鵝就在外面

頭腦是一團槽,它是一個混亂狀態,你思想,而你又用思想來反對思想,那個用來反對思想的思想也是思想,你並沒有跳出它。你可以譴責你的思想,但是這個譴責也是一個思想,你並沒有達成什麼,你只是在一個惡性循環裡面打轉,你可以繼續打轉,但你還是走不出來。

  所以要怎麼辦呢?要怎麼跳出頭腦?

  只有一件事是可能的:不要在內在製造任何抗爭,不要作任何努力想要跳出來,因為每一個努力都將會是自我毀滅的,那麼能夠做什麼呢?只要觀照,在它裡面觀照,不要試著想跳出來,只要在它裡面觀照。

有一個禪宗的故事,非常荒謬,就跟所有禪宗的故事一樣,它們必須荒謬,因為生命就是如此,他們是按照生命本然的樣子來描繪它。

  有一個禪師問他的門徒說:前一些日子,我將一隻鵝放進一個瓶子裡。現在那隻鵝已經長大了,瓶口很小,所以那隻鵝出不來,那個瓶子很珍貴,我不想將它打破,所以現在有了個危機,如果那隻鵝不出來,她將會死在裡面,但是我又不想打破那個瓶子,因為那個瓶子很珍貴,而我也不想殺死那隻鵝,所以你看怎麼辦?

  這就是那個難題!鵝在頭腦裡,而那個瓶口非常小,你可以打破頭,但它是珍貴的,或者你可以讓鵝死,但那也是不被允許的,因為你就是那隻鵝。

  那個老禪師繼續問他的門徒,而且打他們,他告訴他們說:找出一個方法!因為已經沒有時間了,而他只允許回答一次。

有一個門徒說:鵝就在外面!

有很多門徒試了很多問答,但他總是打那個人,然後說:不。有人會建議說從瓶子下手,但是師父會再說:那個瓶子會被打破,或者什麼事會被弄錯,那是不被允許的。或者有人會說;如果那個瓶子那麼珍貴,那麼就讓鵝死好了。這是僅有的兩個方式,沒有其他的方式,而師父不給任何暗示。

  但是對這個門徒,他彎下了身子向他頂禮,然後說:他是對的——鵝就在外面!她從來就不曾在裡面過。

  你就在外面!你從來不曾在裡面,那個你在裡面的感覺只是一個虛假的觀念。

所以實際上並沒有如何將你帶出你的頭腦的問題,只要觀照。當你觀照的時候,有什麼事發生?——觀照的現象發生。只要閉起你的眼睛來觀照思想,有什麼事發生?思想存在,在裡面,但是你並不在裡面,那個觀照者一直都是超越的,那個觀照者一直部站在山上。每一樣東西部在那裡繞來繞去,但觀照者是超出這個之外的。

不需要出來,因為你從來就不曾在裡面過,鵝就在外面——已經在外面!

摘錄自 白雲之道


  只有成熟的果實會掉下來

一個人只有透過受苦才能夠達到真知,你無法只是透過邏輯的爭論而丟棄任何東西,唯有當它變得非常痛苦,而無法再繼續被攜帶,你才能夠拋棄它。

  你的自我還沒有變得那麼痛苦,因此你還攜帶著它,那是很自然的!我無法說服你去拋棄它,即使你覺得已經被說服,你也會隱藏它,就是這樣。

  不成熟的東西無法被拋棄,不成熟的果實會粘在樹上,樹木也會抓住不成熟的果實,如果你強迫它分開,它將會留下一個疤痕,那個疤痕將會繼續下去,那個傷痕將會一直保持,你將一直都會覺得受傷。

  記住,每一樣東西都有一個成長和成熟的時間,它什麼時候要掉到地面上也有一走的時間,你的自我也有一個時間,它需要成熟。

  所以不要害怕成為自我主義者,你本來就是一個自我主義者,否則你老早就消失了,你無法存在……這就是生命的運作過程:你必須成為自我主義者,你必須以你的方式來抗爭,你必須跟你週遭無數的慾望抗爭,你必須奮鬥,你必須存活。

