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芬:瀋陽這裡還有問題嗎?

 

瀋陽:你好,阿勳老師,德芬老師。我問一個不是開啟這本書的問題,因為書好多還沒讀透到這個程度。阿勳老師說的話我試著去領會,不一定都懂,但是,我感覺內心深處還沒有在懂。我現在有這麼一個問題,就是在靈修的路上,你的身體疾病,一旦你開啟或者是當下到那個程度,這個病是馬上好了呢,還是病還會一直帶著?因為我好像看那個釋迦摩尼那些書上說,釋迦摩尼佛本身他即使已經成佛了,但是他的頭疼病還一直老也不下去。我就想問這個問題,因為我覺得我的這個病困擾我特別厲害,影響休息特別厲害。好,謝謝老師。

 

阿勳:追求開啟或者追求開悟,有兩種人,第一種人是為了逃避你的當下,你的當下身體是有病的,你想逃離當下的方法,叫開啟或者開悟,你以為開悟或者開啟,就可以解決你身體的問題了。帶著這樣的目的,這樣的人,古往今來,沒有人能真正走到那裡。因為有了目的,而目的是產生於頭腦的,一個來自頭腦,帶著目的來去做一個開啟的事情,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你有一個要去的地方,只要你有了要去的地方,那這個去就產生了時間,你就活在這個時空裡,你就不可能有一個無時間感的存在的開啟的狀態。

 

第二種人是真正知道開啟和開悟是人世間最重要的一件事情,甚至也就是唯一的一件事情,這樣的人,他 只把這件事情當做唯一的事情,才有可能,才有可能。那麼這兩種人,實際上到最後,真正到達開啟,不是你去找到開啟,而是你安靜下來,死於當下,釘死在當下,那麼當你真正在這個當下的瞬間,在這一刻,甚至都不是一秒,要比佛家講的生滅瞬間都要小得多,它沒有厚度,這時候你才能感覺到一種無邊無際。所以,要我回答你的問題,開啟真的不能解決你的病,而實際上我也希望你放掉這個念頭。放掉這個念頭,我不是說這個念頭不對,我是指允許你可以有這個念頭,但你要知道,佛陀講過一句話,人世間有很多很多苦,其中最後一個苦,是人不可受苦,而在我看來,世界上只有一個苦,就是我們認為我們不應該是當下這個樣子,包括你認為你自己當下沒開啟,我當下需要開啟,我當下需要我去開啟治好我的病。你有了目的,當你有了目的,開啟不會走向你,他無法接觸到一個在奔跑著到梅花鹿,那個獵人一直在拿著槍等待著梅花鹿停下來,只有他足夠安靜,那個充滿幸福的子彈才能“啪”的一聲擊中你,至善的幸福才能在那一刻,無盡的喜悅才能升起,但前提是你要寧靜,不能有任何目的,包括去開啟開悟,那都是一種目的。

 

德芬:非常好,阿勳老師一番話講得我都覺得很寧靜,我都不想開口說話了,呵呵,那瀋陽的朋友們,還有沒有什麼問題呢?

 

瀋陽:老師,我想再問一個問題。阿勳老師的書裡邊有一句話寫道,作為剛接觸心靈成長的朋友,最好是接受一位境界比較穩定的開啟教練的指導,我不知道我怎麼去尋找生活當中的開啟教練,什麼樣的人可以做我的開啟教練?

 

阿勳:我來講一個故事吧,你想去一個旅遊勝地,我想有兩種方法,第一種你可以自己看地圖去;第二種可以找個可能去過那裡的人做嚮導,可能更安全一些。但實際上回答你說,怎樣才能找到開啟教練?我現在正在帶的學生們,我們都在培養他們從一段到九段,到了九段以後,這個人就可以體驗經歷開啟。因為第九段的很多方法都是跟開啟有關的,比如說,剛才我講了半天,都告訴你要停下來,要放下靈修的念頭,要過如實的生活,佛法在世間,可能說一萬遍都沒有用。那些走到九段的人,他 會知道,身體經驗到,無論你怎樣找你都找不到,當那一刻來臨的時候,他會甘願放下。就拿現在來說,我就對著那邊南京的,上海的,還有瀋陽的朋友說,停下來吧,停下來,你不可能成道的,你只能讓道找到你,前提是你足夠安靜,你真的敢於死在當下,釘死在當下,但你很難,這需要體驗。看一萬遍所有靈修書籍,都比不上一個體驗。我現在可以告訴你火星上有一個水果,牠吃來很像柑橘,又像蘋果,還有點像橙子,請問你真的了解這個水果嗎?所以要經驗到,經驗到,你敢於去那裡,去吃。開啟是一件體驗的事情,它不是我們這樣討論能討論出來的,最多你能夠感覺到這個聲音背後的寧靜,但當你去把寧靜成為你的時候,那是另外一回事,那不是在岸上去看別人游泳,而是下水。回到你那個問題,你說怎樣去找到一個開啟教練,我想在此刻你可以找我,而我知道在今年年底的時候,你可能至少能找到我的學生,我的學生當中應該會有出現開啟體驗的人了,現在已經有一些人有這樣的感受了,但是他們還沒有完全穩定下來,還在游移當中,但我想經過一年的處理之後,到今年年底應該是有的。

 

