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很多宗教人士都只是藉著規則和儀式來生活,他們根本不知道宗教。儀式並不是宗教,規則並不是宗教,宗教是一種完全不同的生活,它是一種覺知、愛、和慈悲心的生活。然而如果你放眼去看世界,你將會看到有成千上億的人去到教堂、廟宇、回教寺院、或師父的社區祈禱,做這個或做那個,而那些都是儀式,真正的宗教卻蕩然無存。

  我聽說了一個古代印度的故事:

  有一個人在做傳統的「斯拉達」(Shraddh)儀式來榮耀他剛過世的父親。

  「斯拉達」是一種儀式,當一個人的父親過世,你就為他的旅程祈禱。

  在儀式進行當中,他家養的狗跑進了祈禱房,因為害怕它玷汙了那個情況,所以那個人就趕快起來將那隻狗綁在走廊的柱子上。

  幾年之後,當他過世,他的兒子為他執行「斯拉達」儀式。他很小心地去遵循每一個細節,所以他就從鄰居抓來一隻狗,因為就他的記憶,他認為那一定非常重要。「我父親在祈禱當中特別爬起來去做它,當他把那隻狗拴在柱子上之後,他覺得很高興,然後就繼續祈禱。」他不想錯過任何事情,那個儀式必須很完美。

  在這個時候,他家裡沒有養狗,他必須跑到鄰近地區去找一隻迷路的狗,結果他抓到了一隻,然後就很小心地將它拴在走廊的柱子上,問心無愧地完成了整個儀式。在那戶人家,多少世紀以來,那個儀式仍然被遵循著。事實上,神聖的狗的儀式已經變成了那個典禮最重要的項目。

  事情就是這樣在進行,人們生活在無意識之中。你們的父親做了些什麼,他們的父親以及那些父親的父親做了些什麼,它就被視為神聖的,你們就繼續重複去做它,你們不去關心說它的意義是什麼。

摘錄自 金剛經


  從你一出生,外界就有很多方式來吸引你,使你脫離你的本性。每一個人都在譴責你——你的父母、你的老師、你的牧師、你的政客,每一個人都在譴責你,每一個人都說:「你!就你現在這樣,你是不對的,你必須變得對,你必須達到某種完美。」

  他們給你目標,因為有了那些目標和那些完美主義者的理想存在,所以你繼續被譴責、被壓得透不過氣。在這種情況下,你怎麼能夠接受那個訊息說神在你裡面,你已經在家了,你一開始從來就沒有離開過它,一切都就它現在的樣子就沒有問題?只要放鬆,那麼它就是你的,並不是說你必須去找尋和追尋,而是只要放鬆而進入它,它就是你的了。

  懷疑會升起:「神在我裡面嗎?但是我父親說:『你是鎮上最壞的小孩。』而我母親說:『你為什麼不乾脆死掉?你是全家人譴責的對象、責怪的對象,我們覺得很遺憾,為什麼會生出你這個小孩。』」你的老師告訴你說,你是一個傻瓜,你很愚表,你像白痴,牧師說你一定會下地獄,你是一個罪人。

  前幾天晚上,我在讀關於一個印度的神秘家,他被邀請到一個基督教的教堂。在講道之後,那個基督教的牧師大聲地向與會的群眾喊出:「你們這些罪人,現在跪下來祈禱!跪在你們的禱告之中!」

  除了那個印度的神秘家之外,他們都跪了下來,牧師看著他說:「你不參加我們的祈禱嗎?」

  他說:「我要參加,但我不是一個罪人,我也不認為在這裡的其它任何人是罪人,我本來要參加祈禱,但是你使它變得對我來講不可能,我無法跪下,因為我不是罪人,神在我裡面,我不能夠對神那麼不尊敬。只是因為神在我裡面,所以我才能夠祈禱,而我不祈求任何東西。我的祈禱是我的感謝、我的感激,為了她已經給我的一切而感激,我感謝他選擇我作為她的住處,感謝她榮耀我,感謝我是她的一部份,感謝她屬於我。我已經準備好要祈禱,我已經準備好要跪下來,但並不是以一個罪人,因為那並不是事實。」

  你被教導說你是罪人,除非耶穌拯救你,否則你一定會下地獄。你受到很多譴責,所以當這個東方的訊息在你的本質爆開來,你就開始懷疑:「這不可能,我?我從來沒有離開過家(家是指神性)?或許它對佛陀來講是真實的,或許它對耶穌來講是真實的,至於我?——我是一個罪人。」

  沒有人是罪人,即使當你處於你人生最黑暗的洞穴裡,你仍然是神聖的,你不可能失去你的神性,沒有任何方式可以失去它,它就是你的本性,你就是由它所做成的。

  休巴問說:

  阻止我們回到家的唯一原因是否就是我們的懷疑,懷疑說我們並不是已經在家,而且這個懷疑又被我們週遭的每一個人所增強?

