俳句是只存在於日本的一種特殊形式的詩歌。它用很少的話說出了很多的東西。它的美妙之處就在於它是一種濃縮的哲理。不能通過散文說出來的東西,有時候卻可以通過詩歌說出來。

  山川和平原都已經被

  積雪覆蓋——

  什麼也沒有留下來。

  他正在描述自己的生命。一切都被帶走了。連他也消失在了浩瀚的宇宙之中。什麼也沒有留下來。就像一滴水消失在海洋裡,一個成道者消失在了宇宙意識之中。什麼也沒有留下來。

  就像我對你們說的,這些俳句就是語言的圖畫。

  俳句不屬於時間。沒有客觀藝術屬於時間;它是永恆的,因為它來自於超越頭腦的彼岸,它來自於永恆本身。所以你覺得這些俳句就好像是為你而寫的,這些事件就是為你而發生的。這一點會永遠如此,只要人類繼續探求內在的真理,這些俳句就會永遠保持同步,這些公案就永遠不會過時。

  這些不是普通的詩。這些是某種無法被說出來,卻又不得不說出來的話語。你可把它唱出來,但是你無法把它說出來;你可以把它舞出來,但是你卻無法把它說出來。它在我的手勢裡面,但它不在我的語言裡面。你可以看到它,但是我無法把它給你看。

摘錄自 奧修傳


  寺廟的鐘聲沉寂了。

  花朵芬芳依舊——

  一個完美的夜晚!

  這是芭蕉的神來之筆。

  你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你們可以聽到鐘聲歸於深深的寧靜。你們可以看到花朵依舊,還有芬芳。寧靜更深了,花香更濃了……一個完美的夜晚。

  正如我告訴你們的,俳句就是語言圖畫。沒有畫圖,只是通過語言,俳句就畫了一幅畫,一幅生動的圖畫。有了顏料,這幅畫就死掉了。而詩人畫出的偉大的藝術品將會永遠保持生動。

  
Kido寫道:

  這個寒夜,竹林搖曳;

  它們的聲音——時而刺耳,時而悅耳——

  拂過花格窗。

  雖然耳朵和頭腦無法相比,

  有什麼必要,在燈光下,

  看一本聽不到的經典?

  有月光和寧靜……不需要任何經典。

  你就是唯一的經典。

只要學會讀你自己。

另一首詩寫道:

  在完全寧靜的

  一座寺廟

  只有一隻布穀鳥的叫聲

  穿透了岩石。

  這些都是經典的詩句。只要感覺一下……因為這些詩寫出來不是為了讓頭腦明白,而是為了讓心感覺到,就像一股涼風吹過。

  在完全寧靜的——那種寧靜也在這裡——一座寺廟。只有一隻布穀鳥的叫聲穿透了岩石。

  在這種寧靜當中,你就發現了你的真,你的美。

  
這只布穀鳥:

  只有它的叫聲留下,

  什麼也沒有留下來。

  在每天的靜心當中,當你們扔掉了所有的垃圾,留下來的就是純粹的寧靜。

摘錄自 奧修傳
 

  不要執著於任何東西,要保持自由而流動,你越是流動,你就越接近你自己。

當你完全流動,能量完全沒有陷住在任何地方,真理就會來敲你的門。它一直都在敲,但是因為你被陷住在某一個地方,所以你聽不到它,它就在你面前鼻尖的地方。

  即使執著於成道的觀念也是誤入歧途。

  這樣的話,就會變成一個難題。如果你過分執著於:「我必須達到成道。」那麼這個也會變成你的難題。成道從來不是去達到的,它是自然發生的,它不是一種達成,想要達成的頭腦永遠達不到它。

  或許你試著在這個世界求得權力,然後你也開始試著在彼岸求得權力。首先,你想要在這個世界求得財富,然後你試著在彼岸求得財富,但是你仍然是一樣的,你的頭腦以及它的運作和這整個詭計都是一樣的:達成!達到!這是自我的旅程,那個想要達成的頭腦就是自我。

  一個達成的人就是一個沒有試圖去達成的人—不管他在那裡,他只是覺得很快樂,不管他是怎麼樣,他只是覺得很喜樂。他沒有目標,他並沒有要去到任何地方。他會移動,但是他的移動並不是要去達到某一個目標,他的移動是來自他的能量,而不是為了某一個目標—他的移動是沒有什麼動機的。

  當然,他會達到目標,那是另外一回事,那並不是要點。一條河流從喜馬拉雅山上流下,她並沒有要流向大海,她並不知道大海,也不知道它在那裡,她根本不去管大海。那個在喜馬拉雅山上流動所產生出來的歌曲就很美了,她流經山谷和山峰,流經樹木而來到平原,來到人們所居住的地方---光是那個流動本身就很美!那個流動每一個片刻都很美,因為它就是生命。

  河流甚至不知道說有一個目標,或是有一個大海,這些她都沒有去顧慮。如果河流變得太顧慮,那麼她就會變得跟你一樣一團糟,她就會到處停留下來問說要從那裡走,問說那一條才是正確的路,她將會害怕到底是北方才對或是南方才對,到底是東方才對或是西方才對要往那裡走才對。

  記住,到處都有海洋,不論你走向北方、東方、或西方都沒有差別,到處都有海洋,四周都是海洋,它一直都在你前面,不論你住那裡走都沒有差別。

  不要問路,只要問說如何變得更流動,不要問目標,目標並不是固定在某一個地方。不論你走到那裡,你都要跳著舞走過去。你將會到達大海,它一定會發生。它曾經發生在小河流,它也發生在大河流,它們都到達了。一條小河流,你無法想像說這麼小的一條河流怎麼能夠達到大海,但是它將會到達。

摘錄自 奧修信心銘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