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是你唯一一個能體驗生命之流的地方。 因此,臣服就是無條件且毫無保留地接受當下這一刻

不論當下這一刻的內容如何,把它當做你的選擇,接納它。配合它,不要違逆它。 當它是你的盟友,而不是敵人。 你整個生命會發生神奇的轉化。

在你落實修習臣服之道以前,靈性的向度只是你閱讀、談論、為之興奮、寫書論著、深思熟慮、或信以為真的題材--或者是不相信。
除非你臣服,它才會變成你生命中的實相。否則,它對你毫無差異。

不要把臣服和「管它的。」或「我不在乎。」的心態混為一談。
如果你細察的話,你會發覺這種心態感染了以懷怨為形式的負面情感,因此它根本不算臣服,而是偽裝的臣服。

對某些人來說,臣服也許有負面的涵義。它暗示了失敗、放棄、未能面對生命的挑戰、變得灰心喪志等等。然而真正的臣服卻截然不同。

真正的臣服~它不是要你對處身的情境做被動的忍受而無所做為。它也不意味著要你不做計劃或不採取積極的行動。
臣服就是以隨順生命之流代替逆流而上,這麼一個簡單又深奧的智慧。

認命不叫臣服。 (Resignation is not surrender. )

假設你卡在泥巴裡 -1:
你不會說: 「算了,我甘心卡在泥巴裡。」 你不需要接受一個不可欲的或惱人的生命情境。你也不需要自欺欺人地說,卡在泥巴裡沒什麼不對。

假設你卡在泥巴裡 -2:
全然地體認到自己想要脫困,然後就把你的專注縮小至當下這一刻,而不以任何方式貼它心理標籤。這意味著對當下沒有批判。
因而沒有抗拒、沒有情感否定。

假設你卡在泥巴裡 -3:
你接受了這一刻的「是然」。隨即採取行動,盡一切所能讓自己從泥濘裡脫身。我稱這樣的行動為積極行動。
它比發自憤怒、絕望、或挫敗的行動更具威力。

當你向本然臣服,而因此變得充分地臨在時,過去就失去了力量。 你不再需要它。

臣服不是軟弱。 它蘊含著極大的力量。 只有一個臣服了的人才擁有靈性的力量。

臣服是進入隱含生命(the Unmanifested)的入口之一。

臣服也是進入隱含生命的入口。
道理很簡單︰內在抗拒切斷了你和別人、和自己、和你周遭世界的連繫。它鞏固了我執所賴以維生的孤離感。
孤離感越堅固,你受困在外顯世界和獨立形式世界的程度就越深。
你困在形式世界的程度越深,你的形式身份就越堅固,越難以穿越。入口封閉了。你切斷了內在向度---深層向度的連繫。

在臣服的狀態裡,你的形式身份軟化,變成它原本的局部「透明」, 然後隱含生命的光照才可以穿透你。

從更高的觀點來看,所有情狀都是正面的。更精確的說法是,它們既非負面也無正面可言。 情狀就是情狀。
當你活在完全接納本然的時候,你的生命中已經沒有了「好」或「壞」的分別相了。只有一個更高的善---包括「壞」在內。
臣服採取行動以促成改變或達成目標是並行而不悖的
 
不過在臣服的狀態裡,一股完全不同的能量,一個截然不同的品質,流進了你的做為裡。

臣服讓你重新連繫起本體源頭的能量。 如果你的做為裡注入了本體的能量和品質,它就會變成你生命能裡一場喜悅的歡慶,並且導引你更深入當下。

當你臣服的時候,你所散發的能量就會接管你的生命。
這個能量比諸掌控我們世界,創造文明裡現存的社會、政治、和經濟結構,並且透過教育體系和傳媒自我延續的心智能量,擁有更高的能場。

