在地上。這非常奇怪,非常突然,這是出乎意料的。他只是問了一個簡單的常識問題;任何學者都可以解釋為什麼菩提達摩要來中國——他來傳播佛教,來傳播大師的信息。

  不過沒有人會想到,馬祖會這樣對待這個可憐的發問者,而且非常突然,完全無法預料……不過只是對我們而言,這才是突然的和出乎意料的;馬祖可以看出這個人的修為、成熟度……他只需要被輕輕一推,這個片刻是不允許錯過的。馬祖對著他胸口一腳,把他踢倒在地,這也許完全停止了他頭腦的運轉,因為太出乎意料、太奇怪了。在那個頭腦停止的時刻,他就解脫了。

突然之間,鵝出來了!Shui Lao成道了。

  他站起來,拍手大笑,他說:「多麼非凡!多麼奇妙!在頭髮的末端,我直接領悟了集中精神無數狀態的根源,以及它不可勝數的微妙含義。」帶著深深的敬意,他低頭鞠躬,然後退下了。

  後來,他在集會上說——他自己也成了大師——「自從我被馬祖踢了一腳,到現在為止,我都沒有停止過大笑。一個人怎麼可能不笑呢?這件偉大的事情太荒唐了!……」

摘錄自 奧修傳
 

  如是。如是。一千次如是……這是存在的本質,這是你們生命的本質,這就是禪的本質——如是。

  「如是」是浩瀚的:一個小小的詞語,它卻包含了全然的、宇宙的、永恆的真理。

  如是沒有界限。

  它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

  它總是在此地。

  你可以四處遊蕩,不過那就像一條魚在大海裡游動。不管它去到哪裡,都是大海。你可以是一個孩子,你可以是一個年輕人,你可以是一個老人,不過「如是」保持是你存在永恆的真理。不管你是活著還是死了,你都逃不出「如是」。

  禪師們一再地談論這個本質的要點。他們用不同的方式唱出他們的歌,他們用不同的方式簽上他們的名;不過不同的只是方式,他們的目標都聚集在「如是」上面。我們將會看到它是怎麼被重複的以及它為什麼會被重複——為什麼幾千年來,那些知道的人要麼說出「如是」,要麼在「如是」中保持寧靜。但是不管是哪種情況,不管他們是否開口說話,他們都通過語言,通過寧靜,通過舞蹈,通過音樂,通過只是存在指出「如是」……

  只有極少數的人,在一百萬人裡面有一個,他停止了追逐,只是處於在此時此地,他放下了所有的慾望,什麼也不要,突然之間,他發現一切都在他自己的內在。

  這就是上帝神殿的門……

  這是唯一的詩,唯一的歌,唯一的舞蹈,唯一的回答,此時,此地,就在你的呼吸裡,就在你的心跳中……

  如果你可以瞭解「如是」,別的就不需要了——你已經回到了家。你已經迷途很久了,你已經以許多形式在許多道路上流浪過許多世了;「如是」將你突然帶回你本質的自已。而你本質的自己就是宇宙的自己。個人和宇宙之間沒有區別。一旦水珠掉進了大海,所有的分別就消失了,水珠成了大海……

  每一位大師活著的價值都只是為了那些可以瞭解「如是」的人。一個成道者活著沒有別的原因——甚至多活一個片刻都不需要。他已經到家了,不過他可以看到許多他的夥伴還在黑暗中摸索。不給他們一個召喚是非常不慈悲的。

  所有的大師都只是在召喚那些毫無必須迷失和痛苦的人。如是!你最內在的蓮花突然就盛開了。

摘錄自 奧修傳
 

  這就是禪的一切:只是簡單的覺知。

  一朵如如不動的火焰,一把劍砍到你存在的核心深處。

  記住,禪不是一個詞,而是存在的身影。

  你們才是真相。

  其它的一切都只是非本質的批註。

  禪已經成了我的最愛,簡單的原因就是它沒有創造出任何神學。它不關心上帝。因為上帝永恆,上帝永在。真正要關心的這個,而不是那個。是這裡,而不是那裡。是現在,而不是之後。

  雨季的一場暴風雨來臨了,電路短暫地中斷,把整個會場突然投入到寧靜的黑暗當中。當電來了,奧修等了一會,再開始演講

  你們聽到雨聲了嗎?

  如果你們可以強烈地、全然地去聽它,在這個片刻你們就可以成道。

  它不是一個要探討的問題,它是對你們自己內在空間的一個探詢。頭腦裡游移不定的思緒停止了,你們來到一個內在寧靜的空間,那裡什麼運動也不存在。

摘錄自 奧修傳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