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勳: 我從來不評判任何一個心靈修行者的好與壞,但是我可以給你講一遍:奧修,是一口深井,水性不好,不要輕易下去,克里希那穆提是一口看不清楚泉眼的泉水,有營養,都在哪些迷幻的氣泡中。托利,是一個瀑布,走這條路,風險卻也爽快。六祖慧能是一面湖水,明快清涼,但是需要自己安心才能照到自己的影子。達摩是尼亞加拉瀑布,寬廣有力。

 

德芬:南京的##,你們就《開啟的世界》這本書的內容有沒有什麼問題請教作者本人阿勳老師?

 

南京讀者:開啟和合一的deeksha有什麼不同?

 

德芬:deeksha是一個神聖能量的傳遞,它指的是一個神聖能量。這個問題我都可以回答,因為我去過合一嘛,剛剛也聽過阿勳老師介紹《開啟的世界》的開啟的這個觀念,那我覺得,deeksha能量可能,我只講可能,不是一定,可能有機會讓你一瞥這個開啟的世界,就像阿勳老師講,開啟的世界始終是開啟的,只是我們看不見,但有這個deeksha,有這個合一能量,神聖能量幫助之下,也許能讓我們一瞥開啟世界的狀況,這樣子,還有沒有其他的問題,南京這裡?

 

南京:還有第二個問題,如果靈修讓一個人的自我優越感膨脹了,那怎麼辦?

 

阿勳:哇,我們這個內在空間德芬這裡有一些非常好的朋友,你們問的問題都非常有質量。剛才這個問題非常非常關鍵,其實在成道的路上,很多大師都陷在了你剛才提到的這個陷阱裡。它產生了一個極大的自我,希望來幫助度很多人。其實,真正的一個覺醒,他的自我會融化掉,會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是。當自己什麼都不是的時候,自我是無法再膨脹的,但是通往這一刻的路上,確實會有這樣一個陷阱。其實就我們知道的一些靈性的大師,都有可能在這條路上掉進了這個陷阱。成道的路上沒有捷徑,其實沒有路,因為你不是要去成道,而是要道找到你,需要一個極為安靜的頭腦。那麼在這個過程當中,如果你想成道,你會把成道當做一個附在自己身上的頭上的一個皇冠,進而久而久之,可能會更累,因為自我會變得極為龐大。而一個成道的人,應該知道自己什麼都不是。我們實際上是每一個當下的集合,而當下是和這個世界融一的,這個集合在時間軸上,合在一起叫做人生,切分起來就是每一個當下。但只有你足夠寧靜可能才能聽得到我這個聲音的後面要說的東西,語言很難描述。但是回答了你的問題,就是,一個成道並且與道行的人,行在這個時間的人,他 身上應該有一種靈動,應該有一種什麼都不是的自在,而不是一個什麼大師,因為實際上每個人都是大師,每個人都有智慧嘛,就是這樣。

 

德芬:阿勳老師回答問題,不僅是字面上意義的回答,他本身的臨在感也非常的強烈,至少我可以感覺到,不知道你們透過網上能不能感受到這一份臨在,他所謂的那個自在感吧?

 

讀者:能感覺到。

 

德芬:能感覺到,太好了!呵呵,學員素質很高,呵呵。好,現在我們把機會給我的瀋陽吧,剛才聽到很多女孩子的嬌笑,我們看瀋陽有什麼問題要請教我們阿勳老師?

 

瀋陽:阿勳老師,德芬老師,你們好!我是瀋陽的##,我有一個問題,這本書我只讀了一半,讀到第六章,可能我的問題很膚淺,但是我感觸挺多的,我現在有個問題就是說,放下,什麼時候我才能知道我已經完全放下了?

 

阿勳:這個問題有兩種回答方法,第一種只需要一句話,就是當你不再想向任何一個人問這個問題,當你沒有任何問題的時候。如果復雜一點解釋,還有第二種回答方法,那就是當你什麼答案都不需要去知道,好像答案就已經在你那裡了,實際上它是一種寧靜。因為你如果想問這個問題的提問者一定是你那個自我,而你一個完全在當下的人,當下就成為了你。我一直講,可能就是……,我們的詞彙裡面有我的生命,我活在當下,其實我們在每一個時間點上,就這一刻而言,當下就是我,當下也是你,所以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們在一起。也就是那個##,也就是那個合一,而我們每個人在這個世間所經歷的,從出生到結束的這個時間,這個時間維度加在一起是人生。所以,回答你這個問題的關鍵就是,當你不再有這樣的問題的時候,就是當下,而想不再有這個問題的最關鍵就是,不管你有什麼樣的念頭,你你都只是觀察那個念頭,讓它像你面前的這個河水一樣,緩緩地流過,而你是站在岸上看河水流過的那個眼睛,那裡連一個人都沒有,我不知道說清楚了嗎?

 

南京:恩,謝謝老師。

 

摘錄自阿勳開啟的世界blo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maste 的頭像
Namaste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