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莎(Shosha)寫道:

  「醒來,活生生的,

  在這個世界。

  多麼欣喜!

  冬雨。」

  在一個冬天,突然間,誰也沒有料到,來了一片雨雲,落雨創造了這麼多彩虹。

  蕭莎是在說:

  「醒來,活生生的,

  在這個世界,一切都是短暫的——

  多麼欣喜!冬雨。」

  每天早上你們醒來的時候,記住它。

我聽說有個老猶太人快要死了,一個很富有的人。他的四個兒子在商量:「老傢伙要死了。葬禮怎麼辦?」

  最小的兒子說:「他一直想要一輛勞斯萊斯汽車。可憐他一直沒有辦到,不是因為他沒有錢,而是因為不可能讓錢離開他。錢一旦到了他的手中,就不可能花得掉。但我們可以在他的葬禮上安排一輛勞斯萊斯——至少一次,一次單行道的駕駛。因為他一去不復返了。」

  第二個兒子說:「別犯傻了。一個死人乘一輛勞斯萊斯跟乘一輛牛車有什麼區別。這是不必要的浪費!你還年輕,你不懂。」

  第三個兒子說:「那麼你們是想安排一輛牛車。但我覺得可以用我們肩膀抬著他,我們有4個人,而墓地又不遠。」

  老人一直聽著他們說話。他忽然從床上坐起來,問道:「我的鞋子呢?」

  一個兒子問:「鞋子?你想穿著鞋子死去嗎?」

  老人說:「不。我想馬上穿上鞋子,只是因為我現在還能活著走進墳墓!聽到你們爭論不休,其實最節省的辦法是...」

  不論你怎麼做,蕭莎是對的:

  「醒來,活生生的——再次——

  在這個世界。

  多麼欣喜!

  冬雨。」

摘錄自 無念-永生之花


  松尾芭蕉

(1644-1694,日本)

俳句

牡丹花深處
一隻蜜蜂
歪歪倒倒爬出來哉。

〈譯註〉

松尾芭蕉(Matsuo Basho,1644-1694),有「俳聖」之稱,是日本最著名的俳句作者。俳句是非常簡潔的日本詩歌形式,由五、七、五共十七個音節組成,始於十六世紀,幾經演變,至今仍廣為日人喜愛,甚至在世界各地引起迴響。它們或纖巧輕妙,富詼諧之趣味;或恬適自然,富閒寂之趣味;或繁複鮮麗,富彩繪之趣味。俳句具有含蓄之美,旨在暗示,不在言傳,讓讀者有豐富的想像空間。

芭蕉的俳句精鍊傳神,每從自然景物中悟得微妙的詩境。在此首俳句中,採花的蜜蜂自牡丹花深處饜足地爬出(或說過分饜足,因為它歪歪倒倒,樂不可支呢),形象生動,含意深遠。詩人用幽默愉快的語調顯現對充滿情愛、情趣的大自然的禮讚。啊,整個宇宙就是一間爭奇鬥艷的情趣用品店呢。

摘錄自 世界情詩名作100首
 

  松尾芭蕉(Basho)寫道:

  「垂死的蟋蟀

  ——卻充滿了生命,和歌聲。」

  這是一隻垂死的...「垂死的蟋蟀——卻充滿了生命,和歌聲。」

  這就是一個覺醒的人的生活方式,洋溢著生命活力,輻射著充裕的能量;這也是覺醒的人的死亡方式,依舊輻射和洋溢著他的歡樂,他的祝福,他的狂喜。

摘錄自 無念-永生之花
 

  世界很大,而生命短暫。不要浪費時間在世上四處奔波,僅僅為了那些渺小可憐的夢幻般的滿足,為了收集一些錢、一點權力。所有這些都好像是在沙灘上寫字。一陣微風或一個海浪過來,所有的筆跡就消失了。你的一切外在的努力都只不過是在沙灘上寫字,而你內在的那個偉大的「妙光」,卻始終在守候著你——一個沒有來源的光,一個不依賴任何燃料的光,一個無生無滅的永遠藏在你內在的光,這個光就是你的永恆不朽。

  只要回歸你的內在,其實你就已經進入了存在的最神聖的廟宇。

  下面是一首死亡之詩,出自虛堂智愚(HSU-T'ANG),此人給了一休(IKKYU)很大的靈感。

  「從無中來,往無裡去,閃亮一瞥,溶入神秘。」

摘錄自 無念-永生之花
 

  荒木田守武日本俳句詩人(Arakida Moritake, 1473-1549)寫道:

  「一朵牽牛花!

  因此,今天,

  似乎是我生命的傳奇。」

  牽牛花是最美的花之一——特別是在遠東。而荒木田守武,一個開悟的師父,在說:

  「一朵牽牛花...它將自己綻放開,太陽升起,鳥兒開始歌唱,天空下吹拂著早晨涼爽的微風。同時,牽牛花發散著沁人的芳香。」

  「因此,今天,

  似乎是我生命的傳奇。」

  荒木田守武在說:「我靈魂的黑夜已經過去了。那個我一直探尋了千百萬世的黎明,終於到來了。太陽升起,牽牛花突然開放了,發出的芳香,隨著微風,飄散到所能觸及到的每一個地方。

  「這就好像是我,」荒木田守武說:「這就是我生命的傳奇。我的本性也達成了開花,並且在我最內在的核心裡面,我自己的太陽也升起來了。夜晚結束了,我覺醒的白晝開始了。這個覺醒和開悟的白晝,不會有終結。」

  據說佛陀講過:「夜晚沒有開始,它是永恆的,早晨沒有終結,它也是永恆的。夜晚是已經離去了的過去,而早晨是慢慢地來,並持續著,持續著,持續到永遠。」(夜晚無來有去,早晨有來無去)

摘錄自 無念-永生之花
 

  松尾芭蕉寫道:

  「又是春天,非常快!

  它們正準備來迎接——

  李子樹和月亮。」

  準備好地面,準備好場所,來迎接馬上就要到來的春天......他不是在說外在的春天;他是在說內在的春天。它同樣很快,但是你要作好準備,就像李子樹和月亮準備好迎接外在的春天。除了你自己,沒有任何人能夠迎接你內在的春天。

摘自 無念-永生之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maste 的頭像
Namaste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