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人會自願壓抑自己,並且採行有害自身的防禦機制呢?

 

為了生存。

 

小孩子是很脆弱的,他無法靠自己生存。你可以剝削這一點,可以強迫孩子去學所有你想要他學的東西——

這就是史基納(B.F.Skinner)等行為學家一直在實驗室裡進行的;他教鴿子打乒乓球,但是用一樣的手法:獎賞和處罰。

如果牠們打的話,就會得到獎賞;如果牠們不打、心不甘情不願,就會被處罰。如果牠們做了正確的動作,就會得到獎賞、得到食物;

如果牠們做了錯誤的動作,就會被電擊。即使是鴿子,也都開始學著打乒乓球了。

 

馬戲團裡的做法一直都是這樣。你可以去看看。即使是獅子,很美麗的獅子,都被關在籠子裡,大象也按照馬戲團領班的鞭子在動作。

牠們被餓著,然後又被獎賞——處罰和獎賞——整個手法就是這樣。

 

你在馬戲團裡對待動物的方式,就是你一直用以對待小孩的方式。但你是很下意識的,因為你就是這樣被對待的;你只知道這種訓練和帶大小孩的方式。

這就是你稱之為「帶大」小孩的方式,事實上,這是在「帶小」他,這是在強迫他們進入比較低層次的存在,而不是把他們提升到比較高層次的存在。

這些都是史基納派的手法和技巧——因為這些東西的緣故,我們開始自願地壓抑自己,並採行有害自身的防禦機制。

 

小孩子並不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這是我們教的。我們按照自己的想法來教他。同樣的事情在西藏可能是對的,在印度則是錯的;

同樣的事情在你家可能是對的,在鄰居家則是錯的。但是你把它強加在孩子身上:這樣才是對的,你必須這樣做才行,當孩子照做,就會得到讚許;

如果他不這麼做,父母會對他不滿意。當他聽你的話,你就會很高興,拍拍他;

當他不聽你的話,你就會很生氣,會折磨這個小孩,會揍這個小孩,會餓他肚子,你不會給他愛。

 

當然,小孩會開始了解到他的生存危在旦夕。如果他聽媽媽和爸爸的話,一切就沒有問題;否則,他們會殺掉他。這個小孩能怎麼樣呢?

他如何堅定地反抗這些強而有力的人呢?他們龐然的體型令人生畏。他們是龐然大物、強壯有力,什麼都做得到。

 

小孩子在變得強壯有力之前,就已經被制約了。這個制約是如此根深柢固,以致爸爸、媽媽已經不需要跟著他了。

內在的制約,也就是他們所謂的良心,將會繼續折磨他。

 

比如說,如果小孩子開始玩他的生殖器——這是小孩子會感到喜悅的事,一種自然的喜悅,因為小孩子的身體非常敏感——那完全不是你所謂性的意思。

小孩子真的非常、非常有活力,當小孩子很有活力的時候,他的生殖器會比身體的其他部分還要有活力,這裡就是生命力累積的地方,是最敏感的部位。

小孩子在接觸、在玩生殖器的時候,會感到十分快樂。但是你害怕。這是你的問題,開始害怕他是不是在自慰什麼的。

這沒什麼。純粹是和自己身體遊戲的喜悅,不是自慰或什麼的,這是在愛他的身體。

那是你的罪惡感,你的恐懼。也許會有人看到你兒子在做這樣的事,還以為你是這樣教養兒子的,把他們變得文明點,教他們一些東西吧。

於是你制止他,對孩子大吼大叫,一而再、再而三地說:「停止!

