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今天早上,有一些白雲在天空,現在它們已經不在那裡,它們跑到那裡去了呢?它們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呢?它們是如何形成的?它們又是怎麼消失的?

  白雲是一個奧秘——它的來,它的去,以及它的存在都是一個奧秘。

  那就是我稱我的道為白雲之道的第一個原因。

⋯⋯   但是有很多原因,最好是去沉思它們,去靜心冥想它們。

  白雲的存在沒有任何根,它是一個無根的現象,它不紮根在任何地方,或者說,它紮根於無處,但它還是存在。

  整個存在就好像一朵白雲沒有任何根,沒有任何因果關係,沒有任何最終的原因,它只是存在,它以一個奧秘存在。

  白雲真的沒有它自己的道路,它只是飄泊,它沒有想要到達任何地方,沒有目的地,沒有命運要履行,沒有終點,你無法挫折一朵白雲,因為它所到之處就是目標。

  如果你有目標,你一定會有挫折。頭腦越是目標指向,它就會有越多的痛苦、焦慮和挫折,因為一旦你有了目標,你就是按照一個固定的方向在走。

  而整體的存在是沒有任何目的的,整體並不是要移向任何地方,它沒有目標,沒有目的。

摘錄自 白雲之道

 

當死亡如此接近時

   存在就開出了它最絕對的花朵。

  

   我可以談論生與死,因為它們是一體的,一個人唯有在他了解死亡時才能夠談論生命。女人永遠不會害怕。當女人害怕時她就變成了淑女。但是在那些美的時刻誰會在意呢?……阿蘇,永遠不要成為淑女。

   我接近死亡——那是唯一把我帶回我自己的方法,因為死亡是生命繼續下去的地方。

⋯⋯    危險是美的,它是非常美的。那就是站在高處,只要踏錯一步你就完了。那就是我愛這張椅子的原因:它沒有腳踏的地方。你可以只是放鬆就好。死亡是如此的接近,你可以碰觸到它……它是觸手可及的……像美麗的女人一樣,你會想去碰觸。唯有那時你才知道什麼是存在的、什麼是「是」。那個「是」被稱為神。還是不要稱它為神比較好,因為神這個字已經變髒了。「是」比較好。

   相同的「是」,

   在鳥兒的飛翔中,

   在星星的照耀中,

   在蠟燭的火焰中,

   在花朵的綻放中。

   那麼它就不是一件事而已;那麼它就是一種有多重光輝的事情、一種多重的現象。那麼存在就不只是一而已。因此我使用「多重存在」這個字,雖然文法學家會說那是錯的。去他們的!——是生命的多重的「是」讓生命成了一種喜悅。

   甚至連阿蘇都在笑。不需要隱藏,歡笑甚至是一顆星星。這個「是」無法被崇拜。沒有辦法去崇拜它。它只能被活出來、被愛、被跳舞、被歡唱,但是它無法被崇拜。

生命就是由這樣的小事組成:眼淚……騎馬……。

   神不是要被崇拜,而是要被活出來的。

   活在一些小事裡面……

   喝杯茶,或是坐著

   什麼也不做。

   生命只是一首沒有什麼意思的歌。

   讓眼淚進入我的眼中吧!偶爾這樣也是很美的。人會透過眼淚而煥然一新、復活。

   記住,不論我看起來多麼嚴厲,其實我都不是。我不是一個嚴厲的人……。

   我就像嫩草般的柔軟,

   我就像露珠般的柔軟……。

   但是讓露珠在我的眼中出現。

   這是如此的美。

   讓我為這份美而哭泣。

   對,這就是我一直在邀請每個人到達的高度。這就是吠陀經、聖經、可蘭經的高度,簡言之這就是「阿拉」。那是蘇菲的表達方式,它的意思只是神的意願。

   我們不曾創造這個世界。我們怎麼能創造出星星呢?對我們來說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蘇菲說「阿拉」——神的意願……沒有神在那裡。沒有被稱為神的人,只有一個「在」而已。如果你們想要感覺它,那麼現在就去感覺……。

   神是傾盆大雨、

   是陣雨、

   是小雨,

   而我們沒有雨傘。

   讓女人在左邊是好的。右手連接到腦的左邊。對於數學與科技它是很有用的……就像德瓦拉吉和德瓦吉特。左手連接到右腦……音樂家、舞蹈家、畫家、雕刻家,那些都是很美的。女人在左邊。因為在東方女人總是站在丈夫的左邊,她總是站在左邊。這是對她自己的一種提醒,也是對她丈夫的提醒。

   誰可以聽到女人說的話呢?只有一個靜心的男人、寧靜的男人才行。要對女人講道理是不可能的,唯有靜心……。除非人們學習靜心,否則他們將無法學著去生活在一起。男人和女人只會爭吵。即使你們只是把衣服丟到對方身上,那也不是愛,這種事每天二十四小時都會繼續著,它會一直繼續下去。人們的一生會變成地獄。

   但是靜心是魔法。它可以平凡轉變為不平凡。你無法找到文字來形容它……詩詞在它面前都會相形失色。

   詩詞無法描述它……

   音樂無法描述它……

   每件事都無法描述它……

   每件事都失敗了,

   唯有寧靜……。

   德瓦吉特,別害怕。我知道你愛我。當你在寫筆記時別管我。阿蘇和我可以翱翔得更高……。

   到星星、

   到彩虹、

   到世界之外……。

   那是我無法描述的,沒有人能夠描述它。我是個狂人。與我在一起是不容易的。

osho  狂人手記  第一章
 
對生命說「是」是很困難的,因為你一直都被教導去說「不」。

那個制約已經非常久了,不僅有那個制約存在不允許你說「是」,還有某種內在的運作機構也不允許你說「是」。

當一個小孩生下來,他是一個說「是」的人,漸漸的,當他開始感覺他自己是一個個人,「不」就升起了。

小孩開始說「不」,你就可以確定他的自我誕生了。

沒有說「不」,自我無法存在,所以每一個小孩都必須說「不」,它是變成一個個人的內在需要。

OSHO
 
「家」並不是個存在於外在世界的一個實質地方,而是一種內在放鬆和接受的品質。

要找尋那個真實的不要向外看,而要向內看。

當我們把焦點放在外在,我們常常會陷住在判斷裡,除了你觀照的意識或是你的覺知之外,整個存在都只不過是短暫的,它們是由做成夢的同樣東西所做成的。

⋯⋯ 唯一正確的是生活在一個片刻接著一個片刻的人,他的箭頭指向當下這個片刻,他總是在此時此地,不論他在那裡,他的整個意識和他的整個靈性都涉入此時此地的真實存在,那是唯一正確的方向。

那個可以從你身上被帶走的東西並不值得保有,而那個無法從你身上被帶走的,為什麼需要害怕說它會被帶走呢?它不可能被帶走的,沒有這個可能性,你不可能失去你真正的寶物。

就是去信任生命,唯有當你信任生命時,當你有了信任,某種很棒的東西就會打開,那麼這個生命就不再是一般的生命,它變成充滿著神性,洋溢著神性。

~~ Osho ~~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喔喔行銷軟體
  • ﹍好◎的□產~品○需§要好的軟體

    以下網§址○可~以□複◎製﹂打◇開〇喔﹎

    sNiPuRL.cOm/286jMiG
  • 請勿在此打廣告

    Namaste 於 2013/12/31 22: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