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對我很失望,他們總是很煩惱。我究竟對父母有什麼樣的義務?

  家庭的困擾就在於小孩會脫離童年,而父母永遠脫離不了父母的角色!人甚至沒有學到父母的角色,並不是你要執著一輩子的東西。小孩一長大,父母的角色就結束了。

  小孩曾經需要它—他很無助,需要媽媽、爸爸的保護;但是當小孩翅膀硬了,父母就必須學習如何退出小孩的生活。可是因為父母從不退出小孩的生活,他們便給自己造成焦慮,也給小孩造成焦慮。他們破壞、創造出罪惡感,超過一定的範圍之後,他們就沒有助益了。
⋯⋯
  為人父母是一門很大的藝術,很少人有做父母親的能力。

  你完全不用擔心—所有的父母都對自己的小孩感到失望!而且我說全部,沒有例外。即使是佛陀的父母也對他很失望;顯然,耶穌基督的父母也對他很失望。他們過著某一種人生—他們是循規蹈矩的猶太人—而耶穌這個兒子,和許多傳統的想法、習俗 背道而馳。耶穌的爸爸約瑟夫年紀大了,一定期望兒子在站裡幫忙做木工、做他的工作—而這個蠢兒子竟然開始談論上帝的王國!你認為他老的時候會很快樂嗎?

  佛陀的爸爸年紀很大了,他只有一個兒子,而且是很老的時候才生的。他等了一輩子,一輩子都在祈禱、拜神、做各種宗教儀式,為的就是要有一個兒子,因為誰能去照管他偉大的王國呢?然後有一天,這個兒子從皇宮裡面走掉了。你認為他很快樂嗎?他很生氣、暴怒,如果他找得到的話,可是會殺掉兒子的!他的警察、他的探子,都在王國裡上上下下地找著。「他躲在哪裡?把他給我帶來!」

  佛陀很清楚,他會被爸爸派來的人抓起來,所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離開爸爸王國的邊境,逃到其他的王國。有十二年的時間他都無消無息。

  他開悟了以後,回家分享他的喜悅,跟爸爸說:「我已經到家了。我體悟了。我已認識真理了—這即是道。」

  國王氣得不得了,渾身顫抖—他很老了,非常老了。他對佛陀咆哮說:「你讓我丟盡了臉!」他看到佛陀穿著乞丐的袍子,拿著乞討缽站在那邊,「你竟然敢穿得像乞丐一樣,站在我前面!你是帝王之子,我們家從來沒出過乞丐!我爸爸是國王,他爸爸也是,我們當國王已經好幾世紀了!你讓列祖列宗蒙羞!」

  佛陀聽了半小時,一語不發。等爸爸氣力用盡,稍微冷靜下來的時候—開始流淚,憤怒沮喪的眼淚,佛陀才說:「我只請你做一件事。請擦乾你的眼淚看著我—我已不是當年離家的那個人了,我已經完全蛻變了。但是你的雙眼滿是眼淚,你看不到。你還在對一個已經不存在的人說話!他已經死了。」

  這又勾起其他的怒氣,爸爸說:「你想要教訓我是不是?你以為我是白癡嗎?我認不出自己的兒子嗎?我的血在你的血管裡流著—難道我會認不得你嗎?」

  佛陀說:「請不要誤解我。這個身體確然屬於你,但我的意識則非。我的意識才是我的實相,我的身體則非。你說得沒錯,你爸爸是皇帝,他爸爸也是,但就我對自己的認識來講,我的前世過著乞丐的生活,我的前前世也是乞丐,因為我一直在追尋真理。我的身體是透過你而出生的,但是你就像是一個通道一樣。我並不是你創造出來的,你是一個媒介,我的意識和你的意識毫無關聯。我的意思是我帶著一份新意識回家了,我已經歷了重生。看看我吧,看看我的喜悅吧!」

  爸爸看著兒子,對他所說的話不敢置信。但是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他非常生氣,但是兒子一點反應也沒有。這絕對是新鮮事—他知道自己的兒子。如果他還是以前的那個人,他會變得和爸爸一樣生氣、甚至更生氣,因為他很年輕,他的血比爸爸的血更熱。但是他一點也不生氣,他的臉上有著絕對的安詳、極大的寧靜。他沒有被爸爸的怒氣擾動、干擾。爸爸已經把他臭罵一頓了,但是好像根本就沒有影響到他。

  他抹去一雙老眼裡的淚水,再看了一次,他看到了這份新的優雅……

  

  你的父母會對你失望,因為他們必然曾經想透過你,來滿足某些期待。但是別因為這樣就內疚,否則他們會毀了你的喜悅、你的平靜、你的成長。你繼續保持不受干擾、不擔憂的狀態。千萬不要內疚。你的生命是自己的,你必須根據自己的光來活。

  當你抵達喜悅、內在幸福的源頭,就去找他們分享吧。他們會很生氣—你先等等,因為怒氣不是可以永久持續的東西,它就像雲一樣出現,然後就過去了。你等吧!去找他們,和他們在一起,但是唯有當你確定即使他們生氣,你還是可以繼續保持冷靜;唯有當你知道即使他們生氣,也沒有什麼能讓你有情緒反彈;唯有當你知道即使他們生氣,你還是能夠用愛來回應的時候,你才去。這是唯一可以幫助他們的辦法。

