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原生家庭而言,光之工作者的任務是成為「自己所是的」。如此這般他們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改變原生家庭並非是他們的任務。改變自己以外的任何東西都不是你的工作,你來到這兒不是為了讓世界更美好,而是為了讓自己覺醒。是的,當你覺醒的時候世界會變得更好,因為你的光照耀著它,也給其他人帶來了歡樂和啟迪。但是別把注意力放在世界中,無論家庭還是其他人際關係都是如此。

真正的工作是丟開所有基於自我的恐懼和幻象的碎片——那是你自己在孩童時代吸引過來的。要認識到,那些能量烙印在一定程度上塑造了你的個性。同時也要釋放掉不屬於你自己的能量。這是一個有挑戰性的、劇烈的過程,就像是剝開洋蔥的每一層,也像是一次重生。

用「重生」來強調這個內在過程的難度,我不是想讓你們洩氣,而是想讓你們更加尊敬自己。你們是我所知道的最勇敢的戰士。你們是先驅,你們點燃自己的光取代了黑暗和敵意,並為地球的新意識鋪路。

點燃別人心中的光不是你們的工作。別人是否這樣做取決於他們自己。你們可以提供一個火花,設立一個榜樣,但是絕對沒必要為別人的覺醒負責。對於你的原生家庭來說這一點是很重要的,需要特殊強調。你們經常本能地覺得,作為孩子尤其是作為成年人,你們必須要把父母從他們的恐懼和幻象中拯救出來。此外,你們還經常認為自己在這個任務上失敗了。你們覺得自己沒能真正地用預想的方式幫助到父母。

這種想法基於錯誤的觀念:即幫助究竟意味著什麼;對於父母你的任務是什麼。實際情況是這樣的:出生以後你如此強烈地吸收了父母的能量——就像是你自己的一樣。你很難分辨出自己的能量從哪開始,父母的能量在哪結束。因為你也吸收了他們的恐懼和幻象,密切接觸了他們的情緒負擔。而這些負擔可能需要家庭的每個成員通過好幾生的時間才能清除掉。這裡面可能有業力的因素,也就是同樣的課題需要一再地重複,直到魔咒被打破為止。你們可以稱其為家庭業力,那可能是一些兩性能量失衡方面的課題,也可能是源自於舊有的、束縛性習慣的一些能量,還有可能是與某些疾病有關的課題,等等。當堵塞其中的能量被釋放時,業力就消除了,不會再傳給下一代。至少要有一個家庭成員把自己從童年時期吸引來的——甚至是基因裡固有的——情緒負擔中解脫出來,衝破連結紐帶,家庭業力才有可能被消除掉。

衝破魔咒的那個家庭成員首先是幫助了自己。你們要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內在成長和擴展上,這會影響到家庭的能量,也為家庭成員找到出路帶來了可能。已經從情緒困境中解脫出來的光之工作者為其他家庭成員提供了清晰的路徑。他做到這一點,是通過他的內在工作以及由此而散發的光芒,而不是通過努力甚至推動來使其他人改變和進步的。他為原生家庭提供了改變的可能,他的能量為他們映照出這種可能性。那就是他所要做的一切。

家庭成員是否追隨這條路完全取決於他們自己。你永遠不必對「別人是否決定改變」負責,那不是你的靈魂使命。你可以讓自己擺脫家庭加諸在你肩上的業力負擔,為此你可能會被家庭嘲笑和拒絕,但你的使命已經徹底完成了。你已經衝破了業力加給家族的催眠限制。如果你有孩子,這些情緒負擔就不會再傳到孩子身上了。這就是你的靈魂使命。

假設你住在一個山谷裡,那裡非常地貧瘠和乾旱。所有的人都告訴你,你不必走出山谷,因為任何地方都和這裡是一樣的。似乎只有你才記得還有比這兒更繁茂和肥沃的土地。於是深思熟慮後,你決定碰碰運氣,爬出那個山谷。這種攀爬耗費了你相當多的力氣和精力,不但道路異常崎嶇,而且也沒有可以遵循的路標或指示。你在攀爬的同時身後留下了一串腳印。在某一時刻你爬出山谷,眼前的風景令你無比快樂,也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你知道那裡有一些東西比自己的出生地更像是家。你熱情地看著那兒並尋找自己的家人,你想讓他們加入你,共同為這宏大的風景而感歎,你想分享你的勝利。然而你發現那兒沒有人,你也注意到一些親戚遠遠地落在後面,根本就對你的旅程毫無興趣。

