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寵的狀態是這樣的一種情況:
在其中所有的生長都是不費力的, 一種透明的、喜悅的默許
那是所有存在的基本要求。


恩寵的狀態是這樣的一種情況:
  
你自己的身體從它出生時即自然地、輕易地生長,
它沒有預期阻力,而把它奇蹟似的開展
認為當然;以偉大的、優雅的、具創造性的攻擊性的「放任」去運用它所有的一切。

你們是出生在一種恩寵的狀態裡,
你們不可能離開它,你將會死在一種恩寵的狀態裡。
你們和動物及所有其他生物共享這祝福。

你沒法「掉出於」恩寵之外。

恩寵的狀態
你可以忽略它,你可懷抱使你對它的存在視而不見的某種信念,
你將仍然被寵,但卻不能感知你自己的獨特性和完整性。

受恩寵的感覺,是對你在存在裡的地位和權利的天生本有的感激,
和對你存在的必要、目的和自由的情感上的認可。

當你在日常生活中相當的快樂和滿足時
你可謂是在一種「受恩寵的情況」(a state of grace) 。

當你覺得和宇宙合一,或碰到一種特殊的經驗,
你在其中似乎覺得已超越了自己在那種場合下,
你可說是一種明覺的境界中(a state of illumimation),而這有許多不同的程度及層次。

按照明覺或恩寵的狀態的不同,
那些並不必然涉及你個人經驗的細胞內的大量記憶被啟動。

你們不可能失去恩寵的狀態。你們每一個人必須在理性與情感上接受這個事實。
基本上而言,沒有「惡」的存在。

並不表示你不會碰到一些看起來是「惡」的現象
但當你們每個人單獨的旅遊過自己意識的各個層面時,
你會了解所有似乎相反的東西,其實是一個朝向著創造力的極大驅策力的不同面貌而已

就人類而言,恩寵必須由組織(tissue)的生命擴展到感覺、思想和思慮的過程上。
於是,恩寵變成了自然罪惡感的輔助物了。

當他沒有侵犯別人,他是覺知到他自己的受寵的
當他違犯了別人時,恩寵跌回到細胞覺知的層面上,
如同動物那樣,但他有意識地感覺到他被與之切斷而不再受恩寵了。

有辦法去融合你的內在知識,
包括了對光明與黑暗、好與壞、年輕與年老的互相矛盾的價值,
以及用這些準繩去以一個最實際的方式豐富你自己的經驗。
這樣做時,你不只提昇了自己,也提昇了社會,甚至是整個世界。
你也會認出你必然存在於其中的那個恩寵狀態

如果你能安靜地坐著,而覺悟到你身體的各部份正不斷地取代它們自己
--如果你把你的意識心轉向考慮這種活動—那你便能覺悟你自己的恩寵的狀態。
如果你能感覺你的念頭穩定地取代它們自己,那你也能感覺你自己的高貴。
然而你無法自覺有罪而享受到這種認知

閉上你的眼睛。把你的氣息想作是生命,而你是那個它們曾經流過
並且正在流過的存有(entity)。
 於是,你將感受到你受恩寵的狀態,而所有的人造的罪惡感將是無意義的。
所有這一切絕沒有否定你的個人性的卓絕的與終極的完整性 (integrity),
因為你既是讓那些生命流過你的那個個人性的存有,也是透過你而表達的那些個獨特的生命。

摘錄自:《個人實相的本質》

    全站熱搜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