靈性能量透過臣服而進入這個世界。

靈性能量不會為你自己、為其他人類、或地球上的任何生命形態創造受苦。與心智能量不同的是,它不會污染地球。
它也不受制於以正反相成、善惡相生為戒律的兩極對立法則。

那些仍然以心智能運作的人,尚未覺察靈性能的存在。這股靈性能量屬於一個迥然不同的實相序列。
當足夠的人口進入了臣服的狀態,而完全免於負面情感的時候,就會創造出一個嶄新的世界。
 如果地球要存活,這才是地球的棲居者所該具有的能量。

臣服不會轉化本然,至少不能直接轉化。臣服轉化的是你。當你轉化的時候,整個世界都跟著轉化了,因為世界只是一個反映。

如果你攬鏡自照卻不喜歡鏡中所見,你或許會飆起來攻擊鏡子裡的影像。
這正是你處於不接納的狀態下的所做所為。而且你攻擊鏡中影的時候,它當然也會反擊你。
如果你如實地接受鏡中影,以友善的態度相待,那麼它無法不對你友善。這就是你改變世界的方式。

絕情絕義不是臣服。

當你的至親往生,或者當你感覺無常逼近的時候,你不可能會快樂。 不過你能夠處在和平裡。
你也許會傷心、會流淚﹔可是,只要你已經棄絕了抗拒,你就會在悲傷底下感到深沉的祥和、寧靜、和神性的臨在。
這就是本體的散發,這就是內在的和平,這就是沒有對立的善。

這個「容許存在」的態度,讓你超越了創造正、負兩極對立的心智和它的抗拒模式。

當你活在完全接納本然的時候---這是唯一神志清明的生活之道。

受教於大自然---看萬物如何成就﹔看生命如何在沒有不滿和不快樂的情況下展現奇蹟。

觀察任何植物或動物,讓它教導你接納本然。 教導你臣服於當下。


臣服是純粹的內心現象。它並不意味著你不能從外在層面採取行動和改變情境。
 其實你臣服的時候,不需要對整體情境照單全收你要接納的僅僅只是那個叫做當下的微小片段而已。

在臣服的同時,把你的專注內導,探視一番是否還有抗拒的殘留。你這麼做的時候,要非常地警覺﹔
否則,你可能錯過藏匿在暗角那些以思想或未被承認的情感為形式的抗拒窟。

臣服: 放下心理-情感對本然的抗拒

所有的受苦都由我執創造且源於抗拒。

內在抗拒就是透過心理批判和情感否定對本然說「不」。
 當事情「出錯了」,也就是心智的索求或嚴苛的期望與本然之間產生差距的時候,便特別會振振有詞地喊出「不」。 這就是痛苦差距。

臣服就是棄絕對本然的內在抗拒如果你想要斷絕生命中的苦和悲,這正是你需要修習臣服之道的時機。

所有的內在抗拒都會以一種形式的負面情感被經驗到。所有的負面情感都是抗拒。在這個脈絡裡,這兩個字幾乎是同義詞。

我執信以為在抗拒之下是你的力量之源。而事實上,抗拒反而斷絕了你和唯一的真力之源---本體的連繫

抗拒是披戴了力量面具的軟弱和恐懼。

抱怨就是對本然的不接納,它必然攜帶了一個無意識的負能。

你一抱怨就讓自己淪為受害者了。

表達出來,你就收回了主權。 採取行動,改變情境,有必要或者可能的話表達出來;離開情境或者接受它。其餘的全是瘋狂。

曾經受到抗拒的情狀會透過臣服而快速地轉換或崩潰瓦解。
 對情境和人來說,這是一個力道十足的轉化劑。如果情狀並未因此而即時轉換,你對當下的接納就會讓你超越它們。

如果你不滿意自己的生命情境,甚或忍無可忍,唯有先透過臣服之後,你才能打破那個使情境永續的無意識抗拒模式。

任何一個危機都代表著危險之外的機會。
除非情境裡的所有事實都得到你的承認和完全地接納,那麼隱藏在危機裡的機會便不會為你顯示。

只要你還在否定、逃避,或者希望有所改觀,機會之窗便不會為你敞開。而你就會繼續困在原狀裡,或者在每下愈況的情境裡脫不了身。
你對事實的承認和接納,也會帶來某種程度的解脫。