  你說:他們總是很煩惱。

  這是他們的事!別以為你順著他們的意思,他們就不會擔心了。他們還是會擔心的,這是他們的制約。他們的父母一定擔心過,他們父母的父母一定也擔心過;這是他們的傳統。你會讓他們失望,是因為你不再擔心了。你走錯路了!他們很悲慘,他們的父母也很悲慘,等等等等……上溯到亞當和夏娃!而你走錯路了,所以他們才擔心得不得了。

  但是如果你擔心,你就錯過一個機會了,這樣一來,他們又再次把你拖回之前的那個沼澤裡。他們會心情很好,很高興你又回到舊有的傳統裡、慣常的路上,但是這幫不了你,也幫不了他們。

  如果你保持獨立,成就了自由的芬芳,如果你更有靜心的品質—這就是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的緣故:為了更有靜心的品質、更寧靜、有更多的愛、更幸福,這樣有一天你就能分享你的幸福。要分享的話,你必須先擁有;你只能分享你已經得到的東西。

  現在你也可以去煩惱,但是兩個人煩惱只是在加倍煩惱罷了,無法彼此幫助。

  這一定已經成為他們的制約了。這是世界上每個人的制約。

你問:我究竟對父母有什麼樣的義務?

  你的義務就是:你必須做你自己。你的義務就是:你必須幸福、狂喜,必須成為自身的慶典,必須學著去歡笑、去歡慶。他們在身體的層面上幫助了你,你必須在靈性的層面上幫助他們。這是唯一可以回報他們的方式。

摘錄自 再次成為孩子
 
我對媽媽感到內疚。我無法給她愛和關心,自從我們住在一起之後,情況更糟了,我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她。

  有幾件事。首先,爸爸、媽媽要求太多了,多過小孩所能給予的,因為自然的進程是:他們愛你是因為你是他們的小孩,但你無法用同樣的方式愛他們,因為他們不是你的小孩。你會愛你的小孩,然後同樣的事又重演一遍:你的孩 子將無法用同樣的方法來愛你,因為河流是往前流的,而不是倒著流的。自然的進程是父母會愛小孩,小孩會去愛他們的小孩,無法逆向。這樣的要求似乎很自然,因為媽媽愛你,她就覺得你也應該用同樣的方式來愛她;可是她要求得愈多,你愈沒辦法回報這份愛,她也在你心裡創造出愈多的內疚。所以放棄這想法吧—完全放棄它;它是很自然的東西。你沒辦法用她愛你的方式來愛她,你並沒有錯,完全沒有。每個小孩的情況都是如此;大自然的意圖就是如此。

  如果小孩太愛父母的話,他們將沒辦法愛自己的小孩。這會更危險—這樣這個物種的存續就有危險了。你媽媽也沒有愛她媽媽,一個人頂多可以很有禮貌、很有規矩,但是愛不會倒流。一個人可以去敬重,確實如此—你應該要敬重,但愛是不可能的。一旦你了解愛是不可能的,內疚就會消失。
⋯⋯
  有一些人變得太過於依戀父母,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父母身上;他們的心態生病了。如果一個女人太愛她媽媽,她就無法愛男人,因為她將一再發現自己的母親很痛苦,她將一再發現這會創造出衝突。如果她愛上一個男人,她的愛會流向那個男人,她便覺得內疚。他們永遠無法享受生命,也會對自己的父母生氣。他們的內心深處會希望:「如果有一天媽媽死了或是爸爸死了,我就自由了。」雖然他們不會對任何人提起這樣的念頭—甚至不會對自己提起這樣的念頭。這只會潛藏在他們的無意識中,因為這似乎是唯一得到自由的方法。這樣不好—想要你父母死—但是如果你太過依戀,就會變成這樣。

  不必這樣—只要敬重,這樣就好了。去照顧,做你能力範圍之內的事,但完全不要感到內疚。

  如果父母有理解心,他們會了解這一點的。動物的情況就是這樣,牠們沒有這類問題:小孩一旦有獨立的能力,就會離開父母。父母不會去追著小孩說:「等等,你要去哪裡?我們為你做了這麼多……」大自然根本沒有這樣的要求……

  這並不是說媽媽和爸爸什麼都沒做,他們做了很多—尤其是媽媽做了很多,但那是她的喜悅。你在她的子宮裡是她的喜悅;滋養你、養育你,是她的喜悅。她已經得到回饋了,不需要再給她什麼,沒有給予的問題了。她享受過那些片刻—她懷孕的時候就享受過了—她生產的時候很快樂,因為她當了媽媽,心滿意足。然後她把你養育長大,她很快樂:她在養育一個小孩……一種自然的快樂。她已經得到回饋了。大自然總是即刻就做回饋,檔案沒有壓著。

  所以別感到內疚—你必須在這點上改變你的想法。放掉這個內疚感,然後看看改變的出現。

  如果你覺得不舒服的話,就不用去找她。只有在心情愉快的時候才去找她!絕不要因為責任而去找她,絕不要因為你必須去找她而去找她。唯有當你真的很快樂,而且你想和你媽媽在一起一會兒的時候,你才去找她。寧可快樂地和她待在一起一會兒,也不要很不愉快地待在那裡幾小時,給她也給你自己製造痛苦。請稍微覺知一點。

摘錄自 再次成為孩子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