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師父:

當我聽到你談起你童年的叛逆態度,我很感慨,因為我也是這樣做的。為了不被抑制,我激烈地抗爭過,但不知何故,最後他們還是得逞了。我妥協了。為什麼你的造反精神不會受干擾呢?

 

奧修回答:

 

首先,所有人都應該記住:不要把自己跟任何人作比較,甚至是跟我作比較。每一個人都是很不同的,每一個人都經歷不同的階段、不同的道路。沒有什麼相似性,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

 

你說你的童年跟我一樣具有造反性,你這是在欺騙你自己。你那不是叛逆,而只是反叛。是的,你抗爭過,但你那是自我的抗爭。

 

我的爭鬥不是自我的爭鬥。我的家庭、我的鄰居、我的老師、教授都很快就認識到我並不是為了我的自我而戰鬥。他們很快就意識到我的爭鬥具有一種完全不同的品質。我是為了發現我自己而戰鬥。通過我的戰鬥,他們就無法給我製造一個虛假的自我來代替真正的我自己。

 

你說你曾經抗爭過——但是記住,你的爭鬥是一種自我的爭鬥。所以你最後失敗了。你的自我在爭鬥中變強了,但是記住,甚至最堅強的自我也傾向於妥協。不管你是爭鬥還是妥協都是為了滿足自我。但對於一個叛逆的人來說,為什麼要妥協?這個世界能把你怎麼樣?最多他們殺了你。但是所謂叛逆,就是意味著從一開始就作出決定:我寧願選擇死亡,也不會妥協。

 

你的抗爭不是為了破壞你的自我,而是加強你的自我,使它變得更有力量。當你的自我已經足夠強了——這時再鬥爭下去已經沒有意義了,只能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於是你就妥協了。

 

你的爭鬥是一種反叛、反作用,是一種政治行為;所以你失敗了。

 

我的爭鬥是完全不同的。我一直警覺著讓我的叛逆保持著純潔,沒有被反叛汙染。

 

叛逆和反叛看起來很相似。當你不服從你父母的命令時,這可以是叛逆,也可以是反叛。所有的反叛者都認為自己有叛逆精神。其實,這依然是在滿足他們的自我——他們不是普通人,他們是叛逆的。

 

反叛意味著你的自我不想被任何別人支配;相反,你想去支配所有其他的人。一旦你的自我通過鬥爭變得足夠強了,一旦你確定沒有人能破壞你的自我了,你就開始妥協了。沒有必要爭鬥了,現在你可以通過妥協來控制事情,這容易得多。妥協——我的詞典裡恰好沒有這個詞。

 

妥協是醜陋的。

 

叛逆是:不是這樣就是那樣,它決不妥協。

 

真理怎麼能跟謊言妥協?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但一個人要是嘗過一點真理的滋味,那麼誰會在乎死亡?因為哪怕你嘗過很少的一點真理的滋味就能使你永恆不朽。你會在深處知道死亡是謬論:沒有人會死,所以為什麼要害怕?最多你能換一個新鮮的身體代替舊的——這是個美麗的體驗。

 

死亡是個謬論,死亡從來沒有真正發生過,你不會死,沒有人會死,沒有什麼東西會死...是的,形式可以變換,但生命是永恆的。妥協意味著你的自我足夠強了。現在不需要鬥爭了,你可以通過妥協來獲得任何你想要的東西。

 

我從未跟任何人在任何事情上妥協過,如果你是對的,我就贊成你,但這不是妥協,我會無條件地完全贊成你,但如果是我對了,那麼你也必須無條件地贊成我。

 

我既不跟任何人妥協,也不允許任何人跟我妥協。妥協不是我的風格。

 

對於自我,爭鬥和妥協並沒有什麼不同,都是自我的事物和營養。自我為了保存自己可以不擇手段。對於自我沒有什麼對和錯,什麼東西能加強自我,那就是對的。

 

所以如果通過妥協能達到目的,那為什麼要去爭鬥?

 

這一定就是你的情況——你回憶一下。在叛逆裡面,決不會有妥協。只有在反叛裡面可能有妥協。

 

當你說你妥協了,我就斷定你是反叛,而不是叛逆。你最終妥協了,這只是說明你的自我更成熟了。現在不用害怕了;你可以一邊妥協,一邊繼續加強你的自我。

 

我的情況跟你不同。我不是反叛;因此甚至我與之爭鬥的人都非常愛我,他們決不會成為我的敵人。我跟我的父親爭鬥,跟我的母親爭鬥,但他們最後都成為了桑雅生。

 

這是非常罕見的。他們知道:我跟他們爭鬥不是為了我的自我。正好相反:我的爭鬥讓他們無法在我裡面製造自我。

 

我總是接收到他們對我的祝福。這看起來很奇怪:我與之爭鬥的人總是祝福我。為什麼?因為他們能清楚地看到我是完全直率真誠而毫無敵意的。我不是用我的自我來反對他們的自我。我的老師們愛我。當我離開大學的時候,我的教授們哭了。這些教授一直因為我而煩惱,但最後他們卻哭了。

 

我問他們:「怎麼回事?你們應該高興才對,因為你們終於擺脫了一個很麻煩的人。」

 

他們說:「我們會想念你的。」

 

其中有個教授對我說:「我不希望再有一個像你這樣的學生。兩年來你一直反對我,但我能看出你的爭論不是為了滿足你的自我,你是真誠地探索著真理。」

 

所有我與之爭鬥過的人最後都不恨我。他們都愛我。

 

那個跟我爭鬥得最激烈的教授,後來他的妻子都站在了我一邊。他妻子對他說:「這個學生很真誠,他的興趣不在於要擊敗你。但是你的興趣卻在於要擊敗他。我觀察了很久了。他總是試圖搞清楚真理是什麼,而你的注意力卻總是在於要證明自己的觀點是正確的。因此我站在他的一邊,如果你要有膽量話,你也應該站在他一邊。」

 

這位教授事後對我說:「這是我妻子第一次變得這麼厲害。她一定是受了你的影響。她一直很崇拜我,她相信我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但是你破壞了一切。現在她認為你比我強多了。」

 

我問道:「那麼你怎麼認為呢?」

 

他說:「我妻子是對的。」

 

這位教授現在還活著,他依然愛我。

 

反叛和叛逆具有完全不同的風味。反叛是醜陋的。你反叛是因為你不想讓任何人占了你的上風。一旦你發現你可以不用爭鬥也能占上風,那麼你就開始妥協。

 

在叛逆的路上沒有妥協。妥協可以發生在市場上、政治上,但不能發生在探尋真理的過程中。

 

放棄你的妥協,忘記過去。即使是瞬間的洞見,就可以使一個人拋棄過去。

 

我不只是在回答你的問題,我是在幫助你獲得一個洞見——能直接地、清晰地看見。

 

洞見是一個奇跡。一旦你洞察到一個錯誤,那就不需要作任何努力去拋棄它了。僅僅是看清一個錯誤,你就擺脫了它。這是個奇跡。

 

所以我的回答不僅僅是回答。我的回答其實是要喚起覺醒。一旦你明白了那是反叛而不是叛逆,那麼過去就結束了。一旦你明白了你的妥協僅僅是為了幫助自我,你的妥協就結束了。你首次突破了你的自我的牢籠而變得新鮮而年青——好像你重生了。

 

轉貼自  達摩fb的網誌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zahira2013
  • 謝謝分享!非常感謝!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