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芬:我們再把機會給上海,你們聽了阿勳老師那麼多的分享之後,還有其他兩個地方的問題之後呢,上海的同學你們有沒有什麼問題想要提出來和我們一起討論的?

 

上海:阿勳老師,張老師,這本書我們今天剛剛看到,才看了20頁不到,所以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個人有一點那種,因為我比較年輕,可能這方面的路走得也不是很久,有一些問題借今天說出來和大家分享一下。我覺得包括佛學它本身也是勸大家要走出這個欲界,現在阿勳老師也說,要放下,要學會活在當下,找到幸福的關鍵是不要找。其實我覺得作為一個對生活有感悟的,##,這應該是幸福的一種真正的狀態,至善的,最後的狀態,但是比較現實的一個問題是說,我們生活在一個高壓力的城市,我們有高壓力的工作,我們有各種人對我們期待,我們所受的教育都是讓我們不斷地往上走,去追求這種社會主流的價值,給我們設了各種各樣的框框,讓我們去不斷地走下去。那其實是很難平復的,可能這本書裡有鑰匙,可是書還沒有看完,那作為一個年輕人來說,在這個過程中,比如說你要去做成一件事情,你肯定是要面對很多,有很多慾望,你要去求,但是這個本身就是離幸福比較遠的,但是不這樣做的話,短時間又是很現實的一件事情,我也不知道,你們能不能聽懂,這是我的一點感想吧。我要是能夠悟到這個的話,也算有一點小進步。呵呵。我可不可以再補充一下,其實我自己在看佛學方面的書,佛學它本身是叫你無欲的,但是佛祖也說讓你敬業精進,我覺得面對這個矛盾一樣,我也無法理解這一對矛盾。可能是我的生活閱歷的原因,我也認為的確是有點矛盾的。

 

阿勳:其實今天的第一個問題不知道你當時有沒有聽到,當時第一個問題是問的放下和棄絕之間的關係。放下不是棄絕,你剛才把放下理解為棄絕了。意思是我們逃離紅塵,逃離世間,我們不在世間去修行,我們去山林裡,我們放下,像阿勳老師一樣辭職。呵呵,我可以告訴大家,我辭職只是為了我換了一份工作,我沒有理解為我離家,出家了,沒有。其實在哪裡都是家,我和德芬現在在的這個地方也是家,就是看你的心的平靜程度。

回到你剛才的那個問題,你把放下理解為棄絕,你會認為我們不要在世間去打拼了,不是這樣子的。如果我們追求靈修到最後自己食不果腹,那我們肯定錯了,包括你說的佛法也不是這樣說的。佛法講的精進是指,在當下每一刻都全部投入,但不執著於結果,全部投入,但不執著於結果,乃為精進。不為目的,不為成道,不是為了達成一個未來的目的,而是在當下全身心的投入,我在這裡跟你講話,你就是我在我生命中此刻唯一的東西,我也是唯一的,在這一刻是全然的,這個地方沒有目的,我沒有目的要怎麼樣,要說服你要買我的書,說服你怎樣,沒有,我只是想跟你說話,在這一刻是全身心投入的,這一刻就是精進。精進,全心投入,但不執著於未來的結果,因為那是虛幻的,我們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佛法講的這個東西本身沒有矛盾,是讀經的人錯了,並非為寫經的人寫錯了。好吧,理解了嗎?放下不是棄絕,精進,呵呵,我看到你理解了,OK。

 

德芬:上海還有人有問題,那就儘管提問吧。

 

上海:老師你好。我想問一下,就是儒釋道中的一,我想請教一下怎麼叫合一,如何能夠達到合一的境界?

 

