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想到要去看我父母,胃就好像糾了個結。我不是對他們很疏離、很機械化,就是很愛爭論、防禦心很強。我對他們沒有慈悲。我應該去做心理治療嗎?

  不需要,這只是來自過去的恐懼。你的能量很好:這個結並不是糾在態量裡,而是糾在記憶裡。這是兩回事。

  如果這個結是糾在能量裡,那就棘手了。但若這個結只是糾在記憶裡,那就好辦了,你可以直接把它丟掉。我的建議是在你去做別的事情之前,先讓自己快樂兩三個月吧。在沒有屏障、沒有內疚、沒有壓抑的情況下享受生命。如果你可以在沒有內疚、壓抑的情況下享受生命,你的內在就會出現對你父母很大的慈悲。
⋯⋯
  事實上,從來就沒有小孩能夠原諒父母,除非他的罪惡感消失,因為父母帶來內疚。他們已經創造了基本的內疚:要這樣做、要那樣做;要像這樣、不要像那樣。他們是最初的創造性元素,但是他們也有破壞力。他們幫助小孩成長、他們愛小孩,但是他們有自己的想法和制約,也試著把這樣的制約強加在小孩身上。所以每一個小孩都很恨父母。

  你覺得你在反抗父母、害怕父母,因為他們不讓你做自己。所以每當他們在場,你就感覺開始絞痛,覺得胃裡糾了個結,因為他們不讓你做自己。你在他們面前又變成一個小孩子,過去又活起來了。你再次感覺到無助,而你現在已經不是個小孩了,自然會去爭辯、會報復、會很生氣或是有很強的防禦心,或是你開始閃避……但是這些全都創造出距離。

  你心裡有很強的渴望,想要去愛你的父母,每個人都是這樣。你是因他們而生的,你的生命要感激他們。每個人都很愛這個起源,但是這個起源做了某些讓親密、溝通無法產生的事,所以當你靠近的時候會有困難。如果你不靠近的話,又會有想要交融、 原諒、建立新橋樑的深層渴望。

  花三個月的時間過你想過的生活吧,這將淨化你記憶的部分。去過你想過的生活吧。你的父母沒有再阻礙你了。你的父母會好幾次在你的內在說話:你做一件事的時候,一個來自父母的聲音就出現了:「別這樣做。」對這個父母的聲音笑一笑,記得現在你是自由的,你父母已經讓你變得夠成熟了,所以你可以過自己的生活,也可以為自己的生活負起責任來。所以你並不需要這個聲音—現在你有自己的意識,不需要找東西來替代它。現在你父母不需要代你說話,你可以為自己發聲。

  花三個月的時間試試看吧;三個月內這個結就會消失。它可以很輕易地就被洗掉、擦掉。而且你可以自己做,這樣你就不需要心理治療。如果你做不到、你覺得很難,那麼心理治療就會有幫助。它也會做一樣的事情:它會試著抹去你的記憶。如果你沒辦法一個人做,專家知道要怎麼做,尋找專家的支持總是好的,但自己先試試看吧。

  否則,有時候會有這樣的情況:你的心理治療師也許能夠幫你擺脫父母,但是他變成了你的父母。頭腦是這麼笨拙、這麼困惑,如果它開始鬆開對某物的緊握,馬上就會抓住來自其他方向的東西來替代。所以,有很多人去找心理治療師,漸漸地解決了許多問題,但接著心理治療師變成了問題。於是他們無法失去這個心理治療師,無法停止心理治療。他們可以換個心理治療師,可以換一種心理治療,可以一種心理治療換過一種心理治療,但是他們變成心理治療的癮君子。

  有時候靠自己處理自己的問題是很好的—這會讓你有更多的自信。

  這就是步驟—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是好是壞都不是重點。不論你想要做什麼,在這三個月裡都是好的;你不想做的就是不好的,那就不要做。完全地自在、自由,享受生命,彷彿你是第一次出生一樣。當門徒的情況恰是如此。你是一個新的小孩,這是一個新生。你會開始在新的方向上成長,然後那些父母的聲音和父母的制約就完全不會擋路了,這是一個新的成長。

摘錄自 再次成為孩子
 
我爸爸突然過世了,不知怎地,我覺得必須去陪我媽媽,去結束那裡的一些東西。我強烈地感覺和她在情緒上有某種未完的東西,現在似乎是時候了。

  和父母的情況總是如此。這種親密關係就是這樣,要結束它需要極大的意識—唯有如此它才能結束。即使是想要結束它的想法,可能也不會讓它結束。所以別抱著這種想法了。只要人在那裡就行了……很自然地在那裡,帶著愛在那裡。

  做你所能做的—因為父母做了很多,而在西方他們甚至得不到感謝,沒有人有絲毫的感激之情。
⋯⋯
  在東方就完全不一樣了。在東方,這種情況從來不會是未知的,它總是完整的,因為父母給了這麼多,小孩也一直得到最大的敬意、最大的敬重。這在東方已經是很自然的事,而且也必須如此,因為有一個很深層的理由存在。

  如果你和父母之間沒有和諧融洽的關係,你和自己之間也不會有和諧融洽的關係,因為父母並非只是一種附屬的現象—他們深深地扎在你的根裡……你是透過他們才來臨的。你有一半的存在來自於媽媽,一半的存在來自於爸爸,他們將在你的體內延續。所有的衝突都將在你體內延續……所有的焦慮都會在內在深層延續著。你們必須有一個和諧融洽的關係,這是為了你。要達到這一點,最簡單的方式就是不要刻意去努力。

  刻意努力是不可能有幫助的—它很不自然。所以放棄這個念頭吧,否則你又會重新感覺到有什麼還不完整。

  只要人去那裡、人在那裡就好了,這時候她會需要你的。你爸爸走了,她會非常哀傷—她會需要你的。所以不要刻意去做什麼努力,只要人和她在一起,撫摸她、關懷她……有時候和她一起靜心,如果她可以的話,就幫她靜心。否則只要跟她說你要在她房裡靜心,她在床上休息就好—你靜心,那種震動就會幫助她。

  要快樂一點。這個情況很難應付,但還是要快樂。為她開心……把這個擔子變得輕快。幫助她接納這個情況。

  別擔心你們的關係,突然間,你會發現它被療癒了。這是間接的—你無法直接地下工夫。如果有兩三個禮拜的時間你都能很有愛心、很幫忙,而且她很高興你來了—很高興你有某種她需要的截然不同的能量……你滋養了她—這樣就夠了。你將感覺到有一種和諧融洽的關係出現。

  如果我們可以有愛,就沒有親密關係會一直無法解決。它每一刻都有完整。

摘錄自 再次成為孩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maste 的頭像
Namaste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