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你對他人對你的看法發生興趣,你的每一個新的行動都將是一次失敗。

莊子說:要在道裡面,真實地在它裡面,虔誠地在它裡面。你只需要一種虔誠,那就是對道的虔誠——對你內在的本性,你真實的存在的虔誠。

其他的虔誠都是不必要的——讓整個世界說你不虔誠好了。

佛陀的父親就是這麼說他的,因為他拋下了他的父母。佛陀的妻子也是這樣說他的,因為他也丟下了她。這就是他的整個王國對他說的,

因為他放下了他的整個王國。但他是快樂的,他依舊忠實於他的道,他的本性。他說:沒有別的辦法。

如果你痛苦,你痛苦是由於你的期望——不是因為我。

你活著,滿足你自己,其他人活著,滿足他們自身。如果他們對你有所期望,那是他們的問題,他們將痛苦。但你不必為此弄虛作假。

忠實於你的內在本性,也幫助其他人忠實於他們的內在本性。這就是我所說的一個虔誠的人。一個虔誠的人雖忠實於他的內在本性,

也幫助他人忠實於他們內在本性的人。你活著以實現你的使命,其他人活著以實現他們的使命。不要對他們存有任何期待,不然你會將他們變成演員,

你會將他們變成騙子。不要對任何人寄予任何希望,也不要去實現其他人對你的期望。這是很難的,但這就是桑雅世——這就是它的全部意義所在。

不要助長任何人對你的期望。甚至不要給他們一絲暗示,表示你會實現他們的願望,無論你經歷何種磨難,坦然地去經受它。不然,世界會將你納入,

然後禁錮你。一旦你同意去做某事,你將被禁錮。你已進了坑道,於是隨著你每一步、每一個新的行動,你將陷入一種新的苦難,新的缺陷,新的謊言,

新的失敗。不要實現其他人的期望,也不要讓別人實現你的願望。記住,如果你痛苦,你是因自己而痛苦;如果其他人痛苦,那也是因他們自己而痛苦。

沒有人因他人而痛苦——牢牢地記住這一點。只有那時,你才能忠實於你的內在本性,這種虔誠就是宗教性。印度人稱其為裡特(Rit),

耶穌稱其為神的王國,莊子稱其為道。無論用什麼詞,它都意味著去接近你的無意以,無條件地跟隨它。

這意味著無條件地跟隨無意識,無論它向何處去——信任它。

這就是信任,這不是對某個神的相信,不是對地獄或天堂的相信,也不是對概念、理論或哲學的相信。信任意味著信任你來自於它,

也將回歸於它的自然。信任你將完整地回歸的那個自然。那麼,你生活的每一個步驟將成為一種新的、更深的實現。

不然,每一個新的行動都是一次新的失敗。

莊子說做最末一個,那麼沒有人能夠把你推到更後面。不要走在隊伍的前列,因為每個人都將是你的敵人,遲早他們會懲罰你。

每一件事都有它的對立面。如果他們欣賞你,他們將懲罰你;如果他們尊敬你,他們將侮辱你。

這個過程是什麼呢?當某人尊敬你的時候,他在內心深處覺得屈辱——他在內心深處覺得不如你,那麼他怎麼能寬恕你?他不能。

終有一天這筆帳必須清算。當他俯首觸摸你的雙足,就是那一刻給他烙下了深深的創傷。他比你低。現在他必須證明他不比你低。

終有一天他會證明他高於你。試著去瞭解這種內心的變化過程:帳必須清算,你欣賞一個人時,你不能忍受這種不平衡,就在那一刻,如果你清醒,

你會發現你在內心深處也想攻擊他。這只是時間問題。它遲早會冒出來。一個聰明的人從不要求你的欣賞。

當你為他戴上花環時,他說:放下吧,因為今後我將為此付出。

如果他的行為是在眾目睽睽,光天化日之下,他將被人懲罰。如果他是在私下悄悄地干,這些行為將受到心靈的懲罰。

如果你不想被懲罰,那就不要做一個表演者。無論別人說什麼,你都保持自然。只因為他們說如此這般,你千萬別改變自己。

甚至如果他們說你是叛逆的、有罪的、壞的、惡的,讓他們這麼認為好了。甚至如果他們把你釘上十字架也悉聽尊便,但還是要保持自己的真實。

當耶穌將被釘上十字架時他本來可以逃脫。彼拉多﹒龐修斯會寬恕他,但耶穌必須請求。他不請求,因為他對自己的本性全心全意地忠實。

當蘇格拉底被雅典人處罰的時候曾有這樣的情形。他們說:"只要你向法庭保證不再到城裡四處遊說,不再討論世事及哲學,如果你保持沉默,

我們會寬恕你。"蘇格拉底笑著說:"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我不能違背我的本性。這就是我,我將繼續我的遊說活動,你可以殺了我,這由你決定。

"他接受毒酒但他不接受沉默,他不接受保持沉默。

忠實於你自己,不要去看別人怎麼說。這是走向神性的唯一途徑,因為這也是走向自然的唯一途徑。

摘錄自當鞋子合腳時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