這就是經常發生在光之工作者靈魂中的事情。我請求你們不要對家庭方面的失敗感到痛心。藉由走出山谷、開闢道路和留下足跡,你已經為他們提供了大量的服務。你的足跡留在那兒,有一天會被某個想要爬出山谷的人所使用。這個印跡是一種能量空間,可以被其他人得到。

當你出生在這樣的家庭中,走出這條足跡就是你的目的。讓家人成長,或是把他們抗在肩上走出山谷,不是你的目的!那不是你的任務。無論何時當你試圖把父母或家人拖上陡坡,你都是在妨礙自己成長。你會有幻滅和失望的感覺。這不是靈性成長和煉金之路。那些你所愛的的人可能選擇留在山谷中再呆上100年或更久。這取決於他們。但有一天,他們會發現一些向上的足跡,他們想:嗯,有意思,我試著往上爬爬看,這裡已經不能再讓我快樂了。於是他們出發了。他們將開始他們自己的內在成長和踏入光明的旅程。他們會發現沿路的標記,那足印可供他們參考,這不是很美妙嗎?這不是彌足珍貴嗎?他們也必須要經歷單打獨鬥,但他們有燈塔照亮他們的旅程。儘管那是荒蕪未知的領域,但作為先驅你已經掃清了道路,而且你所鋪就的道路會被懷著感激和尊敬使用。

為了真正的自由,為了獲得作為獨立的靈性存在所應有的控制力,你必須放開你的原生家庭。你必須放開他們——包括作為他們的孩子,也包括作為他們的父母。我來解釋一下這種雙重束縛的情況。你體內那孩子的部分需要丟開這樣的希望:即父母會提供給你無條件的愛和安全。現在輪到你自己來將它提供給自己了。你必須幫助這孩子釋放掉被父母引入歧途的憤怒、悲傷和失望,這是作為孩子的部分。然而,你也需要放掉想成為「父母的父母」那部分。光之工作者長大後,這是他們靈魂的典型特徵。他們開始覺得自己是父母的父母,因為他們天生就有著想要教導和療愈的渴望,有著成熟的精神認知,經常可以清晰地看到父母的恐懼和幻象,於是他們想要治癒父母。但是這會把你捲入到與父母的鬥爭之中,因為你想要幫助他們的渴望,與潛意識中認識自己真正本質的要求,通常會攪到一起。換句話說,當你試圖幫助父母的時候,那受傷的孩子就會透過你來講話。想用自己受傷的部分去幫助別人會導致後患無窮。你最終可能會更受傷,而你的父母也可能會更加的困惑不安。

放開你的父母意味著放開對改變他們的渴望。你必須明白,為他們領路不是你的任務。你的任務是走自己的路,就是這樣。當你真正放開了父母,放掉那雙重束縛時,你就會發現一個新的空間在你們之間打開了,它更自由、更開放。當批評和負疚的能量離開時,如果他們還活著,你們的關係會變得不那麼緊張。另一方面,你可能並不想過於頻繁地造訪他們,因為你們缺乏共同語言。任何情況下你都會在這種關係中感覺到更自由,你會走自己的路而不需要他們的支持,他們的不贊同也不會讓你生氣或煩惱。

在你的生命中,現在你可能會接觸到那些屬於你靈性家族的人。你的靈性家族跟生物性、基因或遺傳都沒有關係。它是由同類靈魂組成的家族。通常你是在過去的轉世中藉由友情、愛或是共同使命的聯繫而結識了他們。由於內在的相似性,你們同屬於一個家族,你和他們的相處是很容易的。你體驗到了一種回家的感覺。你身上的那些讓你在其他人群裡感到不同和孤獨的部分,現在變成了你們彼此聯繫和相互賞識的基礎。在地球上的生活中,與靈性家族的聯繫是一個真正快樂的來源。讓它進入你生活的關鍵是發現自己走出山谷的路,並認出自己內在的光。在一個不會反射你的光的環境中,當你能夠發現自己的光,你就變得獨立了、自由了。卸下那制約你過去的業力負擔,卸下恐懼和幻象的業力負擔,你將會吸引那基於愛、尊敬和反映你覺醒的神性關係來到生命中。

摘錄自 靈性煉金術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