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衝動的本質有許多的誤解,因此我們將頗為透徹的討論它們。
我為了一般大眾的瞭解而用「衝動」這個名詞

當我說到衝動時,你們許多人會自動想到那些顯得是矛盾的、危險的或「邪惡的」衝動 
--那是因為你們是如此確信你們的存在基本上沒有價值。

把衝動認做是混亂的、無意義的--或更糟的將之認為是不利於一種有秩序的生活—
的確代表了一種非常危險的態度,導致了你們許多其他問題,而且常常扭曲了衝動的本質。

衝動是自發性的,而你曾被教以不要去信賴你存在的自發部分,卻去依賴你的理性與知性
--那兩者的運作卻也是十分自發性的!
當你不干涉的時候,你是自發的講理的,但因為你的信念,使得理性與自發性看起來好像是不相襯的伴侶。

對你們許多人而言彷彿衝動是不可預測的、矛盾的、沒有道理的, 身體化學物反覆無常的混合之結果,
而你就會覺得它們必須被壓碎,而懷著與以殺蟲劑去噴蚊子同樣致命的意圖去消滅它。

看起來好像衝動的行動 在社會裏頗為猖獗,
好比說,在狂熱派的行為裏,或在罪犯的行為裏,或在年輕人的行為裏,
但這種活動反倒顯示出未被容許自然表達的衝動之力量,那力量在一方面被加強
並且聚焦成非常儀式化的行為模式,而在其他方面則被否定了其表達。

在每個人之內,去行動的欲望和動機是如此強烈,以致於它不能被否定,
而當它被否定的時候,它可能以一種變態的形式表現。

人們常常對事件反應,好像 他們自己沒具有改變它們的動力似的。
在你削減你的衝動到根本認不出它們的其他領域裏,你關閉了可能性,
並且阻止了那些本身就會把你領出難局之新的有益行動。你阻止改變。

許多各式各樣的狂熱派,及許多狂熱份子 想把你與你的自然衝動分開,想阻礙它們表達, 他們想瓦解你對你自發的存在之信念,
因此,衝動的偉大力量變得被阻積起來了。可能性的途徑一點一滴被關上,直到你的確真的住在--如果你遵循告誡的話—
一個封閉的精神環境裏,在其中,你好像是無力的。看起來好像你無法如你所願的影響世界,好像你的理想必然永遠胎死腹中。

1.如果你們任何人真的仍然相信佛洛伊德式或達爾文式的自己的話,
2.那麼,你們就會不敢去檢查你們自己意識的衝動,害怕不知會找到什麼想要殺人的殘忍。

你們有權去質疑你們的衝動,並在它們之間選擇,去評估它們,
但你必得要覺察到它們,承認它們的存在,因為它們會引領你到你自己的真正天性。
由於你們的信念系統,對你們有些人而言,這可能涉及了一個相當長的旅程,
因為現在你們許多的衝動是由在過去那些完全正常而未被認可的衝動所造成的壓力之結果

如果你沒有感覺想做這個或那個的衝動,你根本就不能做選擇,
因此,選擇通常涉及了,在林林總總的衝動中做決定。

如果人在生活裏找不到意義,他就不會想活,不管有沒有麵包。
 他就不會有去找麵包的精力,也不會信任他去如此做的衝動。

衝動提供了生命的行動指導。
如果你被教以你不能信任你的衝動,那你就被設定去反對你肉體的整體健全。
如果你相信你的生命沒有意義,你就會做任何事去提供意義。

當你被教以不去信任你的衝動時,你開始失去你做決定的力量,
而當這一切開始發生之後,你會開始失去你的力量感,因為你害怕去行動。

當你被教以去阻塞你的衝動,不去信任它們時,那麼,你們的組織就變得堵塞住了。

你被教以不要信任你的衝動,可是,衝動幫助你去發展具有天然力量的事件。
每個人都燃燒著這樣的欲望: 去行動,並且去做有益的、利他的行動, 真的去留一個戳記在世界上。

當朝向行動之自然衝動經常不斷的被否定了一段時期,當它們不被信任,
當一個人覺得在與他自己的衝動打仗而關掉了所有朝向可能行動之門時,
那麼,那種強度就會向還開著不論什麼逃避之途爆炸。

有些人只覺察或只大半覺察 --朝向憤怒的衝動,
因為他們已抑制了那些朝向愛的自然衝動,而那本來會緩和可能看似攻擊性的欲望。
當你開始信任你自己,你藉由認識到在過去,至少到某個程度,
你一定沒有信任你自己或你的衝動開始: 你曾認為衝動是危險、造成分裂或甚至是邪惡的。

你並不去貫徹那些會造成別人身體上的傷害之衝動,或那些彷彿直接與你目前的信念相反的衝動--但你的確承認它們
   你的確去試著發現它們的來源。在它們背後你幾乎永遠可以找到一個--或許多個—被抑制的衝動。

