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小孩子沒有不受干擾的權力和自由的權力,可以使自己免於來自父母的制約,就和父母自己想要的一樣嗎?

這是今日人類要面對的最基本問題之一,未來會怎樣,端看我們如何解決這一點。這是以前從沒有面臨過的。

人類第一次成熟了,某種成熟度已經產生了——而當你變得成熟,就必須面對新的問題。

 

隨著人漸漸地進步,他便開始察覺到許多種類的奴役。不久前,我們在西方才開始察覺到最大的奴役發生在童年,以前從沒有人這樣想過,

世界上也沒有哪一部經書提過這一點。有誰想得到小孩子是奴隸呢?父母愛他、為他犧牲了自己,而他是自己父母的奴隸?

這看起來好像很荒謬,根本是胡說!但是現在,隨著心理學家對人類頭腦及其運作有了更深入的領悟,小孩子是被剝削得最厲害的人,

這一點已經十分清楚了,沒有人比小孩子被剝削得更嚴重。當然,這種剝削是在愛的表象背後進行的。

 

我並不是說做父母的很清楚他們在剝削小孩子、在強迫小孩子變成奴隸、在摧毀小孩子、在把小孩子變笨、變得不聰慧,

他們想要把小孩子制約成印度教徒,回教徒、基督徒、佛教徒的一切努力,都是不人道的:

他們並沒有覺知到這些,但就事實而言,這並沒有造成什麼差別。

 

父母用醜陋的方式在制約小孩,當然小孩子很無助:他要倚賴父母。他無法判逆。無法逃避,無法保護自己,他十分容易受傷,所以可以輕易地被剝削。

 

父母所給的制約,是世界上最大的奴役。它必須被根除,只有這樣人類才會首度得到真正的自由、真實的自由、實在的自由。因為小孩子是人類之父。

如果小孩子用錯誤的方式被撫養長大,整個人類都會出問題。小孩子是種子:如果種子的本身被毒化了,被好意的人、戲上祝福的人搞垮了,

那麼想要有自由的人類個體就沒希望了,這樣的夢就永遠沒有實現的一天。

你以為自己擁有的那個東西,並不是個體性,那只是人格模式而已。它是一種在你身上、在你的本性裡,被你的父母、社會、神職人員、政客、

教育學者所整治出來的東西。幼稚園到大學的教育,都在為了既得利益者、當權者服務。他整個目的就是要用這樣的方式來毀掉這個小孩,

用這樣的方式把每個小孩變成殘廢,使他適合這個既定的社會。

 

他們有一種恐懼,害怕沒有從一開始就制約孩子,他將會變得極其聰慧,極其警醒、覺知,一輩子都會過著一種叛逆者的生活方式。

沒有人喜歡叛逆的人,每個人都喜歡服從的人。

 

父母很喜歡聽話的小孩。記住,聽話的小孩幾乎是最笨的小孩,叛逆的小孩則是聰慧的小孩。但是他並不被尊敬也不被愛。老師不愛他,社會不尊敬他,

他是被譴責的。他要不然必須和社會妥協,要不然必須活在一種內疚感中。自然,他會覺得自己對父母不孝,他沒有讓他們開心。

 

好好地記住,耶穌的父母對耶穌並不滿意,佛陀的父母對佛陀並不滿意。這些人是如此地聰慧、叛逆,父母怎麼可能對他們滿意呢?

每個小孩出生的時候都有這些了不起的可能性和潛力,如果他能在不受別人阻礙的情況下,得到允許、幫助來發展他的個體性。

我們將會有一個很美好的世界,將會有多采多姿的天才。天才很少出現,並不是因為很少有天才出生,不是的,

天才很少出現是因為要逃開社會的制約過程,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偶爾才有一個小孩設法逃出它的魔爪。

 

每一個小孩都被父母、社會、老師、神職人員、既得利益者包圍了——被許許多多層的制約包圍了。他被賦予某種特定的宗教意識型態,

這並非他的選擇。每當有人在非自願的情況下被強迫,這個人就被你弄殘廢了,他的聰慧就被你摧毀了;你不給他選擇的機會,不允許他聰慧地運作;

你的做法是讓他只會機械化地運作。他會變成一個基督徒,但他不是自願當基督徒的。如果當基督徒不是自願的,那它又有什麼意義呢?

