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很大的不同。接受自己還是很低的意識狀態——當然,它比拒絕自己、譴責自己要好一點。它只是一種醫藥,而疾病是拒絕、譴責自己。

但是任何醫藥都沒有長久的、最終的價值;他的價值只是在於驅除疾病。一旦疾病走了,醫藥也該「兔死狗烹、鳥盡弓藏」了。

之所以產生這個「接受自己」的觀念,是因為長期以來,所有的宗教、傳統都教導人們不要接受自己,而是要譴責自己。

都說你裡面有些醜惡的東西,你必須藏起來,壓抑它。

然後有說什麼生命中也有好的東西,但這些好東西不是天生的,是你必須要去努力學習才能得到的。

這其中的要點就是:不好的、醜惡的東西是你天生就有的——你必須譴責它、壓抑它、約束它,最好是完全摧毀你的這些天性,但至少要約束住它。

社會所尊敬的人主要是那些完全摧毀自己天性的人。這樣的人被稱為聖人、聖雄。

由於千萬年的灌輸和訓練,你有了特定的道德良心——但道德並不是覺知。 道德來自社會的訓練。而覺知是你的本性。

對於覺知來說,你裡面沒有任何不好的、醜惡的東西。自然所提供的一切都能用來幫助你的覺知成長。這是原料。

在一座美麗的大樓建成之前,你只看到那些髒亂的建築原料,你無法想像:用這些髒亂的原料最終能夠造出美麗的大樓。

你可能會想:最好還是把地掃乾凈,把那些原料都扔掉。但是你不知道:地面上這些髒亂的原料將會成為美麗大樓的組成部分。

所需要的就是好的建築師。 大自然給了你一切東西,你能利用這些東西讓自己成為一個神;而你要不要成為一個神,大自然依然給你了自由。

如果你是被迫而成為一個神的,那麼你的神性毫無價值——你成了工廠的產品。

大自然不會強迫你,它只給你巨大的自由:你可以用同樣的原料創造出一個魔鬼,也可以創造出一個上帝;你可以為自己創造一個地獄,

也可以為自己創造一個天堂。你可以墮落到最低,也可以上昇到最高。但沒有什麼是不自然的。兩種情況都是你的可能性,你有選擇的自由。

但所有的宗教都在說一個純粹的謊言。

它們一直在說:你生來就是有罪的,你的天性、自然性只能把你帶到罪惡中去。你必須跟你的自然性做鬥爭。這就是它們的定義。

看看所有的宗教是如何定義「善」與「惡」的。可能在具體問題上有不同的判斷,但基本原則是一致的,

那就是:你身上凡是被自然控制的都是不好的。你必須擺脫自然對你的控制。自然就是邪惡,你必須成為超自然的。

由此那個拒絕、譴責的觀念自然就產生了。你裡面所有自然的東西都要被拒絕、被譴責。 這意味著:你必須拒絕生命、破壞愛和歡笑。

你必須成為一個機器人,所有的功能都必須是後天的、人造的——按照那些所謂的先知、聖人的旨意去造。

其實「天性」、「自然性」就是意味著:不論你做什麼,你都無法破壞它、去除它;最多你只能隱藏它、壓抑它——

你把你的自然性稱為「獸性」、「惡魔」。 宗教一直用「內疚」——人的自我譴責——來控制人們。

所以第一件事就是接受自己。 但我不喜歡「接受」這個詞,因為這其中似乎有這樣的意味:「能怎麼辦呢?我就是這麼個人,我能接受這樣的我。」

不,在我看來,僅僅接受自己是遠遠不夠的。 還要「愛自己」,這是完全不同的。愛自己會讓你感到受祝福。

不論大自然給了我們什麼——我們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我們必須伴隨著歌聲和舞蹈去生活,沒有任何內疚。

正是因為這個內疚,所以才會有接受自己的觀念。應該讓內疚從人性中消失,一旦內疚被拋棄了,所有的宗教都會很快消失。

接受自己是最起碼的,是一個最小值,但如果你能到達最大值,那為什麼要停留在最小值上? 「接受」自己仍然帶著某種否定性的東西。

「接受」這個詞意味著你曾經拒絕自己、譴責自己,而你現在要拒絕那個拒絕,譴責那個譴責。不,我不希望你被灌輸這樣的觀念。

我的整個觀點是肯定性的、積極性的,要活生生、要熱烈、要充分享受生命中的一切。 這就是「愛自己」的意思。

完全忘記過去,你現在是個新人,就好像你就是亞當、夏娃。沒有什麼過去,沒有什麼宗教存在過,一切都是新鮮的,一切還剛開始,

你是第一個人——就像亞當、夏娃。沒有其他人教導你怎麼做。 你是天之驕子,你擁有大自然的一切,你擁有你自己內在的智慧,你擁有你的本能。

你不需要任何指導,直接去行動吧。是的,也許你會犯一些錯誤——其實這並沒有什麼錯,這正是一個人的學習方式,成長方式。

也許有時你會跌到——這根本沒有什麼可擔心的。你可以馬上站起來;以後你就會更小心、更警覺,你已經從你的跌倒中獲得了某些東西。

每一個過失、每一個錯誤都能讓你有所收獲。 過失是很可貴的。錯誤是完全必要的。

如果你想避免犯錯誤,那麼你就永遠無法成長,你將一樣東西都學不到,你將永遠無法成熟。
 

因此你就好像是第一次來到這個世界上。整個世界都等待著你去探索。

當你探索外在世界的時候,你將會很奇怪地發現:你對內在世界的探索也同時進行著。

因為當你在探索外在世界的同時,你內在的洞察力、智慧、覺知都變得更敏銳了。一個充分活過生命的人將同時探索外在和內在兩方面,

當死亡來臨的時候,他能面帶微笑:他充分享受過了生命,他是從兩頭同時燃燒他生命的蜡燭的。如果你能同時燃燒蜡燭的兩頭,

為什麼要吝嗇地只燃燒一頭?當你能享受雙倍的光亮和火焰,那麼就享受它——因為享受不只是享受,每一個快樂都能讓你更接近真正的祝福和狂喜。

當你到達了那個狂喜的狀態,你就能說:「我到達了,我實現了...大自然在我身上的使命完成了。如果現在死亡來臨,那將會受到歡迎:

因為現在只有死亡這一件事情我還不知道。」你將會熱切地與死亡相遇,你會縱身一躍,跳入死亡。

但這就是生命的矛盾, 一個準備去死的人,永遠不會死。 一個準備跳入死亡的人,死亡對於他就消失了。

死亡只光顧那些懦弱的人。死亡只光顧那些沒有真正活過的人——他們活著的時候就一直是死的。 對於生命來說,死亡不存在。

你越是活生生,你就越遠離了死亡。 當你完全活了,那就不可能有死了。 那時將只有生命,永生不朽的生命。

摘錄自奧修的文化大革命

    全站熱搜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