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一個人!

你為什麼要擔心別人的肯定呢?唯有當你不愛你自己的工作,那麼擔心別人的肯定才具有意義,因為如此一來,它似乎可以成為一個代替品。

  你必須工作,而你不喜歡它,但是你卻又得去做它,因為這樣做你就可以得到別人的肯定,你就可以被賞識、被接受。

  不要去考慮肯定,倒是要深入考慮你的工作。

  你喜愛它嗎?然後就會有結論。如果你不喜愛它,那麼你就改變它。

  父母親和老師們都一直堅持說你必須受到肯定,你必須被接受,這是要使人們納入控制一個非常狡猾的策略。

  要學習一件基本的事:做任何你想要做的、你喜歡做的,永遠不要要求肯定,那是一種乞求,為什麼一個人要要求別人的肯定?為什麼一個人要要求別人的接受?

  往你自己的深處看,或許你並不喜歡你正在做的,或許你害怕你走在錯誤的路上,別人的接受將會幫助你覺得你是對的,別人的肯定將會使你感覺你是走向正確的目標。

  問題在於你自己內在的感覺,它跟外在世界無關。為什麼要依靠別人呢?--所有這些事情都依靠別人,你本身已經變成具有依賴性的。

  當你能夠免於這個依賴,你才能夠成為一個個人--成為一個個人,依靠自己的力量生活在完全的自由當中,從你自己的泉源得到滋養,這樣做才能夠使你真正歸於中心、真正根植於存在,那就是你最終開花的起點。

摘錄自 智慧金塊


  每一個人都想要被愛,那是一個錯誤的開始。

它之所以開始是因為小孩不能夠愛,他不能夠說什麼,他不能夠做什麼,

他不能夠給予任何東西,他只能夠獲得。

小孩子所經驗到的愛是獲得的愛--從母親獲得、從父親獲得、

從兄弟姊妹獲得、從客人和陌生人獲得,它一直都是獲得。

所以那個最初的經驗深深留在他的潛意識裡,認為他必須得到愛。

但是如此一來,問題就產生了,因為每一個人都曾經是一個小孩子,

而每一個人都同樣想得到愛,沒有一個人以任何其它的方式被生下來,

因此所有的人都在要求:「給我們愛。」但是沒有人給予,

因為別人也是以同樣的方式被帶大的。

所以一個人必須很警覺、很覺知:

這個初生的偶發狀態不應該經常停留在你的頭腦裡,與其要求說:

「給我愛。」

倒不如開始給予愛,忘掉獲得,而只是給予;我向你保證,你將會得到更多。

摘錄自 智慧金塊
 

  家庭政治

在每一個國家裡,在每一個文明裡,有一半的人都被家庭政治所摧毀

但那就是政治。不論在哪裡,只要你有凌駕別人的衝動,那就是政治

權力永遠都是政治的,即使你那個權力只是想凌駕在小孩子之上,

那也是一種政治。父母們認為他們是在愛,

但是那只是他們頭腦裡的一個概念,他們真正的希望是要小孩子順從,

而順從意味著什麼呢?它意味著所有的權力都掌握在父母的手中。

如果順從是這麼偉大的一個品質,那麼父母親為什麼不順從小孩?

如果順從是這麼一件具有宗教性的事,那麼父母親應該順從小孩。

權力跟宗教無關,所有權力跟宗教的關係只是在於把政治隱藏在漂亮的文字背後。

摘錄自 智慧金塊
 

  接受你自己!

我們從來不去管愛的根,我們只是在談論花朵。

我們告訴人們要成為非暴力的,要成為慈悲的,要成為具有愛心的,

要將這些品質發展到你甚至能夠愛你的敵人,發展到你甚至能夠愛你的鄰人。

我們談論花朵,但是沒有人對根有興趣。

問題是:為什麼我們不是一個具有愛心的人?問題不在於愛這個人、

愛那個人、愛你的朋友、或是愛你的敵人,問題在於我們是否具有愛心。

你愛你自己的身體嗎?你是否曾經用愛撫的方式來接觸你自己的身體?

你愛你自己嗎?

你是錯誤的,你必須導正你自己;你是一個罪人,你必須變成一個聖人,

當你具有這樣的想法,你怎麼能夠愛你自己?

你甚至無法接受你自己,這些就是根!

塑料花是永恆的,塑料愛也是永恆的,而真實的花是不永恆的,

它每一個片刻都在改變,今天它在那裡,在風中歡舞,在陽光下歡舞,

在雨中歡舞,但是明天你將找不到它,它的消失跟它的出現一樣神秘。

真實的愛就好像一朵真實的花。

摘錄自 智慧金塊


  每一個人都有一種防衛性的盔甲,這是有原因的。

第一,小孩子完全無助地被生在一個他什麼都不知道的世界裡,

很自然地,他會害怕他所面對的那些他不知道的東西。

  他還沒有忘掉那九個月的絕對保障和安全。當他在母親的子宮裡,他的未來一點都沒有問題,他完全沒有責任,也沒有煩惱。對我們而言,那些日子是九個月,但是對那個小孩而言,那是永恆。他不知道日曆,他也不知道有月、日、分、時。他在絕對的安全和保障當中過著一種永恆的生活,一點責任都沒有。

  然後,突然間他被丟進一個未知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裡,他每一樣東西都要依靠別人,很自然地,他將會感到害怕。每一個人都比他大,比他強而有力,他不能夠沒有別人的幫助而生活,他知道他是依賴的,他已經喪失了他的獨立和自由。

  在某一個時段,那個防衛性的盔甲或許是必需的;它或許是如此。但是當你成長,如果你不只是變老,而是同時也在成長,成長得更成熟,那麼你就會開始看到那個你攜帶在你身上的。

  當你密切注意看,你將會找到隱藏在它背後的恐懼。任何跟恐懼聯結在一起的東西,一個成熟的人就應該脫離它,成熟就是這樣產生出來的。只要注意看你所有的行為和信念,找出它們是基於真像、基於經驗、或是基於恐懼,任何基於恐懼的東西都必須立刻被拋棄,片刻都不要猶豫。那就是你防衛性的盔甲。

摘錄自 智慧金塊
 
愛上一個真正的人!

這是一個為人所知的事實:你愛上一個人,但是你並沒有愛上一個真正的人,你只是愛上一個你想像中的人。當你們不在一起的時候,當你從陽台看一個人,或者當你在海邊跟那個人碰面幾分鐘,或者在電影院裡手拉著手,你就開始覺得:「我們是天生的一對。」

  沒有人是天生的一對,你只是一直將越來越多的想像投射在那個人身上--無意識地。你在那個人的周圍創造出某種氣氛,他也在你的周圍創造出某種氣氛。每一樣東西似乎都很美,因為你使它變得很美,因為你在對它做夢,你在避免那個真相,而你們兩個人都試著以各種可能的方法不要打擾到對方的想像。

  所以那個女人就以那個男人要求她的方式來躬行,而那個男人也以那個女人要求他的方式來躬行,但是你只能夠這樣做幾分鐘,或是頂多做幾個小時。一旦你們結了婚,一天二十四小時都生活在一起,那麼要再繼續偽裝下去就變成一個重擔。

  只是為了要滿足對方的想像,你還能夠繼續演戲演多久?

  遲早它將會變成一個重擔,然後你就會開始報復,你會開始摧毀對方在你周圍所創造出來的想像,因為你不想被它所監禁,你想要自由,你只是想要成為你自己。

  另外一個人的情況也是一樣,他也是想要自由,想要成為他自己。這是所有愛人之間和所有關係當中經常有的衝突。

摘錄自 智慧金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maste 的頭像
Namaste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