 

有一些人追隨了耶穌,跟著他走,這些是勇敢的人。他們是唯一的基督徒,冒著生命危險與潮流對抗,過著危險的生活;

他們隨時都有死亡的準備,但是他們不準備妥協。

 

跟著佛陀走的那些人是真正的佛教徒,但現在世界各地有數百萬的基督徒和數百萬的佛教徒,他們全都是假的、假冒的。

他們必然是假冒的——那是被強加在他們身上的。他們被某種宗教的意識型態包圍,然後又被某種政治的意識型態包圍——他們學到自己是印度人、

伊朗人、中國人、德國人——某種國籍被強加在他們身上。而人類是一體的,地球是一體的。但是政客不想要它一體,因為如果地球是一體的,

那麼政客和他的政治勢必會消失。這些總統和首相要何去何從呢?
他們只有在世界保持四分五裂的情況下才能存在。

 

宗教是一體的,可是這樣的話波蘭教宗會怎麼樣呢?那些愚蠢的宗教上師們、阿亞拉圖的柯梅尼(譯注:伊朗宗教政治領袖)又會怎麼樣呢?

這些人會怎麼樣呢?他們唯有在許多種宗教、教會、膜拜儀式、教條存在的時候,才能存在。

 

地球上有三百種宗教,而這些宗教至少有三千個宗派。這當然有讓許多教士、主教、大主教、大祭司、寂護上師存在的可能。這樣的可能性將會消失。

 

我要告訴你,宗教只有一個!它非關《聖經》、《吠陀經》、梵歌,它關乎一顆充滿愛的心、一個聰慧的存在體,它關乎覺知、靜心的品質。

可是這樣一來,所有的既得利益者就慘了。

 

因此父母親若屬於某個當權派、某個國家、某個教會、某個宗派,他們必然會把這些概念強加在小孩身上。而奇怪的地方是,小孩總是比父母聰慧,

因為父母是屬於過去的,而小孩是屬於未來的。父母已經被制約了、包圍了、掩蓋了,他們的心鏡蒙上許多灰塵,以致無法再反映出什麼了;他們瞎了。

 

只有瞎子才能當印度教徒、回教徒、耆那教徒,或是基督徒;明眼人則虔誠而已,他不上教堂、廟裡或是清真寺,不會崇拜各式各樣愚蠢的形象、

各式各樣的神明、各式各樣的迷信!父母都背著這些東西。小孩子出生的時候是一塊乾淨的板子,一塊白板他身上還沒有被寫上什麼,這就是他的美:

他的心鏡一塵不染,可以看得比較透徹。每個小孩出生的時候都很聰慧、透徹、清明,但我們卻開始把成堆的垃圾倒在他們身上。

 

他有的權利比父母多,因為他正在開始他的生命。父母身上已經有重擔了。他們已經殘廢了,已經在倚賴柺杖了。他有更多做自己的權利,

需要有不受干擾的自由,但是父母不允許他有任何不受干擾的自由。他們老是干預小孩的事情,對每件事都想表達自己的意見。

 

孩子需要有一點不受干擾的自由,因為一切美好的東西都在這樣的自由裡成長。要記住:這是生命中最基本的法則之一。根要在地下成長,

如果你拉出地面,它們就會開始死去。他們需要不受干擾的自由,絕對不受干擾的自由。
小孩在母親幽暗的子宮裡成長,在不受干擾的情況下成長。

如果你把小孩子帶到有光的地方、羣眾之間,他就會死。他需要有九個月的、絕對不受干擾的自由。凡是需要成長的東西,都需要不受干擾的自由。

成人不需要這麼多不受干擾的自由,因為他已經長大成人了,但小孩子需要更多不受干擾的自由。可是大人卻絲毫不允許他有屬於自己的空間。

 