德芬:我覺得阿勳老師很棒的就是,他自己有了這個開啟的體驗之後,他現在是有計劃地在培訓一些開啟教練,希望能把這個開啟經驗跟更多的人分享,那當然了,去贏得這個開啟的經驗,並不是只有阿勳老師獨門一家了,也不是每個人都能有這個機緣能夠來上阿勳老師的課或碰到阿勳老師訓練出來的開啟教練。我個人認為就是說,讀書是死的,而且是頭腦的,就像阿勳老師書裡講的,這個書是指向月亮的手指,能不能經由這個手指看到月亮,要看個人的悟性。我個人建議就是說,你可以去試試看,比如說阿勳老師剛才講了一個非常好的真理,就是一定要安靜。怎麼樣安靜呢?其實它有很多很多方法,在阿勳老師培訓的過程當中,他有很多方法讓你安靜。我自己分享我的經驗就是說,你可以去試試看,有一個叫內觀禪修的,有一個叫動中禪的,就是廟裡頭的一些禪修,它是強迫你把身體靜下來,你的心不一定安靜,但是我們通常把外援放下,然後身體不動的時候,通常心會比較容易安靜下來。有的時候每天抽一點時間給自己,不要每天從頭到尾忙碌不停,然後讓頭腦一直在運動,頭腦動,身體不動,這時最差的選擇。最好的選擇是,頭腦不動,身體在動。所以,多出去跟大自然接觸,尤其是我們看到美景的時候,你在那一個剎那之間,其實你的頭腦是靜止的,因為你的心已經跟大自然的美景融合在一起了。那你可以淺嚐到阿勳老師所謂的這個開啟的世界,所以,這有很多的方法,我們的內在空間網站裡頭,都跟大家分享了很多的老師,不同的法門。那我就邀請了一個也是和阿勳老師同樣經歷的,而且他的覺醒是好多次,一個美國的老師,李爾納老師,他四月份會來北京,4月27號在北京會有一個見面會,如果有機緣可以過來去體會一下,這個老師他的臨在感也非常的強,他會把你帶到一定的臨在境界,這個老師也教授了一些簡單的,怎麼樣活在當下,怎麼樣找到內在寧靜的一些方法。他的書很快就會出版,叫《回到當下的旅程》,怎麼樣回到當下。這個所謂的旅程,他其實說,很好玩,就是從這裡到這裡。現在有請阿勳老師跟我們談一談。

 

阿勳:我覺得這個題目實際上就是講給頭腦聽的。我看過他的一段視頻,我蠻感興趣的。能夠看得到這個人是個心意識和腦意識都很發達的人,那天我給你發過一個短信,我覺得李爾納老師他是一個身上有這種經驗,並且能把這種經驗很巧的表達出來的人。其實這樣的人是很難遇到的,因為很多人他能體驗到經歷到,但是說不出來。也有很多人恰恰相反,他沒有經歷但是說的很多。但是在李爾納那裡能看得到一個非常強的有邏輯的頭腦,後來我也是從德芬這裡知道他好像以前是律師。所以,一個頭腦善於表達的人,如果他經歷了這些,如果我現在還沒有見過他的本人,但聽德芬的轉述,應該是一個很有臨在感的老師,我覺得大家可以去感受一下。剛才他說的這個,from here to here,其實所有靈修的法門,在我的觀點,我的觀點不一定是正確的,我認為所有的方法都是,給你頭腦一個轉出去轉出去,轉很遠轉很遠,最終是為了說服你,你別轉了,就在你那裡,就在那一刻,就在原地,你哪裡都不需要去。但是頭腦要相信這一點,它是需要一個經歷的,這種經歷是有的人用語言說一萬遍,萬遍磕頭或者念經,但也有可能讓你會有一種身體的一種體驗,當你體驗到,最後你會發現,原來答案在自己這裡。無論你怎樣找,智慧都在你那裡,這也就是我剛才講的開啟教練。我並不想讓這個視頻變成一個我的課程推廣的渠道,我只是想通過這樣一種方式,告訴大家有些東西是要體驗的。它不是看多少本書,可以說起來某一句話,ok,像什麼也不是人最快樂這句話是克里希那穆提說的。把靈修當做另外一種資歷,是這個行業裡面最容易陷進去的一個陷阱。當身邊有新進來的人問你,說老師,或者說大姐大哥,你能不能給我說,我應該看哪些書的時候,這個時候,就在給我們的自我在餵食,我們的自我會有一種滿足感,你看我比他強。於是你會告訴他,你該看什麼樣的書。在靈修領域裡面,要是把靈修的知識當做了糧食,那隻能餵出來一個你非常大的自我,而要克服這個自我,其實特別特別難。剛才德芬講了一句話說,阿勳我……有N次,我真的仔細想過,可能在這之前,我在靈修的道路上走得很短,幾乎沒有。是在一個不經意的偶然間,所以看上去要幸運得多,我想這個幸運,從我這裡,我想告訴大家的是,每個人本來就是開啟著的,只是你的念頭在判斷自己沒有。所以這句話就是,你真的是智慧具足的,佛性具足的,道就在你那裡。我想我在鏡頭里看的每一個人,還有我現在看著的德芬,我們每個人都是開啟著的。只是上面有個念頭在那裡會跳著說,我才不相信我會是那樣的聖人,我才不相信我是那樣的得道者。是,你不相信所以要修,修到最後,其實最後最終也是要放下的。

這個段落裡,我想最後總結兩句話,古往今來,能找到這一刻的人,的確沒有一個是不用盡了全力的,甚至經歷過死亡,這是意識狀態下的死亡和墜落,但是,記得到達這一刻的人,卻沒有一個是真正用力的,你用力到不了,你只能停在那裡,而說服你頭腦停下來,你必須經驗到那個停下來,喜悅才會進入你,四面八方的寧靜和臨在,會像一個浴室裡浴霸的那種燈,一旦打開,你立刻感覺到溫暖一樣,進入你的身體,喜悅會從底部起來。而這個前提是你要敢於寧靜,敢於寧靜,敢於停下來。所有的方法無非就是讓你費盡千辛萬苦,最後說服你,停下來。

 

摘錄自阿勳開啟的世界blog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