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對心智頭腦的認同。它使思想變成強迫性。無法停止思想是一種可怕的痛苦。

可是幾乎每個人都飽受這種痛苦,但是反而視為平常而習焉不察。這種持續不斷的思想噪音,阻擋著你,

使你無從發現那個與存在不可分割的內在寧靜。它也創造了一個心造的假我,因而投下恐懼和受苦的陰影。這方面稍後再做更詳細的審視。

哲學家笛卡兒在提出他的名句:「我思,故我在。」的時候,自信已經找到了最根本的真理。

事實上,他表達的是最基本的謬思:把思考等同於本體,並且把自我等同於思考。強迫性思考者,這幾乎是每一個人的寫照,

活在一個明顯的孤離狀態,活在一個問題與衝突不斷,一個瘋狂而複雜,一個反映了心智頭腦不斷支離的世界裡。

開悟是一個圓滿的狀態,是一個由「合一」而達到平安的狀態。也就是與生命的外顯層面——這個世界,以及你最深處的自我合一,

並且與生命的隱含層面(原始狀態)——存在的合一。

開悟不僅只是受苦和內外衝突的了斷,也是不斷思考苦牢的終結。這樣的解脫簡直不可思議!

心智認同創造了一個由概念、標籤、形象、文字、批判和定義所組成的不透光的屏幕。它隔絕了所有真正的親密關係。

它隔閡了你和你自己,你和你的同胞,你和大自然,你和神的關係。這一道思想的屏幕,創造了孤離的幻相——

那個造成了你和「他人」是完全獨立的區隔的幻相。這也使你遺忘了一個核心的事實,就是在外形和各自不同的形式層面之下,

你與萬有皆是一體的事實。我所謂的「遺忘」,指的是你不再感覺你和這個不言自明的事實合一了。

也許你相信它是真的,可是你不再知道它是真的。信念固然可以帶來寬慰,可是只有透過親身的體驗,它才能釋放你。

思考已經變成了一種疾病。當事情失去平衡的時候,疾病便因應而生。

例如:身體裡的細胞分裂和增殖是正常的,可是當這個過程無視於整個有機體,而持續地快速增生的話,我們便生病了。

心智如果運用得當,是一個超級利器。然而如果誤用了心智的話,卻極具摧毀力。更正確的說法是:問題不在於你使用了你的心智——

一般而言你根本沒有使用它,而是它在使用你。這就是疾病。
你相信就是你的心智頭腦。這是一個幻相。這個工具已經反客為主掌控你了。

我想請教你:你能夠隨心所欲地擺脫你的頭腦嗎?你找到了控制頭腦的「開關」嗎?

你是指停止全部的思考?沒有,我不能。只除了極短暫的一刻。

那麼頭腦就在使用你。你無意識地與它認同了,因此你甚至不知道你是它的奴役。這幾乎就像你不知不覺地被附了身一樣。

你錯把附身的實體當做自己。當你明白你不是那個附身的實體——思考者的時候,就是自由的開始。知道這一點使你能夠觀察這個實體。

你開始觀察思考者的那一刻,便啟動了一個更高的意識層面。然後你就開始明白,還有一個超越思想,而且更寬闊的智能境界。

相較之下,心智頭腦只是這個智力的滄海一粟罷了。

你還會明白所有真正重要的事物——美、愛、創造、喜樂、內在的平安——都來自於頭腦之外。你便開始覺醒了。

摘錄自當下的力量

實相是本體而非心智

但是我們的日常生活卻以為心智就是我

我們活在頭腦裏

我們停不下來

所以認假為真

當在開悟的狀態才知道我與萬物為一體

    全站熱搜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