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問我:當你開悟後發生了什麼?

  我笑了,真正令人捧腹的大笑,明白了企圖去開悟的完全荒謬。整個事情是可笑的,因為我們一生下來就是開悟的,而企圖達到一個已經是的狀態是最荒謬的事情。如果你已經擁有它,你就不能再努力去得到它;只有那些你沒有的東西,那些不是你這個人的固有本質部分的東西,才能通過努力後得到。然而開悟正是你的本性。

  我為它已經努力了很多世了--在許許多多世它是唯一的目標。而為了達到它我已經做了能做到的每一件事,但我卻總是失敗。必然如此--因為它不可能成為一個達到,它是你的本性,所以它怎麼能成為你的達到呢?它無法被當作為一個抱負(即企圖達到的目標)。

  頭腦是野心勃勃的--對金錢,對權力,對聲望野心勃勃。然後有一天,當它厭倦了所有這些外向性的活動時,它變成對開悟,對解脫,對涅槃,對神充滿了慾望。但是同樣的野心回來了,只是目標改變了。一開始這目標是在外面的,現在這目標是在裡面的。但是你的態度,你的方式沒有改變;你是那個按老規矩,老一套的同一個人。

  「我成為開悟的那一天」只是意味著那一天我認識到沒有什麼東西要達成,沒有什麼地方要去,沒有什麼事情要做。我們已經是極優秀的,而且我們已經是完美無缺的--就像我們現在這樣。不需要改進,完全不需要。神從來不創造任何不完美的人。甚至如果你偶遇一個不完美的人,你將理解他的不完美是完美的。神從來不創造任何不完美的事物。

  我曾聽到過當一位禪宗大師伯庫居(Bokuju)把這個真理告訴他的門徒們,那就是所有一切都是完美無缺的時候,一個男人站了起來 -- 一個很老的駝子--他說:「那我呢?我是個駝子,你會說我什麼?」 伯庫居說:「在我的一生中我還沒有見過這樣一個完美的駝子。」

  當我說「我達成開悟的那一天」的時候,我正在使用錯誤的語言--因為沒有其它的語言,因為我們的語言是由我們創造的,它由「達成」,「獲得」,「目標」,「改進」,「進步」,「進化」這些詞語組成的。我們的語言不是由開悟的人創造的,而且事實上即使他們想要創造它他們也無法創造它,因為開悟發生在沉默寂靜中。你如何能把那寂靜變成文字?而無論你做什麼,這些文字會摧毀那寂靜裡的某種東西。

  老子說:真理被斷言的那一刻,它就變成假的了。(道可道,非常道。)沒有方法來傳達真理。但是語言只好被使用,沒有其它方法,所以我們通常只好在語言對於經驗是不足的限定條件下來使用它。因此當我說「我達成開悟的那一天」,它即不是一個達成也不是我的。

  [在此處有一短暫的斷電:沒有光,沒有聲音。]

  是的,它就像那樣發生!不知從哪裡來的突然黑暗,突然光亮,而你無法做任何事情,你只能旁觀(或譯等待)。

  那天我笑了,因為我為了達到它(所付出的)所有愚蠢可笑的努力,那天我笑自己,而且那天我笑整個人類,因為人人都在企圖達成,人人都在企圖得到,人人都在企圖改進。

  對我而言它是在一個完全放鬆的狀態發生的--它總是在那種狀態發生。我已經嘗試了所有方法,而然後,看到所有努力的毫無效果,我放棄了........我放棄了整個計劃,我忘記它的一切,有七天時間我儘可能平平常常地生活。

然而第七天它發生了--不知道它從什麼來源發生的。突然所有的都明亮了;而我沒有在做任何事情,我正坐在一棵樹下休息,享受。而當我笑的時候,園丁聽到了笑聲,他以前常認為我有一點瘋,但他從沒有看見過我那樣笑,他跑過來,他說:「出什麼事了?」

  我說:「不用擔心,你知道我是瘋的--現在我已經完全瘋了!我笑我自己。不要感覺被冒犯了,去睡覺吧。」

摘錄自 奧修傳


  作為一個心靈的追求者意義何在?

