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師的功能是什麼?

治療師並非真的是一個治療師,因為他並不是一個“做者”(doer)。治療透過他發生,他只要將他自己虛無化。

成為一個治療師事實上是意味著成為不存在。你越少,治療的效果就越好,你越多,那個通道就越被阻塞。

神或整體或不論你喜歡稱之為什麼,那個就是治療師,整體就是治療師……

一個生病的人只是在他自己和整體之間發展出一些障礙,因此有某些東西失去了連結,治療師的功能就是將那個連結再度恢復

但是當我說治療師的功能就是將那個連結再度恢復,我並不是意著治療師必須做些什麼,治療師只是一個媒介的功能,真正的做者是神或整體。

醫生並不是一種普通的職業。醫學並非只是一種科技,因為它涉及人。你並不是在修理機器,它並非只是技術的問題,它是一個很深的愛的問題……

你是在處理人的問題和他們的生命,那是一個複雜的現象。有時候一個人可能會犯錯,而那些錯誤可能導致某人生命的喪失,

所以,當你在從事醫療工作的時候必須處於一種很深的靜心狀態,要帶著人性、謙虛和單純的心境。

那些做醫療就好像在做工程的人並不適合當醫生,他們不是適當的人選,那些沒有同時顧及身體和心理兩方面的人並不是適當的人選,

他們將會在對人類施以手術時就好像機械師在修理車子一樣,他們不會去感覺病人的心靈層面。

他們不會去治療那個人,他們只會治療那個症狀。當然,他們可以很確定,技術人員總是可以很確定。

但是當你涉及人的問題,你就沒有辦法那麼確定,遲疑是很自然的,一個人一定要三思而後行,因為它涉及寶貴的生命——那是我們沒有辦法去製造的,

一旦生命喪失,它就永喪失了——那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個人,不能取代的,跟他同樣的一個人從來沒有存在過,跟他同樣的人將來也不會再有,

你是在玩火,因此會覺得遲疑是很自然的事。進入它!帶著無比的謙虛進入它,對病人要有很深的崇敬,

當你在治療他的時候,要變成一個神聖能量的媒介,不要變成一個醫生,只要變成一個神聖治療能量的媒介——只是工具性的。

讓病人存在,對病人要非常崇敬,不要像對待東西一樣來對待他,讓神存在,帶著深深的祈禱,讓神流經你而到達病人。

病人在生病,他沒有辦法跟神連結,他已經掉到很遠的地方去,他已經忘掉如何治療他自己的語言,他處於一種危急的狀態,

你不能夠責備他,他處於一種無助的狀態。

如果一個健康的人變成一個媒介,他可以有很大的幫助,如果那個健康的人同時是一個有知的人,那又更好,因為神聖的能量只能給你非常細微的暗示,

它們必須透過你來解碼。如果你知道醫學,你很容易就可以解碼,那麼就不是你在對病人做任何事,而是神在做它。

你使你自己對神敞開,你應用上你所知道的一切知識,那是神的治療能量加上你的知識在幫助,她從來不會有所傷害,“你”才可能會有所傷害,

所以要拋開你自己,讓神存在,進入醫學,同時繼續靜心。每一個人都能夠變成一個治療師。治療就好像呼吸一樣,是很自然的。

有人生病了,那意味著他喪失了治療他自己的能力,他已經不再覺知到他自己治療的源頭。治療師是要幫助他再度取得那個聯繫。

那個源頭跟治療師取得治療能量的源頭是同一個,但是那個生病的人已經忘掉怎麼去瞭解它的語言。

治療師跟整體有一個關係在,所以他能夠變成一個媒介。治療師去碰觸病人的身體,他變成病人跟那個源頭之間的聯繫。

病人已經不再直接跟那個源頭連結,所以他變成間接連結。一旦那個能量開始流動,他就被治好了。

如果那個治療師的確是一個有瞭解的人……因為有可能你會變成一個治療師,但你或許並不是一個有瞭解的人。

有很多治療師繼續在做它,但是他們並不知道它是怎麼發生的,他們不知道它的運作過程。

如果你也能夠瞭解,你不但可以幫助病人被治好,你也能夠幫助他覺知到治療從那裏發生的源頭。

所以,不僅他目前的病可以被治好,他同時也可以預防未來的病,那麼那個治療就很完美,它不但可以治療,同時還可以預防。

治療幾乎變成是一種祈禱的經驗,一種對神、對愛或對整體的經驗。

摘錄自 靜心與健康 (上)

治療師是一個工具 是一個媒介
我們是整體的一部分 擁有共同的源頭
在 靜心 中讓我們放手讓神性來作工


    全站熱搜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