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即冬日 — Jane--1963年的詩

今日即明日,而現在即過去,萬事皆空而事事皆恆久。
即無開始也無結束,即無可墮落之深, 也無可攀升之高。
只有這一剎那,這光之搖曳,遍照空無,但哦! 如此光明!
因我們即在太空顫動不定的火花,燃盡永恆於一剎之恩寵。
因為今日即明日,而現在即過去,萬事皆空而事事皆恆久

有一種自然的物理時間。這涉及了季節的節奏 --日、夜,及潮汐等等。
對這個自然的節奏,你們很文明的加上了時鐘、片刻與時辰等等的概念,而且你們還將它凌駕在自然的節奏之上。

這種作法迫使你只專注於一個方向,而打消了你以其他方式去認知你生活中的事件的念頭。
你根本上相信你生存在鐘點和歲月裡,你不由分說地被季節的奔流拖著走。
你以事件與事件間的「時間流逝」,來建構你的知覺。

時間錯誤的觀念--
「時間是一連串的片刻,循著單線過去,從某個不可想像的開始,到某個同樣不可想像的結尾。」

人類絕非單單是個白天的生物,是農業使得人類轉變成一個較白天節奏的人。使用鐘錶是個相當晚近的現象
就生物性而言,你們已適應了你們自己形成的一個時間環境。

生產線時間以及伴隨著它的信念:
那整個的架構最先被設定,為的是縮減衝動、創造性思維,或任何其他的活動 –-那會導向除了「不用大腦的重複性連貫動作」之外的任何事。
那整個的架構,本來就是要給你們一個標準化的,大量生產的實相版本,它沒有一個觀念能合理的應用在創造性的努力。
帶給你們創造性成就的取向,是位在相反的方向

生產線時間
生產線時間並不真的珍視時間,只不過將時間視為可以被用在確定的預設目標上。 在那種狀況下,享受時間變成了一個弱點或一項罪行

白天,你們自己節奏的自然與神奇之流更常被打斷。
由於你們認為在任何既定時刻你們該做什麼,或什麼是社會所尊重適當、正直,甚至以有限的說法,什麼是道德的想法。
你們對晚上時光沒有投射那麼多的負面想法。 你們比較不會被你們在一天的任何既定時刻該做什麼的成見所侵襲。

你總是有自由的, 但你往往沒有去利用它。
你頗為武斷地只利用那二十四小時的時段,社會所劃分好的一段段的時間。
但這是只有在你容許之下才成立的,你可以以你所希望的任何方式去利用它

任何一個藝術創作者所涉及的時間,是追隨著大地自己的時間
這自然的時間,它會視自己的情況而向內、向外、向後及向前。

創作時間與文化時間到某個程度匯合在一起
因此,你們每天看見創造力之產品的即刻證據 ---好比任何產品由一條生產線製造出來一樣。
整體而言,你們是以一種「錯誤的」方式在用時間: 試圖用一種生產線的時間,來製作你們的創造性產品。

試圖將了不起的創造衝力符合生產線時間,本身就一定會導致衝突、不滿及挫敗。
如果我們心裡首先記住適當的創造與神奇的取向,那麼其他的事情都會各就各位。


「空間」與「時間」二者都是基本假設(root assumptions)
叫它們作基本假設,是因為人類對兩者都肯接受,同時還假設他的實相是根植於一連串的時間、以及一個有深度的空間。
 就因此,你們的內在感受就轉譯成了時空的說法

根本就沒有 如你所想像的「時間」只有一個所有的事情都在其中發生的「現在」。
因為力量與行動之點,是在你們所了解的這個「現在」。
因此,每一天就好像那種透過它不同的窗格,你可以看到許多景色的窗。

時間不是一連串的片刻。你所說的話,所做的動作,似乎是在時間裡發生,就像椅子或桌子似乎占據了空間。
但是這些表象,是你「預先」布置好的複雜道具的一部分,而在劇中你必須接受這些當作是真的。

以它自己的方式,二十四小時的期間代表了兩者:整個的一生、及許多生的合而為一
在二十四小時的期間內,所有你其他的經驗的痕跡與面貌,會以它們自己的方式出現。
你們每一個人,在你們目前的自己之內,都包含了你們其他的「身分」的各面

片刻點 (the moment point)
片刻點、當下這一刻,是所有的存在與實相之間的交會點,所有的可能性流過它。
--片刻點只是你與你所知的實相目前的交會點。

更大的自己 & 現在
雖然你是一個個人,而且有自由意志,但是,你卻也是另外的你的一部分你只是現在不與你更大的自己認同罷了

片刻點 & 更大的自己
你有你自己獨特的特性 ,而你更大的「存有」也擁有它自己的「原創性」。他們的經歷是潛藏在片刻點的窗戶裡 。

你們的一個片刻點
可以被體驗為你為其一部分的其他可能實相裡的幾世紀或一次呼吸

你的信念、思想和情感是立即實質地具體化的。它們在這世上的實相,在其開端時,即已同時地發生。
在時間的世界裡,其間似乎有時間流逝。但所有的是同時發生的。
當你的「存在」(being)在自然地伸展它多面的能力時,就立即體現成為你多重的人生!

所有的事,仍在發生中
你也仍在發生中—包括了現在的與未來的自己;而你過去的自己,也仍在經歷你認為已完成的事。
更有甚者,它正經驗著你沒有記憶的事件,而那也是你向直線形調整的意識所無法感知的。

「時間事件」
在空間裡,曇花一現的東西或事情,在「時間」裡卻可能會經久不散
這樣一種事件或物體,並不僅只會象徵性地存在你的心中或記憶中,
它們的的確確會繼續存在,以你們的話來說,而成為一種「時間事件」。


激起你反應的,不僅是你眼前直接能看得到的,或佔據了空間的東西,
還包括了雖然在表面上看起來似乎已經在時、空中消失了,但是你還是在受著它影響的事與物。

假設你在此生的行為是由前生所引起,或你在今生為前生的罪過受罰是不對的所有的人生是同時的

每一天都是一次的「投生」,但不只是象徵性的---
因為透過靈魂與肉身的交會,每一個自己每日都會反映它的「轉生的」或「同時的自己」。

你「同時的自己」的探險
在你自己的意識裡會現出為「痕跡」、 為概念、或白日夢、或不連貫的意象、或有時候甚至為突然的直覺
它們可以被汲取,被拉出來以幫助你瞭解目前的問題。


就時間而言,當你對著地球調準的意識 ,沒有「更長的休息」已不能夠處理更多的資料,
而且也不能把它們組織成一個創造性的有意義的整體時,你正常的肉體就會死亡。

每一天是進入每一生的一個窗戶。

進步與時間無關,而是與心靈或精神的焦點有關

不論你用每個片刻來做什麼,事實上這每個片刻本身,都必然是有價值的。


摘錄自:《靈魂永生 》、《神奇之道 》、《未知的實相 》、《個人實相的本質 》

    全站熱搜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