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就像是光而『懷疑』就像黑暗,只要一點點『信任』的燭光就可以摧毀好幾世以來的『黑暗』。但是記住,『信任』與『懷疑』是互補的。而『相信』只是一個面具;你在隱藏你原始的臉。『罪惡感』則是用來剝削人的策略。

『相信』害怕『懷疑』,因為你壓抑它,然而所有你壓抑的事情你都會感到害怕,因為它深深的在你裡面,等待機會報復,一旦機會來了它就會爆發.但是『信任』不害怕『懷疑』,』,『信任』知道如何使用『懷疑』的能量,那是『相信』與『信任』不同的地方。『相信』是錯誤的,它創造出虛假的宗教,它創造出偽君子,『懷疑』是一個挑戰,如果你的『信任』能夠做出回應,能夠與『懷疑』做朋友,它將透過『懷疑』成長,你將不會變成一個分裂的人,你將變得和諧,變成一個個體,但是不分裂,而這種『個體性』宗教把它稱為『靈魂』。『靈魂』要透過『懷疑』到達,不是透過『相信』,『相信』只是一個面具;你在隱藏你原始的臉。慢慢地,慢慢地,『懷疑』消失了,因為它的能量轉換為『信任』了。
我徹底反對所有形式的罪惡感。罪惡感是完全錯誤的,它被神職人員、政客、衛道人士使用多年──好幾世紀,罪惡感是用來剝削人的策略;如果你能夠成功的讓人感到罪惡感,他們才會成為你的奴隸,因為他們永遠無法變得完整。因為罪惡感,人保持是分裂的,因為罪惡感,人們永遠無法接受自己,永遠譴責自己,因為罪惡感,人們準備相信任何事情,為了擺脫罪惡感,人們願意做任何事情,任何愚蠢的儀式都可以,只要能夠擺脫罪惡感。如果你開始對我感到罪惡感,記住,那是你自己造成的,你內在仍攜帶著父母、神父的聲音,你還沒有聽到我,你沒有聽到我在說什麼,我要你從所有罪惡感中解脫出來,而一旦你從罪惡感中解脫出來,你才是一個具有宗教性的人,這是我對宗教人士的定義。使用懷疑──懷疑是很美的,只有透過懷疑,信任才能盛開出花朵,懷疑的黑夜將金色的早晨拉近你,黑夜並不反對破曉曙光,黑夜是黎明的子宮,黎明在暗夜中醞釀著。
記住,懷疑與信任是互補的──就像男人與女人,白天與黑夜,夏天與冬天,生命與死亡,要一直記住這個成對性,這個互補,永遠不要認為這是對立的,即使表面上看來似乎是如此,在深處他們是朋友。信任是同樣能量的最高型式。懷疑是同一個梯子的最低階,信任是最高階。所以,使用你的懷疑,懷著喜悅使用它。一個人必須達到信任,使用懷疑,但是不要忘記目標,不要忘記梯子的最高階,即使你正站在最低階的梯子上,看向最高階的地方──你必須抵達那裡,事實上,就是懷疑在推進你,因為你無法對它感到安心自在。懷疑意味著你是困惑的,懷疑意味著你還不是整體──你要如何安心自在?你是一個『群眾』,你不是一個整合的人。你是『許多人』──你要如何感到安心自在?在你裡面一定有很多噪音,一部分把你拉向那邊,一部分把你拉向這邊,如果同時你被拉向這麼多方向,你要如何成長?那一定會讓你感到不安、緊張、痛苦與焦慮。沒有人能夠活在懷疑裡面,懷疑把你往信任推進,懷疑說,「去找一個地方讓你能夠放鬆,讓你能夠存在,完全地存在。」懷疑是你的朋友,它純粹的是在說:「進一步吧──詢問,探索、尋找。」它產生去探索,去尋找的驅策力。一旦你開始視懷疑為朋友,把它看做一個機會,不要反對他而是讓它推動你,突然間罪惡感消失了,只有極大的喜悅,即使你懷疑,你也會懷疑得很喜樂,你會很有覺知的去懷疑,你使用懷疑去找到信任──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你說:「我不知道你是否成道了。」你要如何知道?除非你也變成成道的,你要如何知道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除非它也發生在你身上,有時候你會感到不能信任我,那是完全正常的,有時你會感到對我是信任的,那才是奇蹟──但即使只有幾個片刻就已經是足夠的了,不要擔心,信任具有無限的力能,信任就像是光而懷疑就像黑暗,只要一點點信任的燭光就可以摧毀好幾世以來的黑暗。
你說:「我不知道你是否成道了。」很好,因為你不相信,一旦你相信了你就會停止尋找。一個相信的人從不移動──因為他已經相信了,那就是成千上萬的人在教堂、寺廟、清真寺裡面所做的事情,他們的崇拜來自於『相信』。因為他們的『相信』,這些人一直維持是沒有宗教性的,他們不尋找神,他們不探索神,他們的相信是很薄弱的,因為他們尚未掙得它,它們還沒有透過奮鬥得到它。一個人必須探索,尋找,發現,懷疑持續地緊咬你的存在,持續的刺激你,「去探索,去尋找,去發現,在這之前不要感到滿足。」你不能相信是很好的,但是記住,不需要相信也不需要不相信。所以不需要擔心我是否是成道的,你說:「我只能感覺到你的美以及信任」──這已經足夠了,當它發生在你身上的時候,你就會知道。要知道一個佛必須變成佛,要知道基督必須變成基督。

摘錄自 金色花的秘密

    全站熱搜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