  是的,它被你週遭的每一個人所增強,那就是為什麼我說唯有當一個人接受你,把你視為神性的,愛才存在,他增強「你是神性的」這個真理。如果有任何人增強「你不是神性的」這個非真理,那麼它就不是愛,她或許是你的母親,他或許是你的父親,那都無關。如果有人給你一個自我譴責的概念,他是在毒化你。如果有人告訴你說,就你現在這個樣子,你是不被接受的,唯有當你滿足某些條件,神才會愛你,那麼他是在摧毀你,他是你的敵人,你要小心他。

摘錄自 奧修-金剛經
 

  從你一出生,外界就有很多方式來吸引你,使你脫離你的本性。每一個人都在譴責你——你的父母、你的老師、你的牧師、你的政客,每一個人都在譴責你,每一個人都說:「你!就你現在這樣,你是不對的,你必須變得對,你必須達到某種完美。」

  他們給你目標,因為有了那些目標和那些完美主義者的理想存在,所以你繼續被譴責、被壓得透不過氣。在這種情況下,你怎麼能夠接受那個訊息說神在你裡面,你已經在家了,你一開始從來就沒有離開過它,一切都就它現在的樣子就沒有問題?只要放鬆,那麼它就是你的,並不是說你必須去找尋和追尋,而是只要放鬆而進入它,它就是你的了。

  懷疑會升起:「神在我裡面嗎?但是我父親說:『你是鎮上最壞的小孩。』而我母親說:『你為什麼不乾脆死掉?你是全家人譴責的對象、責怪的對象,我們覺得很遺憾,為什麼會生出你這個小孩。』」你的老師告訴你說,你是一個傻瓜,你很愚表,你像白痴,牧師說你一定會下地獄,你是一個罪人。

  前幾天晚上,我在讀關於一個印度的神秘家,他被邀請到一個基督教的教堂。在講道之後,那個基督教的牧師大聲地向與會的群眾喊出:「你們這些罪人,現在跪下來祈禱!跪在你們的禱告之中!」

  除了那個印度的神秘家之外,他們都跪了下來,牧師看著他說:「你不參加我們的祈禱嗎?」

  他說:「我要參加,但我不是一個罪人,我也不認為在這裡的其它任何人是罪人,我本來要參加祈禱,但是你使它變得對我來講不可能,我無法跪下,因為我不是罪人,神在我裡面,我不能夠對神那麼不尊敬。只是因為神在我裡面,所以我才能夠祈禱,而我不祈求任何東西。我的祈禱是我的感謝、我的感激,為了她已經給我的一切而感激,我感謝他選擇我作為她的住處,感謝她榮耀我,感謝我是她的一部份,感謝她屬於我。我已經準備好要祈禱,我已經準備好要跪下來,但並不是以一個罪人,因為那並不是事實。」

  你被教導說你是罪人,除非耶穌拯救你,否則你一定會下地獄。你受到很多譴責,所以當這個東方的訊息在你的本質爆開來,你就開始懷疑:「這不可能,我?我從來沒有離開過家(家是指神性)?或許它對佛陀來講是真實的,或許它對耶穌來講是真實的,至於我?——我是一個罪人。」

  沒有人是罪人,即使當你處於你人生最黑暗的洞穴裡,你仍然是神聖的,你不可能失去你的神性,沒有任何方式可以失去它,它就是你的本性,你就是由它所做成的。

  休巴問說:

  阻止我們回到家的唯一原因是否就是我們的懷疑,懷疑說我們並不是已經在家,而且這個懷疑又被我們週遭的每一個人所增強?

  是的,它被你週遭的每一個人所增強,那就是為什麼我說唯有當一個人接受你,把你視為神性的,愛才存在,他增強「你是神性的」這個真理。如果有任何人增強「你不是神性的」這個非真理,那麼它就不是愛,她或許是你的母親,他或許是你的父親,那都無關。如果有人給你一個自我譴責的概念,他是在毒化你。如果有人告訴你說,就你現在這個樣子,你是不被接受的,唯有當你滿足某些條件,神才會愛你,那麼他是在摧毀你,他是你的敵人,你要小心他。

摘錄自 奧修-金剛經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