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較大的角度來說,「正面」或「負面」沒多少意義,
因為實質人生的經驗就是為讓你學習。 但如果你不快樂,
那麼「負面」這個字就是有意義的

錯誤的信念,就是那個在先天上,就無法與你的內我的基本狀況相合的信念。

負面的思想和感受全都在你自己的掌握之中
而我們有方法利用它們作為進一步「創造」的跳板。

你並不在過去或先前信念的掌握裡,除非你相信你是。
過去仍在發生中。而你按照你的信念,從現在創造它。

如果你容許自己對你自己的信念愈來愈有所覺察,
你就可以處理負面的信念了。

心智就是一種制衡系統,就如身體一樣。
那些看來極為負面的一套信念也有其益處,
可以用來對抗其他的信念。

試圖去反抗你所認為是負面的信念,或者是被它們嚇著,是很傻的。
它們不是神秘的,你也許發現它們一度發生很好的作用,而只是被過分強調了。
它們也許需要的是被重新結構,而非否定。

你所碰到的「負面的」的主觀與客觀事件,就是為了要使你去檢查你的意識心的內涵。

一大串穩定地釋出的充滿了恨與報復性的思想,
應該引你去找
那些使它們獲得力量的信念。
你不能夠藉忽略「思想是有效的引起你的經驗」的這個事實,
或藉著把思想掃入一個表面的樂觀主義的地毯下,而找到那些信念。

習慣性的不愉快的思想會帶來同類的實質經驗,
你要檢查的是你自己的信念系統。

過期信念--
有些信念可能在你生命的某一個時期,對你發生非常正面的效用。
然而,因為你沒有去檢查它們,你可能在它們達到了它們的目的之後很久仍帶著它們,
而現在它們可能變得與你作對。

沒有負面的信念會不顧你的意志而強加在你身上,
也沒有一件你不有意識地接受的信念能加害於你。

威力之點不在過去,而是在當下
---除非你卑下地決定對那些不再對你有用的老舊信念默認。
如果你相信你是沒有價值的,只因為你瘦弱而好欺。
那麼,以某一種方式來說,無疑地,你是為了你自己的目的而用那個信念。
承認它,而去發現那些目的是什麼。在所有的情形裡,你形成你自己的實相,而因此,你對它表示了同意。

如果你發現自己試圖去壓抑每一個進入你腦海的負面的念頭,
那麼問一問你自己:為什麼這麼相信你最微細的「負面」想法的偉大破壞力。

把那些使你充滿了 一種罪惡感的明確的行為或事情 列成一張單子是個好主意。
常常你將能相當容易的 追蹤它們到早期的兒時信念。
當被帶到光天化日之下,許多這些信念將在你的理解之前化為烏有。

「我的毛病在哪裡? 」
一個人可以從一個心理學家跑到另一個心理學家,從一種治療跑到另一種治療,
而永遠問同樣的問題:「到底哪裡出了毛病? 」

這個問題代表了所有身體和心靈的限制的一個主要理由。你會透過它去看經驗。



對特定的「缺陷」集中並放大,然後帶著所有好的企圖去找各種解答,
但卻全都建立在有些事是錯了的前題上。
如果繼續這樣做的話,對負面的貫注會逐漸的滲透到其他先前未被污染的經驗範圍

向回看去找那些目前問題的根源,
只會使你養成從你的過去只尋找負面插曲的習慣,
而阻止你把它當作是個愉快、成就或成功的來源。
你是透過對目前的不滿而在結構你早先的生活,因而加強了你的問題。

經常的檢查「過去」以發現「現在」出了什麼毛病的人
常常錯失了問題的重點,他們經常加強了他們想逃離的負面經驗。
他們最初的問題,就正是這同類想法所引起的。

在現在藉著誇張「我的毛病在哪裡? 」
這個問題而把它們投射到將來,
只會引你創造更多的限制,並且加強原有的那些。

當你試著改變你的信念時,心裡要懷著這個新觀念去看進你的過去。
你目前的信念將現在在你面前「遊過」的記憶組織起來
-而後你所記得的將似乎使那些信念合理化。

事實上,那些嚇人的有意識思想是會接著把你領到「負面」信念的源頭,使你可面對它們,
然後你能穿越過那些負面信念而進入喜悅和勝利的感覺。

信念的影響(*舉例)
(*奧古斯都第一&第二的case-p.185)
在尖銳對立的信念之間不斷進行的交互作用,會引發出很多十分嚴重的「力量障礙」,
阻擋住內在能量向外的流通。
有時甚至會造成一種「兩極化現象」 。
比如說,未經消化的信念,未經檢查的念頭,全都會顯得似乎自己有了生命一樣。
這些東西能極為有效的主宰你的某些範圍。

*example--安琪亞(1):
安琪亞:30出頭,離了婚有三個小孩,失去了工作…自覺是個差勁的人,
變老是很恐怖的事情 沒有一個男人在身邊女人就相當的無力…
她無法應付同事或這個世界 —那段時間她都是心懷這種信念,
且透過她的身體表達了出來, 所有進入她身心的資料, 都被經過篩選來附和並加強她的信念。

*example--安琪亞(2):
魯柏提醒安琪亞她自己基本的獨特性,以及她正在透過自己的信念創造自己的   實相這個事實。
讓安琪亞了解她不是一個受害者,卻是那些情況的發動者。
接受這些感受為「感受」--不去抑制它們,卻懷著「它們是對實相的一種感受而已」的了解去隨順它們。
那些感受是真實的,表達了對信念的情緒化反應。

*example--安琪亞(3):
當感覺自己差勁時,應該積極的去體驗那個感受,
明白即使感覺到自己很差,並不表示自己真的很差。
她應該說: 「我覺得很自卑。」
而同時了解這個感受並非一個對事實的聲明,
而是對情緒的一個聲明,這樣子顯然是對她比較有效的。
這樣子的去體驗你的情緒,與接受它們作為是對你自己的存在的一個事實的聲明是不同的。

*example--安琪亞(4):

安琪亞應該問她自己:「我為什麼覺得自己這麼差勁?」
如果你否認情緒本身的有效性,假裝它不存在,
那麼你就永遠不會被引導去質問其後的信念。
安琪亞的信念把她置於一種危機,
只要改變那些信念,危機就不存在了,
且身體也會停止對這種壓力反應,
而幾乎立刻的,外在的情況就會隨之改變。

能量的集中是追隨著你的信念。
許多本身並非負面性的信念在經過分強調之後,會導致那些確然看起來是負面的結果。

摘錄自--《個人實相的本質》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