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告訴醫生:「我聽到腦袋裡有個聲音。」這個人八成會被送進精神病院。事實上,幾乎每一個人都以相當類似的方式,

聽到頭腦裡有一個或好幾個聲音:那個不由自主的思想過程。而卻不明白你擁有停止這個持續不斷的獨白或對話的力量。

你或許在街上碰過這種滔滔不絕或自言自語的「瘋」人。其實你和所有其他的「正常」人,跟他都是半斤八兩。差別在於你是無聲式的。

你做的是無聲的評論、猜測、批判、比較、抱怨、好惡喜厭等等。聲音不見得與你當時所置的情境有關,它可能是在回憶過往,或者預演、

想像未來可能發生的情況。經常想像事情出了差錯,或者出現負面的結果,這叫做杞人憂天。往往這一條音軌裡這伴隨著影像,

或者「心裡電影」。即便這個思想的聲音與你處身的現況有關,也會被它以過去之名逕加文化詮釋。

這是因為思想的聲音,屬於你被制約了的頭腦。而你的頭腦是你所有過往的歷史,和承襲得來的集體文化心智頭腦模式的結晶。

所以你就透過歷史的眼光來看待和批判現在,而得到了一個完全被扭曲了的觀點。
說這個聲音是一個人最可怕的敵人並不為過。

許多人在腦袋的折磨下度過一生,飽受它有增無減的攻擊、懲罰,終至耗盡生命的能量。

這就是許多不足為外人所道的悲慘、不快樂、和疾病的根源。

好消息是你能夠把自己從你的心智牢籠裡掙脫出來。這才是獨一無二的真解脫。你現在就可以踏上第一步。

開始盡可能地傾聽你腦袋裡的聲音。特別注意任何一再重複的思想模式,多少年來一直在你腦袋裡重彈的老調子。

我說「觀察思考者」正是這個意思。原來的說法應該是:傾聽你腦袋裡的聲音,當一個在場的見證人。

當你傾聽的時候,要沒有分別心地聽。也就是說不要批判,對你所聽到的不加批判或譴責。

因為你一開始批判,就意謂著同一個聲音從後門趁虛而入了。你很快就體會到:聲音在那裡,而我是在這裡,傾聽它,觀察它。

這個對「我是」(I am)的體會,這個對你自己臨在的感知不是一個思想。它源自頭腦之外。

因此當你傾聽一個思想的時候,你覺知的不僅是這個思想,也深知到那個做為思想見證人的你自己。一個新的意識向度進來了。

在你傾聽思想的同時,你感覺到一個意識的臨在,那個一直都在思想之後或之下的深處自我。思想隨即喪失了掌控你的力量,而急速地止息。

這是因為你已經不再透過頭腦的認同,而付予它能量的緣故。這就是不自主和強迫性思考終結的開始。

當一個思想止息的時候,你經驗到一個心智流的中斷——一個「無念」的間隙。

這個間隙一開始很短,或許只有幾秒鐘,可是它會逐漸延長。當這個間隙發生的時候,你便感覺到一種內在的寧靜和和平。

這是你感覺與存在合一的自然狀態的開始。通常這種狀態會受到頭腦的蒙蔽而模糊。如果加以練習的話,寧靜感和和平感就會加深。

事實上,它的深度是無底的。你也會感覺由你內在深處升起一股微妙的喜悅之流:本體的喜悅。

這不是一種類似恍惚的狀態。完全不是。你的意識不但沒有喪失,情況正好相反。如果和平的代價是意識的低落;

如果定靜的代價是生命力與警覺性的缺乏,那麼便不值得擁有。在這種內在的聯繫狀態之下,你會比在頭腦認同狀態下更加機警和覺知。

你是全然的臨在。它同時也提升了我們能量場的波動頻率,它賦予生命給我們的肉體。

當你更深入這個被東方稱之為無念的境界時,你就體會到純意識的狀態了。你在那個狀態中感覺自己的臨在充滿了無比的喜悅和強度。

你所有的思考、情感、你的肉體和外在的世界,相較之下變得無足輕重了。不過這是一個無我的狀態,並非自私(有我)的狀態。

它把你帶到一個超越過去你所認為的「你的自我」的境界。那個臨在實質上就是你,卻同時又無以名狀地大過於你。

我試著要傳達給你的,聽起來也許矛盾百出,甚至於自相牴觸,不過我沒有其他的方式能加以表達了。

除了使用「觀察思考者」的方式之外,也可以把注意力的焦點引導到當下,來創造一個心智流的間隙。

你只要深刻地意識到當下這一刻就可以了。這是一個有深度滿足感的修習。你藉著這種方式,把意識由頭腦的活動上引開,

而創造了一個無念的間隙。你在這個間隙裡,處於高度的機警和覺知之中,卻沒有思考。這就是冥想的精髓。

你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找一項例行的活動,來做這個練習。把你全副的注意力,擺在一個通常只是一個過程的活動上,

讓這個過程變成一個目的。舉例來說,每當你在家裡或公司上下樓梯的時候,密切注意你的每一個步伐和動作,甚至於你的呼吸。

全然地臨在。再不然,洗手的時候注意每一個相關聯的感官知覺:水的聲音和感覺,你手部的動作,肥皂的氣味諸如此類的。

甚或在你上車的時候,關好車門之後暫停一會,觀察你呼吸的進出。覺知到那個寧靜卻威力十足的臨在感。

有一個標準可以用來度量你這個練習的成功與否
,那就是:你感覺到內在和平和程度。

所以在你的開悟之旅中,最重要的一個步驟就是:學習不認同你的頭腦。你每創造一個心智流間隙的時候,開悟之光就變得更強。

有朝一日,你會像看到一個耍寶的孩子一樣,對你頭腦裡的聲音莞爾一笑。這意謂著你不再把你心智的內容看得那麼認真了。

因為你的自我感並不依附它而存在。

摘錄自當下的力量

每個人都不承認自己瘋了

就像托勒告訴我們一樣

每一個人的腦袋都在不停的轉動

就像是無聲的瘋子

當你停止轉動時才可能產生 無念 狀態

而如何停止轉動有兩個方法

一個是觀察思考者

一個是把注意力引導至當下

如何度量練習成功與否就是依 內在和平 的程度而定.

    全站熱搜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