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意味著對自己怎樣生活負責任,是為你卸除壓力,並且停止對抗那些你無法改變的事情。

對生命說“是”並非聳聳肩一臉無奈地放棄:“我就是這個情況,什麼也做不了,我永遠也改變不了。”把焦點放在對的事情上並不是拒絕,

對抗只會浪費能量和喜樂,你單純地只是接受事實本來的樣子,抗拒它們只會浪費能量和歡愉。

取代對抗,你可以運用你的能量在生命中找令你滿足的事物。

接受意味著對自己怎樣生活負責任,是為你卸除壓力,並且停止對抗那些你無法改變的事情。比如你接受親人離去的事實,

為自己生命負責任,用讓自己活得更好作為對他們的報答。

事實上,說不,抱怨命運不公,抗拒已經發生的事實,你就不需要去真正地負起責任。

接受意味著停止受來自你頭腦的——所有“應該”和“必須”、抱怨和責備的聲音所影響。

接受是看見你有選擇,而且如何選擇過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責任,不是別人的。

接受的意思並不是我們不去做改變,但它允許一種自然的成長發生,而不是強迫的。

你是否曾經停下腳步,驚歎於存在中的每一樣事物,都是由一粒種子般開始成長。而每一粒種子本身已包含了所有它該有的東西,

讓它去成長出它該有的樣子。整個程序已經在那裏,讓一隻大象成為一隻大象,讓一棵松樹成為一棵松樹,讓一片青草成為一片青草。

這不是很神奇嗎?沒有哪樣事物必須去做什麼,或達成什麼,或者做出任何努力去成為它們該成為的樣子。

它們不需要從外在去獲取任何額外的東西,除了一些物質上的滋養。它們根植在它們的“真實性”上面,是存在中獨一無二地表達。

這裏甚至有一個更偉大的奇蹟——存在中的每一樣事物都是完全獨特的。

沒有兩片青草或兩片葉子會是相同,更不用說其他別的了,這不是很奇妙嗎?

我們也一樣,都像一粒種子般來到這個世界,我們已經擁有了一切所需的內在資源去成為那個獨一無二的自己。

我們不必額外地做任何努力去證明我們是特別的,或者把自己變得不同,只為了讓別人接受。我們已經被接受了,否則我們不會在這裏。

你已經擁有一切所需,去成為那個獨一無二的你

正如自然界中的每一樣事物,我們也是完全獨一無二的——我們每一個個體。

所以拿我們自己和別人作比較,既無濟於事也沒有意義,更不用說這帶來的痛苦了。

嘗試去成為別人是沒有用的,我們只能成為我們自己。如果我們真的能夠理解這一點,一種巨大的放鬆將會來到。

我們會停止爭扎,去迎合札根頭腦的所有“我們應該怎樣”的想法,我們會停止嘗試去達到那些既定條件,我們才會得到快樂的想法。

這份理解帶來的放鬆為我們敝開了道路,讓我們的本然得以自然成長,成長出那份獨一無二。

也許這成長可能沒有順應別人的想法,但,這到底是誰的生命呢?

別人的想法和期許,就像壓在我們種子上的石頭。理解和覺知到,它們只是別人有意識或無意識放置的石頭,與你真實的存在無關,

自然而然地把它們移除。因為它們僅僅存在於你的無意識頭腦——它們並非真的存在,而只是概念。

丟棄這些概念將帶給你的生命所需要的空間,讓你可以去開拓出它最大的潛能。

記住——大自然同時賦予我們頭腦和體驗者,這意味著我們肯定兩者都需要。對自己說“是”,意味著同時對你的效率,

和你的優雅說“是”;同時對所有你獲得的知識,和你所有的未知說“是”;對你的智力說“是”;也同時對你的直覺,感受;

對你內在的邏輯,和你的神秘與詩意說“是”。對你的頭腦和體驗者說“是”。

摘錄自 對生命說是 Anando

    全站熱搜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