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

  在過去,我曾經試過催眠,但是我無法被催眠,請你解釋,為什麼有很多人不能夠被催眠。

  瞭解這一點對你來講是很重要的。平常我們認為那些不能夠被催眠的人是強而有力的,這種看法完全錯誤——我說它完全錯誤。第二個錯誤的觀念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無法被催眠,那也是完全錯誤的。一個人越愚蠢,你就越不可能將他催眠,你無法催眠一個白癡——不可能。你無法催眠一個瘋子——不可能。一個人越聰明,他就越容易被催眠。為什麼呢?因為催眠需要合作——它的基本要素就是合作——你的合作。白癡無法瞭解你在要求什麼,他無法瞭解你要的是什麼合作。瘋子無法瞭解你在要求什麼,只有聰明的人能夠合作,唯有當你合作的時候,催眠才可能。所以如果你是偏執的、精神分裂的、神經症的,那麼你就無法合作。如果你非常害怕,你有一個恐懼情結,那麼你就無法合作。一個能夠信任的人很容易就能夠被催眠,一個不能夠信任任何人的人無法被催眠,因為催眠師並不是使用任何力量在你身上,這又是一個錯誤的觀念,第三個錯誤的觀念是:認為催眠師在使用某種力量。不,根本沒有,催眠師沒有什麼力量可以使用,催眠師只是在使用你的力量,所以你必須合作,如果你不合作,沒有人能夠催眠你。

  合作需要信任,因為你將會成為無意識的,而你不知道這個催眠師將會對你做什麼。我做過很多實驗,西方的女人比東方的女人更容易被催眠,因為東方的女人總是在害怕性,當她變成無意識,誰知道這個催眠師會做什麼。就那一方面而言,西方的女人比較沒有顧忌心,比較不會害怕,她們比較容易被催眠。

  一個對某事有罪惡感的人很難被催眠,因為他總是在害怕當他變成無意識,他所隱藏的那件事或許會浮現出來。一個犯了罪的人,或是認為他有犯罪而將它藏起來的人很難被催眠,只有單純而天真的人能夠被催眠,因為他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隱藏,你無法引發出任何東西,因為他沒有秘密。如果你有一些秘密,而你不想要它們被暴露出來,那麼你就無法信任任何人,因為催眠意味著你的潛意識要對催眠師敞開,他可以深入地穿透你,他可以將任何你所隱藏的東西引發出來,所以那些不能夠被催眠的人就是這一類型的人。你的罪惡感越少、你的恐懼越少、你越聰明、越信任、越合作,你就越能夠被催眠。

  所以不要認為如果你無法被催眠,你就很偉大。你或許只是生病的、病態的。如果你能夠被催眠,那表示你有被信任的品質,那表示你具有想像力,那表示催眠師的建議能夠抓住你,你的想像能夠透過那些建議而運作,那表示,你是一個在想像方面具有創造力的人。

  記住,除非你合作,否則沒有人能夠催眠你——沒有人,即使催眠師的鼻祖梅斯美爾(Mesmer)來,如果你不合作,他也無法催眠你。你的合作是需要的,你的完全願意是需要的,即使如此,你也並非完全在催眠師的控制之下,即使如此,一 部份的你仍然保持警覺,如果催眠師要強迫你做某種反對你自己的事,你將會突然走出催眠。有一次,我一個哥哥在辦公室做事,他信任我,而我要他離開那個工作,但他是這樣的一個人,不管那個情況如何,他都不想去改變它,他的薪水並不很好,那個工作就各方面而言都沒有什麼用,不可能有任何創造性的成長,所以我告訴他:離開那個工作。但他是那種不論情形如何都不想改變的人,所以我就催眠他。

  他在每一方面都信任我,但是那天他顯得不信任,因為他知道如果他被催眠,我一定會叫他離開那個工作。每一件事都進行得很好,他按照我的話去做,但是有一 部份的他仍然保持覺知、保持警覺,他害怕萬一我會建議那件事。他遵照我所說的一切,甚至我用針刺他,他都沒有感覺,我用各種方式來試驗,他都表現出完全被催眠的狀態,他不可能沒有被催眠。然後我說:離開那個工作!他就立刻從催眠中醒過來,他說:不要說那個。即使在催眠當中,如果你不願意的話,也沒有什麼東西能夠強加在你身上。即使在催眠已經發生之後,也沒有什麼東西能夠強加在你身上,所以如果有什麼東西能夠被強加在你身上,那表示在無意識裏面,你是願意的。

  比方說,一個女人除了她的愛人之外,不可能想到去吻其他任何男人,在經過催眠之後,如果催眠師建議她去吻別人,而如果她真的不想去吻任何人,那麼她就會立刻從催眠當中醒過來,但是如果她跑去吻別人,那麼在她從催眠當中醒過來之後,你告訴她,她會說:我能怎麼樣呢?我被催眠了。那麼這只是一個詭計,在她的無意識裏,她有想要去吻別的男人。有意識的時候,她是警覺的,她會說:不,除了我自己的愛人之外,我不能碰其他男人。但這只是在意識上,在無意識裏,她一定一直在渴望,唯有如此,在催眠當中她才能夠被強迫,否則即使在催眠當中她也無法被強迫,那是不可能的。任何催眠師強迫加在你身上的,你都必須跟他合作,一旦你收回你的合作,那個催眠就會立刻消失,所以,為什麼一個人無法被催眠,可能有很多原因,但是不要認為那是一種好的品質。要變得更具有想像力、更合作、更信任。催眠是能夠有所幫助的。