  它主要意味著兩件事,第一,一般人所知道的外在生活並不能令人滿意,也覺得沒有什麼意義,一旦一個人瞭解到整個生活沒有意義的時候,心靈方面的追求就開始了,這是消極面,但是除非先有消極面,否則積極面就不會跟隨而來。

  心靈的追求主要是意味著一種消極的感覺,一種覺得生活沒有意義的感覺,整個過程以死為結束,歸於塵土,世世代代都重複歸於塵土,無法掌握一個比較確定的東西,經歷了痛苦的人生,如地獄般的人生,仍無法掌握一個比較確定的東西。

  這就是心靈追求的消極面,生活本身會幫助你朝向這個方向,這個世界會讓你有消極面的產生,讓你飽嘗人生的痛苦與挫折,而一旦你真正感覺到生活的沒有意義,你就會開始心靈的追求,因為你無法舒舒服服地過著無意義的生活。面對著無意義的生活,你和生活之間會產生一個差距,一個無法彌補的差距,這個差距會繼續成長而變得越來越大,你會感到不能定下來,然後就開始去尋求一些比較有意義、比較快樂的事情,這就是第二部分,是積極的部分。

  心靈追求意謂著和事實妥協,不是和想像中的投射妥協。我們的整個生活只是一個投射,一個想像的投射,生活不在於去瞭解生活是什麼,而在於達成我們的慾望。你可以把「慾望」這個名詞看成是我們生活的標幟,生活就是你慾望的投射,你並非在尋求生活是什麼,而是在尋求你所欲求的東西。你繼續保持你的慾望,在生活中繼續受到挫折,因為慾望的生活就是如此,它不能說你喜歡怎樣就怎樣,有一天你將會覺悟,並非事實在跟你作對,而是你沒有跟事實妥協,你只生活在你自己的夢裡,終有一天你會從夢中徹徹底底地醒過來。當你還在作夢,那還沒有問題,但是一旦夢達成的時候,你就覺醒了。

  心靈追求意味著瞭解消極面,瞭解慾望就是挫折的根源,追求慾望就是為自己帶來煩惱,慾望就是世界,世俗就是一連串不斷的慾望,從來不知道每一個慾望的結果都是挫折,一旦你瞭解到這一點,你就不再產生慾望,或者你僅存的慾望就是想去瞭解生命的實相。

  你會決定:「我不要把我的慾望投射到事實上面,我要去知道生命的實相,並非我應該怎樣,而是事實是怎樣,我只想知道真正的事實,赤裸裸的事實,我不把慾望投射到事實上面,我不把自我加進去幹擾,生活是怎樣,我就照它本然的樣子來面對它。」

  就積極面而言,心靈追求意味著面對世界本然的存在,沒有任何慾望,一旦你沒有慾望,心理的投射作用就不會產生,那麼你就能夠看到真正的事實,一旦你能夠瞭解到這一點,事實本身就會帶給你所有你要的。

  慾望總是在承諾而從來沒有兌現,慾望總是答應給你快樂,甚至答應給你最大的快樂,但是快樂從來不會實現,而每一個慾望只是帶來更多的慾望,每一個慾望只有在它本身產生出更多、更大的慾望,而結果當然也就更加挫折。

  一個沒有慾望的頭腦就是一個從事心靈追求的頭腦,一個心靈的追求者就是完全瞭解慾望的無意義,而帶著一顆沒有慾望的心去面對事實的人。一旦你的心境準備好要去瞭解事實的真相,事實的真相總是在你左右,它就在你的左右,但是你從來不去注意,因為你生活在你的慾望裡。你生活在未來裡,但事實的真相總是在現在,總是在此時此地,而你從來沒有生活在現在,你總是生活在未來,生活在你的慾望裡,生活在夢裡。