你的信念必然會與你的衝動互動,而這些信念常常會腐蝕
那些衝動所提供的那個了不起的、自然的、有益的自發性。

如果你害怕你自己的衝動或你自己存在的本質,那麼,沒有一種方法會有用。
「一切萬有」是在你內的,上帝是在創造之內,在具體物質之內的,
而「祂」並不只在實相的外邊,像某個宇宙的指揮者那樣的運作。
你必須瞭解靈性的自己也以同樣的方式存在於肉身的自己之內。

如果你不信任你衝動的本質,那麼你就不信任你生命的本質、宇宙的本質,或你自己存在的本質。

分子與質子都有衝動。
沒有「意識」只是簡單的對刺激反應,卻都有它自己朝向成長與價值完成之衝動。

你生下來是因為你有存在的衝動
宇宙存在,因為它有存在的衝動。
你身體的每個細胞 都感覺朝向行動、反應與溝通的衝動

如果你想以最深的方式瞭解自己,你必須以你自己的感受、情緒、欲望、意圖與衝動開始。

要信任形成你自己影像的宇宙之偉大力量,要信任你的自發性,
以及身體想要放鬆、移動和創造的自然衝動,當它們以它們自己的節奏顯示自己時。

「理想」的發展之藍圖存在於基因知識之庫藏裏,
提供了人類各式各樣的完成途徑。那些藍圖以「理想」的形式存在於你的精神裏。
它們透過人類個別成員的衝動與創造來表達它們自己。

1.如果你已經變成了不敢面對自己的情感,或是不敢表達感受,
或者,你已經接受人家教你的,把「內我」當成是一個不合禮教的儲藏所,
那麼你可能已經養成了否定自己這個「深層韻律」的習慣。

2.但它代表了你最深沉、最具創造性的衝動;去抗拒它,就像在強大的激流中逆游一樣。

對你自己意識之流的注意是極為重要的,光是這個將助你看到,
在哪一個區域你在否定衝動或給你自己導致無力感的指令。

心理上,你的衝動對你的存在而言,就與你的肉體器官一樣重要。
它們就與你的肉體器官一樣利他或不自私
。每一個衝動對那感覺到它的人是直接為之量身剪裁的。


你們在幼年時被容許較大的自由去做你想做的事時,你自然的屬性十分清晰的顯露出來。
回頭看看你兒時衝動性的行為,看那些最讓你歡喜的活動。

在孩子心裏的衝動,教他們各以自己獨特的方式,去發展肌肉與心智。

孩子出生時就帶來由「架構二」提供給他的原動力與支持能量,
他直覺的知道那些對他的發展有利的願望比那些無益的較易「發生」。
當他按照那些內在衝動行動時,他覺察到一種保護效果與支持。

兒童在以新的表現來勝過舊的表現這種衝動裏,自然的與他自己「競爭」。

你的衝動反映出你生命的基本衝動
即使如果在任何一個時候,它們顯得是矛盾的話,
大體而言,也可以看出它們形成了朝向行動之建設性模式,那更清楚地指向你自己成就與發展的清楚途徑。

當你學會容許你的衝動一些自由時,你會發現它們與你認為人生應該是什麼樣子的理想版本相連。
你會開始發現那些自發性的衝動,就像地球的物質成分一樣,基本上是好的,
而且是賜予生命力的,它們提供原動力給所有生物的生命。
更甚於此,那些衝動還會將你與所有生命由之浮出的原始衝動相連。

很幸運的,通常在小孩還沒有大到被教以衝動是錯的時,就會走路了。
很幸運的,在你們的信念系統開始侵蝕小孩的自信之前,
他朝向探索、成長、實現、行動與力量之自然衝動就夠強到能給他必要的跳板。

你們有實質的成人身體,為每個成人身體所設的模式都存在於胎兒裏,
很幸運的,胎兒衝動的跟隨它自己的方向。

你必須開始禮讚你自己的存在,把你自己的衝動看做是在肉身的與無形的自己之間之自然連接物。
信任他們衝動的兒童學會走路,而由信任你的衝動你可以學會再找到你自己。

去冥想或在你的腦海中想像達成了某些想要的目標是不夠的,
如果你害怕去對你的冥想與想像引起的那些衝動本身採取行動的話

冥想必須繼之以行動--而真正的冥想就是行動。
許多人處於一種優柔寡斷的窘境。
這種人害怕做決定 ,因為他們害怕他們自己的衝動
--而他們中有些人能夠用冥想去麻木他們的衝動,而真的阻止了建設性的行動。