  古時候,尤其在東方,每一個社區(ashram)都在使用催眠,師父每天都使用它來幫助你,因為在有意識的時候,你或許需要花上幾年的時間才能夠做成一件特別的事,但是在催眠當中,透過催眠,幾秒鐘之內它就能夠被完成,這可以省掉很多不必要的努力,但是只有師父可以催眠。催眠在東方仍然保持是一種秘密的科學,它並沒有公開被使用,因為有很多被誤用的可能。

  在西方,梅斯美爾將催眠帶進公開場合,然後每一件與之有關聯的事都遭到譴責,但是現在那個輪子已經再度轉回來。

  在西方,甚至連大學都在教它,他們用科學的方式來學習催眠,新的研究再度把催眠帶入科學的地位,現在它已經可以合法地被使用,它已經被使用在醫院的外科手術,因為催眠之後可以不必使用麻醉劑。麻醉劑對身體有害,它不必要地傷害到了身體,是不需要的,簡單的催眠就能夠使你變成無意識,不需要使用氯仿,或任何毒素、任何氣體,來使你變成無意識,只要使用你的合作就可以了,在催眠狀態下可以進行任何手術,即使手術需要花上好幾個小時的時間,催眠也足數使用,不需要使用麻醉劑。

  有很多醫院已經開始在使用它。生產的時候可以使用催眠,使女人完全沒有疼痛,不僅如此,在催眠狀態下,它還可以很容易地被弄得很快樂、很狂喜,母親只要合作和信任,她就可以被催眠。她可以被建議說,當小孩子從子宮出來的時候不會有疼痛,相反地,將會有強烈的快樂。那個女人、那個生產的母親,有可能可以通過生產而產生一個很深的性高潮,那是任何性的性高潮都比不上的,因為生產跟限性交涉及同樣的運作過程,給予性的性高潮那個運作過程,和透過性而產生的喜樂,都涉及跟生產一樣的運作過程,而且生產的涉入還更全然。小孩通過同樣的通道。

  在接受建議之下一旦女人覺得這將是一種非常狂喜的感覺,她就能夠達到一個高潮,我認為以前的女人曾經達到過那個高潮,但目前她們已經喪失了那個能力,不僅喪失,而且生產變得很痛苦,其實這也是一種暗示。

  你可以看到,社會越文明,小孩的生產就越痛苦,社會越不文明,那個痛苦就越少。在印度有很多原始部落,他們不知道任何生產時的痛苦,根本就沒有痛苦。在今日的地球上還有很多部落,比方說在西藏,以及在蒙古內陸的某些地方,當小孩被生下來的時候,女人簡直欣喜若狂,那或許就是為什麼女人在內心深處都渴望成為母親的原因。沒有一個男人渴望成為父親,他只想要成為一個先生,沒有一個女人只想要成為太太,她還想要成為母親,那是一個基本的差別。

  我認為那個原因是因為古時候,在非常古代的時候,女人慣常透過生小孩而達到她們一生當中最大的快樂,這種快樂仍然停留在她們的無意識當中——她們想要成為一個母親。父親只是形式上的,透過變成父親,你並沒有達成任何東西,你並沒有實際生小孩,你只是一個旁觀者,所以父親只是一個社會的習俗,而母親則是一個自然的現象,父親在任何時候都可以被拋棄,它只是制度上的,母親則是一個自然的現象。

  每一個女人都渴望成為母親,唯有到那個時候她才會感到滿足,這種感覺一定是基於某種狂喜,那在剛開始的時候是存在的,但是後來女人喪失了那個能力。生小孩是痛苦的事,那只是一種暗示,但是多少世紀以來?它已經深入女人的內心而無法被改變。

  有很多疾病能夠透過催眠而消失,因為事實上它們是不存在的,它們只是在你的頭腦裏,有百分之五十的疾病只是在頭腦裏,它們並沒有任何有機的存在,它們可以就這樣消失,不需要任何藥物、任何注射,或對你使用任何療法,因為藥物會毒化你,你的身體會變成有毒的,然後你就會受苦。你減少了疾病所受的苦,然而卻因為藥物而受更多的苦。有那麼多的醫生,你可以逃過死亡,但是你逃不過醫生,他們終究會將你殺死,不管你做什麼,他們都將會殺死你,有百分之五十的疾病可以不必用藥物就從地球上消失。催眠是一種很大的力量,但是每一種力量都有危險,當它被誤用的時候就會產生危險,然而你不要因為一種力量可能被誤用就反對它,因為任何東西都可能被誤用,如果它能夠被誤用,那表示說它也能夠被好好使用,所以你要變得更具有接受性、更容易被暗示、更容易被催眠,那意味著你要變得更聰明、更合作、更信任。

摘錄自 成道之路.吠檀多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