阿勳:是這樣的,合一是一個說給頭腦的詞,事實上我們每個人都是一,既然你是一,你是無法再合一的。請問你,你現在還能在一個推開的門上面再推開這扇門嗎?比方說一個火一直燃著的,它是點燃的,請問你還能再點燃它嗎?你做不到。合一,它只是一種尊重於頭腦的,就像我們說成道、合一、覺醒,答案是我們內在的那個智慧他一直是醒著的,只是你的頭腦去掩蓋了這個爐火,頭腦的念頭產生了爐灰,於是你認為你是灰而不是那個火。事實上在我面前的每一個你,你都是合一的,已經合一,所以,你相信我,你無法再合一,事實也是如此證明這一點。接納你現在的當下,其實就是天人本合一,你無須再去做這件事情。但是說服你的頭腦當然很難。因為聽到我這句話的一定是頭腦,他不相信,所以所有的修行法門都是在最後,要讓你真的信無所信,即見如來。信無所信,即見如來,你才能看到如來的當下,那麼剛才講儒釋道的合一是這樣的。剛剛你聽到的是阿勳講的。阿勳講的話,我在每次談話的時候都會講,我講的不一定對。但是我們可以想一想古代那些典籍,孔子講,吾道一以貫之;佛家講,一念覺,我即是佛;佛家還講,眾生即是佛。你看啊,面前的你,你們和我都是眾生,你也是那個我。一念覺,我即是佛。我是佛,佛即眾生,那眾生是不是我。這裡面是不是有一個等式隱藏在這兩句話的下面。蘇格拉底也講,我自不辱使命,與眾生相聚。如果我不說蘇格拉底講,我說,我自不辱使命,與眾生相聚,你一定會相信這是一個佛教徒說的話,或是一個開悟的佛祖說的話。我自不辱使命,與眾生相聚,但這實際上是蘇格拉底說的話。莊子也講,齊生死,一物我。這句話是一個古語,它叫生死相齊,物我為一,你即是我,我即是你。剛才我說的,你即是我,我即是你,其實還是瑪雅人的話。注意啊,古往今來這地球上這麼多的地方,他們都在講著這樣一句話,我來問一問你,蘇格拉底有可能打電話問一下孔子,我們統一口徑嗎?莊子有可能跟瑪雅人統一口徑嗎?為什麼這些人都在講一件事情,就是你就是那個一呢?你就是眾生,眾生和你是一個一,你本身已經是一個一,請問你假如這些話都是真的,一個已經是一的存在,它怎麼能合一呢?一個已經點燃的火,還能再被你點燃嗎?頭腦有很多的故事。

 

上海:不好意思,打斷了。當然他們都是聖者,他們的悟性到達的那種境界,讓作為凡人的我們,有什麼具體的方式能夠達到這種境界呢?

 

阿勳:你要相信你的智商沒有他們高。是,可能你會覺得,我這句話有點意思。我怎麼不相信這些,我很尊重那些先哲,可是先哲們都已經說過這句話了,對不對?你看,他們都說。曹操曾經問孟子說,老師啊,請你告訴我,你說人人皆有如來智慧,皆有智慧可以成為堯舜禹那樣的智者,見《孟子·告子下》,你可以查一下這本書,曹操問孟子說,人人都可以成為堯舜禹那樣的智者嗎?注意,這裡的人人是不是也包括這裡的那個你啊?你相信嗎?它裡麵包含每一個你,每一個現在坐在我對面的你,對不對?那孟子的回答是,然。他肯定地說,是的。不要再懷疑了,所以你自己可以做一個選擇,在成道的路上,沒有一位真正的師傅會有執著,包括我們在一起,我都不希望你們因為我說的話有道理而相信。但你可以做一個選擇,你選擇相信你的智商比這些先哲的智商更高,相信你自己,不是屬於眾生的一部分。甚至不相信佛陀說,人人皆有如來智慧德相,這個人人裡面有你。你可以選擇,但你也可以選擇相信這些人。包括我們所說的這些,叢這裡到那裡,覺醒。注意,小我是無法完成覺醒的。只有讓那個至大的一我,在小我足夠安靜的時候找到,倒過來找。我說的這個方法,其實它的內在本質會跟你看到的所有有效的方法是一致的,就是說服你的頭腦停下來。說服你頭腦停下來很難,我知道。但是你體驗一次,你就會停下來。你會相信,哦,原來人人皆有聖人相,王陽明也這樣講,人人皆有仲尼相,誰是仲尼,孔子。在坐的各位,在上海,在瀋陽,在南京的各位,你們那裡都有一位孔子,你們都是聖人。只是你那個小我還在判斷,我哪裡有聖人那麼優秀啊?剛才還有一個人說了一句話,我怎麼能和那些先哲相比呢?你瞧,先哲說的話是,你和他一樣。你又相信他的智商比你高,你為什麼不相信他這句話是真的?就是你的確那裡是一個聖人,我們不要生為道而活出了一個凡人的樣子。本身為道,不要活成凡人的樣子。本來都是智慧具足的,我知道說服你很難,所以我們要體驗。呵呵。在頭腦上,我相信我說服你了。

 摘錄自阿勳開啟的世界blo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maste 的頭像
Namaste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