」漸漸地,良心就出現了。停止、停止、停止——

它愈走愈深、愈走愈深,變成了小孩子無意識的一部分。

 

到了這地步就不需要你了。當他開始玩生殖器的時候。內在有一部分會說:「停止!」他會開始害怕——也許爸爸在看他,或是媽媽在看他——

他會有罪惡感。我們還說有一個天父一直在看著我們,不論你在哪裡,即使是在浴室裡,隨時隨地都在看著。

 

上帝的概念使人殘廢。這樣一來,你即使在浴室裡也得不到自由,你在哪裡都不自由。不論你在哪裡,這個全知全能的上帝都會像偵探一樣地跟著你;

當你和女人做愛的時候,祂就站在那裡,不會容許你的行為。祂是一個超級警察,此外還有你父母創造出來的良心。

 

這就是為什麼佛陀說,除非你殺死父母,否則永遠不會得到自由的緣故。殺死父母的意思就是殺死你內在父母的聲音、殺死你內在的訓條、

丟掉那些胡說八道的概念,開始按照自己的意識活出你的生命。要記住,意識必須增加,而訓條必須減少。

漸漸地,訓條必須完全消失,而純然的意識必須被活出來。

 

讓意識成為唯一的法則,那麼你所感覺到的即是你的生命。你必須做決定,這不是別人的生命,沒有哪個別人有權利決定。

 

我並不是說你會永遠做對——有的時候你也會做錯,這也是你自由的一部分、你成長的一部分。你會數次走上歧路,但這完全不要緊——

走上歧路是回家的一種方式。從來沒走岔過的人永遠回不了家,他已經死了。一個從來沒做錯過事的人,也就不曾享受過做對事的感覺。

他只是一個奴隸。一個心智的奴隸被製造出來了。

 

人類的小孩要倚賴父母好長一段時間——至少二十一到二十五年。這是一段很長的時間,一輩子的三分之一,他都被制約。

想想看二十五年的制約,要強加什麼在他身上都有可能。

 

一旦你學會了這些手法,要擺脫掉就很難了。這便是為什麼一躍而入真相之中、開始過自己的生活,會這麼難的緣故。

當然,剛開始的時候你會發抖,會顫抖許多次,因為很自然地你會違抗父母,會違抗社會。社會就是你放大的父母,你父母不過是這個社會的代理人。

這是一場共謀——父母、老師、警察、地方法官、總統——他們都是串通好的,手裡捏著所有小孩的末來。

 

一旦你學起來了,要解除學到的東西會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因為在二十五年的持續重複之後,你已經完全被催眠了。

你需要解除催眠,必須卸下所有的制約。

 

對,這只是生存而已;生存的需要。小孩子想要活著,所以開始妥協,開始做生意。生死攸關的時候,每個人都會開始做生意。

果你快要死在沙漠裡了,有人有水,而你很渴,你又快死了,他要開什麼價碼都行。他什麼都可以達成,在你身上強加什麼都可以。

到目前為止,我們就是這樣在對待小孩子的。

 

你說:「為什麼人會自願壓抑自己,並且採用有害自身的防禦機制呢?」

 

這並不是自願的。它看起來好像是自願的,因為等你警覺到的時候,它已經在你的血液和骨子裡了。

這並不是自願的,從沒有小孩子會自願去學什麼——這是被強迫的,這是暴力。

 

你可以觀察一下,每個小孩子都會抗拒,都會作戰到底,都會給父母找麻煩,都想方設法去嘗試,以逃避這種有害自身的機制。

但是,終於父母抓住他了,因為他們比較強壯有力。問題只是一個有力、一個沒力而已。

 

所以,小孩子長大了會開始報復父母,並非不自然的事情。這樣的反彈是自然的。

要原諒你的父母是一件很難的事,因而所有的社會才會教你要尊敬他們。如果你無法原諒他們,至少也要尊敬他們;

如果你無法愛他們,至少也要尊敬他們。但那樣的尊敬是形式上的、偽裝的,你的內心深處仍舊憤怒不已。

 

如果我的聲音被聽到的話,如果我的聲音有朝一日可以普及於世,那麼小孩子將會真心地愛父母,小孩子將會真心地和父母融洽相處,

因為父母將不會是他們的敵人,他們將會是朋友。

摘錄自再次成為孩子

    全站熱搜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