  自我是一個求生存的工具。如果一個小孩子主下來沒有自我,他將會死掉,他無法存活,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如果他覺得餓,他將不會感覺到我在餓。他會覺得有饑餓,但是那個饑餓與他無關。當饑餓被感覺到的那個片刻,小孩子會覺得我在餓。他會開始哭,或是作一些努力來使別人喂他。小孩子會透過他自我的成長來成長。

  所以對我來講,自我是自然成長的一部分,但是那並不意味著你必須永遠跟它在一起,它是一個自然成長,然後在第二步的時候,它必須被拋棄,那也是自然的,但是唯有當第一步到達了它的頂峰,當第一步到達了它的最高點,才能夠採取第二步。

  所以我教導兩者,我教導自我,我也教導無我。

  首先要成為自我主義者,完美的自我主義者,絕對的自我主義者,就好像整個宇宙都為你存在,就好像你是宇宙的中心。就好像所有的星星都繞著你旋轉,而太陽為你升起,每一樣東西都為你存在,每一樣東西都只是要幫助你在這裡。要成為中心,不要害怕,因為如果你害怕,那麼你就永遠無法成熟。接受它!它是成長的一部分。享受它!將它帶到頂點。

  當它到達頂點,突然間你就會覺知到,你不是中心,這是一個謬誤,這是一個孩子氣的態度,但你是一個小孩,所以並沒有什麼不對,現在你已經成熟了,所以你瞭解你並不是中心。

摘錄自 白雲之道
 

  內疚是如何製造的

孩子比任何人都更被利用。當然,他是在愛的名義下被利用?並且,我沒有說父母意識到利用他們,強迫他們,使他愚蠢,努力地把他們變成印度教徒,伊斯蘭教徒,佛教徒,耆那教徒,基督徒是非人道的;他們不知道這,但是,就傷害的事實而言沒有任何差異。 

孩子被父母以醜陋的方法制約,當然,孩子孤立無援:他依靠父母。 他不能反叛,他不能逃跑,他不能保護他自己。他絕對地脆弱;所以,他能簡單地被利用。雙親的制約是世界上最大的奴隸制度。它必須徹底根除,只有那時人將能首次真的自由,因為孩子是人類的父親。
如果孩子在錯誤的路長大全人類將走錯路。 孩子是種子:如果種子本身被下毒,被良好願望的人們,那麼自由的個人將沒有希望,那個夢決不可能實現。

你認為你所擁有的不是個人獨特性,它僅僅是個性。這是你的父母,社會,僧人,政治家,教育工作者在你裡面耕作的事情。從幼稚園到大學的教育,在為既得利益服務。他的全部目的是破壞所有孩子,使所有孩子以這樣的方法成為殘廢,以讓他適應確立的社會。存在著恐懼。

恐懼是如果孩子從開始就沒有制約,他將如此聰明,他將這樣有意識的,警覺的,他的生活方式將是反叛的。並且,任何人都不想得到反逆者;每個人都想得到人民。父母愛順從的孩子。 但記住,順從的孩子總是最愚蠢的孩子。發動叛亂的孩子是聰明的,但是,他不被尊敬,或者不被愛。老師不愛他,社會不給他尊敬;他被譴責。他或者妥協社會,或者他感到內疚。自然地他感到他對他的父母不好,他沒使他們幸福。 

好好地記住,耶穌的父母不喜歡耶穌,佛陀的父母不喜歡佛陀。這些人如此聰明,這樣發叛,他們的父母怎樣能為他們的事高興?而每個孩子都以這樣大的可能性和潛力出生,如果他被允許並且幫助他發展他的獨特個性,沒有別人的任何妨害,我們將有漂亮的世界,我們將有很多的佛陀和很多的蘇格拉底,和很多的耶蘇,我們將有驚人的多種多樣的天才。

孩子們應該被幫助以便他們能問問題,而父母不應該回答除非他們確實知道。就算他們知道,而他們應該像佛陀過去常對他的門徙說的:「別相信我說的東西!這是我的經驗, 但是它在我向你說的片刻變成假的,因為它不是你的經驗。聽我說,但是不要相信。

試驗, 詢問, 搜索。除非你自己知道,你的知識無用;它是危險的。借的知識是一個阻礙者。」但是那是父母繼續做的:他們繼續制約孩子。孩子們沒有被制約的需要, 沒有方向必須被給他們。他們必須被幫助是自己, 他們必須被支持, 養育, 加強。

摘錄自 新一代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