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覺得不快樂的話,你首先必須要認可它的存在。但不要說:「我不快樂。」(I am unhappy,直譯為:我是不快樂的)。

不快樂和你是什麼沒有任何關係。你要說:「我內在有不快樂的情緒。」然後去審查它。你的不快樂可能跟你所在的某種情境有關。

也許你需要採取行動改變這個情境或是抽身而出。如果形勢比人強,那就面對現實,然後說:「嗯,現在,就是這樣了。我不去接納它,

就會讓自己很慘。」不快樂的主要肇因從來都不是情境,而是你對它的想法。去覺察你所思考的內容。把你的想法和情境分開,情境就是情境,

它永遠是不偏頗的。
情境或事實在那裡,而你對它的想法在這裡。謹守事實,不要編造故事。比方說:「我完蛋了!」就是故事。它限制了你,

使你無法採取有效的行動。「我銀行存款只剩五毛錢了!」就是事實。面對事實總會帶給你力量。注意去覺察:你所思所想的,

在很大的程度上會產生你所感覺到的情緒。看到你的思想和情緒之間的連帶關係,不要讓自己變成你的思想和情緒,而是要成為它們背後的那個覺知。

不要去尋求快樂。如果你尋求它,你是找不到的,因為尋找這個動作是和快樂對立的。快樂永遠難以捉摸,但是從不快樂當中解脫是當下可及的。

只要你願意面對現實,而不依據事實來編造故事。不快樂遮蓋了你自然狀態下的福祉和內在的平安,而後者是真正快樂的源頭。

小我創造了分離感,而分離感則創造了痛苦。由此可見,小我是如此地病態。除了那些明顯的負面情緒如憤怒、仇恨之外,

還有一些比較細微的負面情緒的形式,它們是如此地稀鬆平常,通常不會被視為是負面的。比如說:不耐煩、煩躁、神經緊張,還有「受夠了」。

它們構成了那個不快樂的背景基調,而且是很多人主要的內在狀態。
你需要非常的警覺,而且絕對地臨在,才能夠偵察到它們。

當你能夠偵察到它們的時候,那就是覺醒的時刻,也是與心智脫離認同的時刻。

有一個最常見的負面狀態,也許正因為它是如此地稀鬆平常,所以很容易被人忽略。也許你對它也很熟悉。你是否常常經歷一種不滿足感,它很難描述,

只能說它是一種像背景般的怨懟?它可能有針對性,也可能沒有特定的針對性。很多人生命的絕大部分都在這種狀態中度過。

他們是如此地與這種狀態認同,以至於無法退後一步而看清楚它。位於那種感覺之下的,是我們無意識地持有的一些信念,也就是說:思想。

你的這些思想,就如同你在睡覺時做的夢一樣。換句話說,你不知道你在思考,就如同做夢的人不知道他在做夢一樣。

平靜的狀態和做你自己是同一回事。小我說:也許未來的某一天,如果某些特定的事,或是其他的事情能發生,或是我可以得到這個,

或是成為那個的話,我就能夠平靜下來。它或許會說:因為過去發生的一些事情,我永遠都無法平靜。你可以去傾聽所有人的故事,

然後發現它們都可以有一個相同的標題:「為何此刻我無法平靜」。小我不知道你唯一可以平靜下來的機會就是此刻。或者其實它是知道的,

但是它害怕你發現這個事實。畢竟,平靜就是小我的終結。

如何在此刻就能平靜下來呢?與當下時刻和平共處。當下時刻就是生命的遊戲場,它無法在別處遊戲。一旦與當下時刻和平共處之後,

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你可以做什麼或是選擇去做什麼,或是說:生命要經過你做什麼。有幾個字可以表達生活藝術的秘密,

也是所有成功和快樂的秘密:與生命合一。與生命合一就是與當下合一。然後你就會明白,其實不是你在活出生命,而是生命經由你活出來。

生命是舞者,而你是舞步。

小我喜愛它對現實(reality)的憎恨。現實又是什麼?現實就是本然(whatever is)——不論它是什麼。佛陀稱之為「tatata」——

生命的如是(the suchness of life),它不過就是當下時刻的如是。對如是的反抗是小我最重要的特徵之一。

它創造了小我賴以興旺的負面狀態以及它所喜愛的不快樂。這樣做的時候,你讓自己和其他人受苦,卻毫不知情,也不知道你是在地球上創造地獄。

無意識生活的本質就是:創造痛苦而渾然不覺——也就是完全在小我的掌控之中。小我對於辨識它本身以及它所作所為的能力之差,

令人咋舌而不可置信。它會去譴責別人的行為,但卻完全看不見自己也在做同樣的事。當別人指出來的時候,它會以憤怒的否認、

狡辯和自圓其說的方式來扭曲事實。不但大家這麼做,企業組織甚至政府也都是這樣。如果上面這些方式都不管用,小我會惱羞成怒地訴諸謾罵,

甚至暴力的行為——動不動就訴諸武力。我們現在就可以理解耶穌在十字架上所說的具有深度智慧的話:「寬恕他們,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若想要終結幾千年來加諸在人類情境中的悲慘狀況,必須要從你自身開始,在每一刻都要為自己的內在狀態負責。每一刻指的就是當下。

問自己:「此刻我的內在是否有任何負面的感受?」然後,保持警覺,關注你的思想和情緒。注意那些較低程度的不快樂,

無論它們是以何種我先前提過的形式存在,例如:不滿足,神經緊張,「受夠了」,等等。注意試圖要合理化或是解釋這些不快樂情緒的思想,

它們其實是不快樂的肇因。在你覺察到自己內在的負面狀態的那一刻,並不表示你失敗了,你其實是成功了!在覺察發生之前,你是與內在狀態認同的,

而這樣的認同就是小我。
覺知來臨之後,你就脫離了與思想、情緒和反應的認同了。不要把這種情形和否認混為一談。你可以感知到思想、情緒和反應,

而當你感受到它們的那一刻,認同的解脫會自然地發生。你的自我感以及你是誰的自我認知,就會有所轉化。在此之前,你是你的思想、情緒和反應;

現在你是那個覺知了——觀照這些狀態的有意識的臨在。

「有一天我要從小我中解放出來。」是誰在這樣說?當然是小我。從小我中解放出來其實不是件大事,只是小事一樁。

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在你的思想和情緒發生的時候,對它們有所覺知。這不是一件要「做」的事,只是要警覺地觀照。這樣說來,

你是無法「做」任何事來脫離小我的。當轉變發生的時候,就是從思考到覺知的轉變發生時,有一個比小我的小聰明更大的智性會開始在你的生活中運

作。
經由覺知,情緒,甚至思想都不會是個人化的了。它們不具個人色彩的本質會自然流露。在它們之間,再也沒有一個「我」了。

它們只是人類的情緒,人類的思想。你個人全部的歷史,原來最終也不過是一個故事,一堆思想和情緒罷了!它們會成為次要的,

而且不會再霸佔你意識的前端了。它不會再成為你自我感的基礎。你就是臨在之光,比任何思想和情緒都還要深沉,而且是在它們之前就存在的覺知

摘錄自一個新世界

真正的快樂就是與生命合一

角色的快樂只是隨著外在情境而變化

而你不須做任何事去追求快樂

只是觀照自己的存在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