  當你生活在慾望裡或生活在夢裡,你並不清醒,事實的真相就在此時此地,是你被喚醒了,一旦你的夢被打破了,你就能夠清醒地面對事實的真相,而這個事實的真相就是在現在,就是在當下這個片刻,當你能夠瞭解到這一點,你就再生了,你就達到了最高的快樂,你就得到了最大的滿足,你就會達成你過去一直在渴望而從來沒有達成的所有願望。

  心靈追求就是活在此時此地,唯有當你的腦海中沒有慾望,你才能夠活在此時此地,否則帶有慾望的頭腦會產生一個搖擺,就好像鐘擺一樣,心思總是跑到過去的記憶,或者跑到未來的慾望或夢裡,從來不在此時此地,它總是錯過此時此地,它總是跑到這個極端或那個極端,跑到過去或未來,而錯過了過去與未來之間所存在的事實真相。

  事實真相存在於此時此地,它永遠不存在於過去,也不存在於未來,它永遠都是在現在,現在就是唯一的片刻,現在就是唯一的時間,它從來不會消逝,現在就是永遠,它總是在這裡,但是我們卻不在這裡。作為一個心靈的追求者就是意味著生活在此時此地,你可以稱之為靜心,或稱之為瑜伽,或稱之為祈禱,不論你稱它為什麼都無關緊要,思想不應該存在,思想只存在於過去或未來,除此之外,思想不存在。

摘錄自 道之門
 

  整個人類社會和人際間關係的衝突在於他們的世界之間的衝突,而不是人與人之間的衝突。

如果我是一個人,我沒有用我的夢來編織成我的世界,你也是一個人,你也沒有用你的夢來編織成你的世界,那麼我們就可以永遠沒有衝突地生活在一個屋子裡,因為房子的大小足以容納兩個人,但是如果有兩個世界,那麼甚至整個地球都不夠,由於每一個人都是一個世界,所以世界上存在著許許多多的世界,每個人都生活在他自己的世界裡,而對自己的世界以外的東西都封閉起來。

  這是一個睡夢,你在你的周圍築起一個由你的概念、思想、觀念、和解釋所形成的類似影片的圍牆,你是一個投影者,你一直把你內在的東西投射到周圍的銀幕,其實這些東西並不存在外面,只是你內在東西的投影,所以你自己從來不知道你是活在深深的睡夢之中。

  有一個蘇菲宗派的聖人叫希吉拉,有一個天使出現在他的夢中告訴他,他必須儘量儲存井裡的水,因為隔天世界上所有的水都會被魔鬼下毒,每一個喝了毒水的人都會發瘋。

  那個乞丐聖人整個晚上都忙著儲水,天使的話果然應驗了,隔天早上每一個人都發瘋了,但是沒有人知道整個城市都發瘋了,只有希吉拉知道事情的發生,但是沒有人相信他,所以他繼續喝他自己的水,單獨生活。

  但是他沒有辦法一直這樣繼續下去,整個城市都生活在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裡,沒有人聽他的話,最後聽說他們要把他抓起來送進牢裡,因為他們都說他發瘋了!

  一天早上他們來抓他,要不然就是他必須被看成有病來治療,要不然就是他必須被送進牢裡,但是他不可以自由,在他們的眼光中,他是絕對的瘋狂!

  他所說的一切,別人都不瞭解,他說的是不同的語言。

  乞丐聖人覺得茫然無法瞭解,他試圖幫助他們回想他們的過去,但是他們將所有的事都忘記了,過去的任何事他們都不知道,在使他們發瘋的那個早晨以前所存在的事,他們都不知道,他們無法瞭解乞丐所說的,乞丐所說的話對他們而言完全無法瞭解。

  他們圍住他的房子,抓住他,然後乞丐說:「多給我一分鐘,我就會把我自己治好。」他跑到普通的並,喝了井水,然後就變好了,整個城市都很高興乞丐變好了,現在對他們來講乞丐已經不再是瘋子了,其實他已經變瘋了,但是他成為普通世界的一部分。

  所以如果每一個人都在睡覺,你就不會覺得你也在睡覺,如果每一個人都發瘋,你也發瘋,你就不會覺察到。

摘錄自 道之門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