每當父母發現孩子不見了、沒有人在他旁邊,他們就會非常擔心,馬上開始憂慮。他們在害怕,如果沒有人在孩子旁邊,他就會開始發展出個體性,

他們總是要他待在界限之內,這樣父母就可以一直看著他,因為這樣看著他的話,他的個體性就成長不了,就等於用人格模式把他掩蓋、覆蓋起來。

 


孩子必須一直處於戒備狀態中,因為他被看著。你從自己身上就可以看到:如果你正在洗澡,就換了一個人——在你的浴室裡,你可以把面具放在一邊,

即使是很嚴肅的大人都會開始唱歌、哼曲子,即使是大人也會開始對著鏡子做鬼臉!你處在不受干擾的空間裡——你非常清楚已經把門鎖上了——

但如果你突然覺察到有人從鑰匙孔偷窺,你馬上又換成一個人;你又變得很嚴肅了,歌也不唱了,不會對著鏡子做鬼臉,

你會開始依照該有的樣子來行止。這就是人格模式——你又回到包裝紙裡了。

 

小孩子需要不受干擾的極大自由,愈大愈好、最大的不受干擾的自由,這樣他就可以發展出未受干涉的個體性。然而我們都擅自侵佔小孩子的空間,

小孩子需要不受干擾的自由。父母應該只是來幫他而已,而不是干涉他。他應該可以隨心所欲,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

父母只要很警覺,讓他不傷害自己,也不傷害別人——這樣就夠了。除此之外的東西都是醜陋的。

小孩子很喜歡擁有屬於自己的空間,他們要有寬廣的空間才能成長。對,父母必須警覺、謹慎,讓小孩子不致受傷,但這是一種消極的謹慎——

他們不應該積極地干涉。他們必須給小孩探詢真理的大渴望,不應該給他一種意識型態,並讓他認為那就是真理。他們不應該教他真理是什麼,

應該教他如何去探詢真理。他們要教的應該是探索、查訪和冒險。

小孩子應該要得到幫助,讓他們知道怎麼問問題,而父母不應該回答這些問題,除非他們確實知道。但就算他們知道,

他們說的話也應該像佛陀對他的弟子所言:「別相信我說的話!這是我的體驗,但是當我告訴你的時候,它就變成假的了,因為對你來說,

那並不是一個體驗。聽,但是別信。去實驗、去探詢、去追尋。除非你自己知道,否則你的知識是沒有用的,它是危險的。抄來的知識是一種阻礙。」

但是父母親一直都在這麼做:他們不斷地制約這個小孩。 小孩子不需要什麼制約,也不用給他們什麼方向。他們必須得到做自己的幫助,必須被支持、

被滋潤而茁壯。有真正的父母親,會是小孩子的一種幸福。小孩子會覺得自己得到他們的幫助,使他能在自己的本性中扎下更深的根,變得更紮實、

更歸於中心,也使他能開始愛自己,不會因為自己如何而感到內疚,並使他能尊敬自己。

 

要記住,一個人除非愛自己,否則沒有辦法愛世界上的任何人:除非小孩子尊敬自己,否則沒有辦法尊敬別人。這就是為什麼你們所有的愛都是虛假的,

所有的尊敬都是偽裝的、假貨的緣故。你並不尊敬自己,又怎麼能尊敬別人呢?

除非你對自己的愛,在你的存在裡誕生,否則它是不會向別人發光發熱的。首先,你必須先成為自己的光,然後光才會散發出去,才會觸及別人。

小孩子是十分聰慧的。他們只需要一個機會而已!他們需要成長的機會、適當的氣氛。

每一個小孩都生而有開悟的潛力、覺醒的潛力,但是都被我們破壞了。

 

這一直是人類整部歷史上最大的災禍,沒有其他的奴役像小孩子被奴役得如此慘烈,也沒有其他的奴役像小孩子被奴役得失去這麼多養分,

這也將是人類最困難的任務:把它擺脫掉。

 


摘錄自再次成為孩子

 

    全站熱搜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