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人來找我,他已經連續不斷地抽了三十年的煙了,他生病了,醫生說:「如果你不戒煙,你將永遠不會健康。」

但是他是一個長期吸煙者,他忍不住,他已經試了戒煙——不僅已試——他非常努力地嘗試,在嘗試中受了許多苦,但僅僅一天或者兩天,

然後抽煙的欲望又會更強烈地回來了,這簡直無法自己,於是他又回到了和以前同樣的模式裏。

因為如此吸煙,他完全喪失了自信:他知道他連一件小小的事也做不成。

在他自己的眼中,他已變得毫無價值,他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無價值的人,他不尊重自己。於是他來找我。

他說:「我能做什麼呢?我怎樣才能戒煙?」我說:「你必須明白,沒人能戒煙,現在吸煙已不再是由你決定的問題了,它已經進入了你的習慣的世界,

它已經生根了。三十年是一段很長的時間,它已經在你的身體中,在你的化學物中生了根,它已遍佈全身,它已不再是由你的頭腦來決定的問題了,

你的頭腦無法做任何事情,頭腦是無能為力的,它能讓事情開始,但它不可能這麼容易地使它們停止。

一旦你已經開始,而且一旦你已經實踐了這麼長的時間,你是一個偉大的瑜珈——三十年的抽煙實踐!這已經成為自動化了,你必須也自動地解除它。」

他說:「什麼是你所說的‘解除自動化’?」

這就是靜心的全部所在,解除自動化。

我說:「你要做一件事:忘掉戒煙。沒有必要去戒,你吸了三十年的煙,並且生活了三十年,雖然這是種痛苦,但你也已經習慣了它,

如果你比不抽煙要早死幾個小時,那又有什麼關係呢?你又在這兒做什麼呢?你又做了什麼呢?所以什麼是關鍵——

無論你死在星期一,還是星期二,或者星期天,這一年,還是那一年——又有什麼關係呢?」他說:「是的,這是真的,這沒什麼關係。」

然後我說:「忘了它,我們並不是要完全制止它,相反我們要去瞭解它,所以下一次,你要使它成為一種靜心。」

他說:「來自抽煙的靜心?」

我說:「是的,如果禪者能將飲茶作為一種靜心,能使之成為一種慶典,那抽煙為什麼不呢?    抽煙能作為一種美麗的靜心。」

他看上去很激動,他說:「你在說什麼?」   他變得活躍了!他說:「靜心?快告訴我——我不能等了!」

我告訴他靜心,我說:「做一件事,當你從口袋裏拿出香煙盒時,動作慢些,享受它,不要著急,要有意識地,警覺地,覺知地,

完全覺知地慢慢地將它拿出來,然後,慢慢地,充滿覺知地從盒子裏拿出香煙——不要用以前那麼快的方式,無意識的方式、機器般的方式,

然後在煙盒上開始將香煙輕輕地敲敲——但是非常警覺地,聽聽那個聲音,就像禪者在用俄國水壺時,水壺開始

唱歌,

茶水開始沸騰時發出的聲音……以及那種香味,然後聞聞香煙,感覺它的美麗……」

他說:「你在說什麼?美麗?」

「是的,它是美麗的。香煙和任何事物一樣是神聖的,聞聞它,它就是神的氣息。」

他看上去有點吃驚,他說:「什麼!你在開玩笑?」

不,我並不是在開玩笑,即使當我開玩笑時,也並不是玩笑,我是非常嚴肅的。

「然後,將煙放在嘴上,充滿覺知,然後,充滿覺知地點上,享受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細小的動作,

將它盡可能地分成許多動作,好讓你能變得越來越覺知。

「然後,有第一口煙噴出:神化作了煙霧。印度人說:‘阿那姆,布來姆(AnnamBrahm)——食物就是神!

’為什麼不抽煙?一切都是神,深深地吸入你的肺部——這就是普來那耶姆(Pranayam)。

我正在給你新時代的新瑜珈!然後把煙吐出來,放鬆,再吐一口煙——非常慢地。

「如果你能這樣做,你就會感到驚訝,很快你會看見它的全部愚蠢,不是因為別人曾說過它是愚蠢的,不是因為別人曾說過它是壞的,那是你親眼所見,

這個明見不只是智力的,它是來自你的整個本性,它是你的一種全然的洞察。然後,有一天,如果煙戒了,也就戒了;

如果還在繼續,那就繼續,你無須為它擔心。」

三個月以後,他來了,他說:「我已經戒掉了。」   「現在,」我說,「在另外一些事情上也嘗試去這樣做。」

這就是秘密所在,這秘密是:解除自動化。

散步,慢慢地,觀照地散步;看,觀照地看;於是你會看見樹比往常更綠,玫瑰比往常更鮮紅。

聽!有人正在說話,漫談:聽,注意地聽。當你在談話,注意地談,讓你整個興奮的活動變成解除自動化。

摘錄自靜心觀照

    全站熱搜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