心智抗拒是同義詞。接納會立刻把你從心智的掌控裡解脫出來,然後再把你和本體重新連繫起來。

你會經驗什麼樣的未來,主要決定於你這一刻的意識品質。 這麼看來,臣服是引發正面改變最重要的一件事。

你採取的任何行動都是次要的。真正的正面行動不會發自於一個不臣服的意識狀態。

透過不抗拒,你的意識品質,連帶著你所做或創造之事的品質,都獲得了可觀的提升。而其成果便會如水到渠成一般,反映出這樣的品質。
我們可以把它叫做「臣服後的行動」。

在臣服的狀態下,你很清楚地看到需要做的是什麼,然後採取行動。一次只做一件事,只專注在一件事上。

[譬喻]: 你晚上走在一條小路上,濃霧伸手不見五指,不過你拿了一隻強力的手電筒在你前面切出一道狹窄、清楚的空間。
濃霧就是包括你未來和過去的生命情境手電筒是你有意識的臨在清楚的空間是當下

如果你的整體情境   令你不滿意或者不快樂-1:
立刻加以區隔,向本然臣服。這就是你手上切割濃霧的手電筒。然後你的意識狀態就不受外境的控制了。 你也不再從反應和抗拒來做為了。

如果你的整體情境令你不滿意或者不快樂-2:
然後再逐項地檢視情境。問自己:「我能做什麼來改變或改善情境,或離開這個情境的? 」如果有,就採取適當的行動。
你採取的任何行動也許不能立竿見影。 在你見到成效之前--不要抗拒本然。

如果你對情境既無能為力又無法脫身,那麼就利用情境讓你更深入臣服、更深入當下、更深入本體。

如果你的整體情境令你不滿意或者不快樂-3:
當你進入當下這個無時的向度裡的時候,改變經常在不需要你費力做為的情況下,以奇異的方式來臨。生命變成了你的助力而與你合作。
如果恐懼、愧疚、或死沉之類的內在因素,阻止了你採取行動,它們就會在你意識的臨在之光下瓦解。

[問]: 我處在一個不愉快的工作環境,如何臣服? –(1)
[答]: 無法臣服就即時行動。
表明自己或者有所行動來促成情境的改變---再不然,就把自己撤離。為你的生命負起責任。
切勿用負面情感污染你美麗光明的內在本體和地球。 不要容許不快樂在你的內在有任何落腳之地。

[問]: 我處在一個不愉快的工作環境,如何臣服? –(2)
[答]:  如果你無法採取行動,例如服刑中,那麼,你只剩下兩個抉擇---抗拒或臣服
接受外境的枷鎖或者爭取內在自由。 承受痛苦或者長養內在的和平

如果你對改變現狀真的無能為力,你又無法離開它,那麼,就放下所有的內在抗拒,徹底接受此時此地
那個喜歡感覺悲慘、憎恨、或自艾自憐的虛假的、不快樂的自我便無法存活了。   這就叫臣服

[問]: 如何放下抗拒? -1
[答]: 先從承認有抗拒開始。 當抗拒發生,抗拒生起的時候與它同在。
觀測你的心智如何創造它,如何給情境、給自己、或別人貼標籤。注視涉及其中的思想過程。 感覺情感的能量。
藉著對抗拒的見證,你會明白它的一無是處

[問]:如何放下抗拒? -2
藉著把所有的關注集中在當下,無意識的抗拒就被你化為意識,這就是它的末路。
你無法既有意識又不快樂﹔既有意識又處在負面情感裡。任何形式的負面情感、不快樂、或受苦都意謂著抗拒,而抗拒總是無意識的。

向「是」臣服,對生命說「yes」~你就會看到,生命突然之間開始為你效勞,而不再處處與你為敵了。


摘錄自~《當下的力量~The Power of Now》


    全站熱搜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