理想的說,你的衝動總是因應你自己最大的利益反應--並且,也因應你世界的最大利益反應。

1.理想的說,藉由跟隨你的衝動你會感覺你生命的衝動形狀,你不會花時間去猜測你的目的是什麼

2.因為當你覺知你自然的衝動導致的方向, 並且感覺你自己透過這種行動在世界裏行使力量的話,你的目的會自己顯現給你看。

1.在人內心有一種需要,那是去感受並表現英雄式衝動的一種需要。

2.他真正的本能導致他自發的有一種改善他自己及其他人生活品質的願望。他必須把自己看做是世上的一個力量。

當你開始學習自我信任時,你要承認你的衝動。你把它們一一試試。
藉由容許它們一些自由,你就能夠看到它們會把你帶到哪兒去。

內我透過你的衝動而表現。內我提供了朝向
你最理想的發展天生固有的靈性上與生物上的驅策力。你必須信任你現在就是的自己。

在你的工作與人際關係中,才是你與這世界交會之處。
在那些關係裏, 你的衝動直接影響世界。

1.只有那些信任他們自發性的存在以及他們衝動之利他性本質的人,
   才能具有有意識的智慧由恆河沙數的可能未來選擇最有利的事件--

2.--因為衝動不但把人們的最大利益納入考量,並且也考慮到所有其他的生物。

以某種說法,衝動就是心靈的語言。
只有你知道那些衝動的強度—如果它們是強烈而且持續不變的話,那麼,就追求它們。
積極表達你的理想主義到你所能做到的不論什麼程度,
這是很重要的,因為這增加了你的價值感與力量感。

你必須面對你現在的自己,承認你的衝動,並探索它們的意義。 依靠你自己。
你會找到比你以為的多得多的力量、成就與美德。

你的衝動是你與你的內我最接近的溝通,
因為在醒時狀態,它們是由你在夢裏所有對自己的深層內在知識裏昇起,而朝向行動的自發性驅策力。


你活在衝動的包圍當中。經驗能助你做決定。
但早在你有多年經驗的支持之前,你就得做決定。
在你的生活裏,你必須做無數的決定--必須選擇事業、配偶、住處。

你的衝動是「存在」了不起的多重行動之一部分。
在更深的層面,人格具衝動性的部分 都能覺察地球表面上的所有行動。
你是涉及在一個合作性 的冒險裏,在其中,你最微小的衝動 也有一個更大的意義,並且與所有其他行動密切相連。

那些自然衝動如果被跟隨的話,會自動的導向政治與社會組織。
而那又變成了個人發展及社會價值達成的工具。
那麼,從個人的行動到社會性的重要事件,衝動才會輕易的以一種平順的動作隨之而來。


那種私人性質的衝動,卻依然是建立在人類與地球的更大境況上,
所以「理想的說」個人的圓滿會自動導致人類更好。

想存在的衝動是沒有開始或結束的

想要存在的驅策力是由內而來的,到某個程度,那股驅策力在人或者分子的每次衝動
及每次朝向行動的驅動裏都被重複著。


當你學會去信任你自然的衝動時,它們引介給你個人的力量感,使你了悟到你自己的行動的確有意義,
你的確會影響事件,而你可以看到你正在達成好結果的一些明確信號。
於是,理想化的目標就不再被視為遙遠的,因為它被表達了。
即使那是種階段式的表達方式,你也可以把它當做是個成就。

衝動打開了以前也許未為你意識到的選擇。
細胞會預知,而在那個層面身體是覺察到未為你有意識的知道或理解的廣大資料。

在心靈與生物兩方面,衝動都天生就是好的。
它們由「架構二」、 由內我浮出,它們是建立在你們星球上所有物種之間偉大的內在溝通網路上。


衝動是昇自對這人格的能力、潛力及需要之一種自然的、
自發的建設性反應,它們是要用來作為指導力量的。

1.就像身體自童年時就想生長一樣,所有個人的能力因而也想要成長與發展。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想」,也有那些「理想」導引,
使它們自然的進入明確的發展途徑,以滿足個人及社會兩者。

2.衝動提供了細節、方法、意義及定義,指向明確的表達途徑,
   這途徑會提供個人一種實現及自然力量的感覺,也會自動的提供回饋,
因此那人知道他對環境造成了好的影響。


衝動是朝向行動的動力,有些衝動是有意識的,而有些則否。
衝動常常來自無意識的知識。這個知識由組成你身體的能量自動自發的收到,然後再被處理。
因此,與你切身有關的資料就可以為你所利用。

群體世界是由個人衝動的結果而形成的。那些衝動相會相混,而形成行動之起飛甲板。

衝動是導向行動、滿足、自然身心力量的行使,
你個人表達的途徑之門戶--你個人的表達與物質世界交會並影響世界的途徑

當你有一個想行動的衝動時,它是你自己的衝動,但它也是世界的行動之一部分。

自然是憑著信心而存在的。你們的衝動是沉浸在所謂信心的特質裏
因為這些衝動使你相信行動的時刻的確存在,並驅策你去行動。

衝動提供了朝向行動的推動力,誘使實質性的身體與精神性的人去利用身體和精神的力量。
它們幫助個人影響世界--有效的對世界並且在世界內起作用。

你自己的衝動自然引你去追求創造性的成就、你意識的擴張、靈體出遊
以及對你的夢之有意識的知識及操縱。


藉著信任你自己及你的衝動,並且以你自己全然的正當性去影響在日常生活中所碰到的人。



摘錄自:《個人實相的本質》 & 《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

    全站熱搜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