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真正接受,在那種“如此”的態度之下,你就不會感到勉強,你就不會感到無助,你只是了解說這就是事情的本質。

比方說,如果我想要走出這個房間,那麼我將會從門走出去,而不是從牆壁走出去,因為走進牆壁只會打擊到我的頭,那是很愚蠢的。

阻擋就是牆壁的本質,所以你不要試著去穿透它!而門就是要讓人家經過的,因為門是空的,所以你能夠經過它。

當一個佛接受,他對事情的接受就好像對牆壁和門的接受一樣。他會經過門,他會說這是唯一的方式。首先你試著要穿過牆,

然後你撞得頭破血流—當你走不出來---你被壓碎了,你遭到挫折,你變得很抑鬱,你失敗了 然後你才爬到門邊。

事實上,你本來就可以由門經過,你為什麼要試著去跟牆壁爭鬥呢?

如果你能夠帶著清晰的眼光來看事情,你就不會去做像那樣的事,你就不會把牆壁當成門來使用。如果愛消失,它就消失了!現在它已經變成了一道牆,

不要試著去經過它。現在那個門已經不復存在,那個心已經不復存在,那個心已經向別人敞開—而你也不是單獨一個人在這裏,其他還有很多人。

那個門已經不再為你敞開,它已經變成了一道牆,不要再去嘗試,不要再用頭去敲它,這樣做的話,你將會不必要地受傷。

當你變得傷痕累累,當你帶著挫折的心情,那麼當你經過門的時候,你也不會覺得很美。

只要注意看那個事情,如果某件事是自然的,那麼你就不要強加任何不自然的東西在它上面。選擇門,然後走出它。你每天都在幹一些愚蠢的事,

你每天都在經過牆壁,因此你變得很緊張,因此你感覺到持續性的混亂,所以痛苦就變成了你的生活,變成了你生活的中心,然後你就會去要求靜心。

但是為什麼你在一開始的時候要這樣做呢?為什麼你不按照事情本然的樣子來看它們呢?為什麼你不去看事實呢?

因為你有了太多的希望,你在絕望中仍然抱著希望,因此你就變得非常無助。

只要看:每當有一個情況發生,不要欲求任何東西,因為欲望將會把你導入歧途。不要希望,也不要想像,只要用你所有的意識來看事實,

突然間就有一道門會敞開,你就不會再想要穿過牆壁,你會由門走出來,一點傷痕都沒有,這樣的話,你就會保持沒有負荷。

記住,“如此”是一種瞭解,而不是一種無助的命運,那是有差別的。有些人相信命運,他們說:“你能夠做什麼呢?既然神這樣安排,

我年輕的小孩過世了,所以那是神的意志,而這就是我的命運,這是有記載的,這件事一定會發生。”但是在內在深處有一個拒絕,

而這些話只是要去粉飾那個拒絕的一些詭計。你知道神嗎?你知道命運嗎?你知道它是有記載的嗎?

不,這些都只是合理化的解釋,這些都只是用來安慰你自己的東西。

“如此”的態度並不是一種宿命主義者的態度。它並沒有將神或命運帶進來——什麼都沒有。它只是說,要注意去看那個事情,注意看事情的真象,然後加以瞭解,它裏面有一個門,它一直都有一個門,這樣的話,你就超越了。

“如此”意味著用一個全然歡迎的心來接受,而不是在無助當中接受。在這個“如此”的世界,既沒有自己,也沒有不是自己。

一旦你融入,你就融入了“如此”裏面,你就融入了“塔沙塔”裏面,你就融入了瞭解裏面——沒有一個你,也沒有一個不是你,沒有自己,也沒有別人。

在這個“如此”當中,在這個對事情本質深深的瞭解當中,界線消失了。

摘錄自 信心銘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