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假我就是無知。任何說你與其他一 切分離的說法,都是虛假的。

「我不是與其他一切分離?」

「不是。只有一樣東西,它之所是即你之所是。只要说不是如此的,就是你自己的虚假詮釋。那是自我,那是你,那就是無知、罪與惡的真實面貌。」

沉默了幾分鐘之後,他請我舉個例子。我想了一下。

就像你是一個穿著人形外套的鬼魂,正在抱怨下雨。雨水讓你難以忍受,所以你說雨水是邪惡的,但是雨水並不邪惡,他只是雨水。下雨並不是問題,問題在於你穿了人形外套。脫掉外套問題就解決了。

他又沉默了一分鐘。

科:但是這樣一來我也無法得到人形外套的好處?

傑:沒錯。

科:而且問題並不只是我穿著人形外套,還有我以為自己就是那件人形外套,忘了自己其實是鬼。

傑:是的。

科:所以雨水不是問題。

傑:沒錯。雨水並不是問題,被雨水淋到的東西才是問題。一般對罪的理解是,穿上人形外套沒關係,但被雨淋到就不好。

科:所以,真正的罪並不是人形外套所引起的那一切,而是人形外套本身

---認為你就是人形外套,忘記你是個鬼。

傑:是的。

摘錄自 靈性衝撞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