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住這個……你總是關注載體。如果我對你說些什麼,你開始考慮我,這個人是否可靠,這個人是否實行了他說的話。首先你要確信我——但那是不可能的。我說什麼——關注那個什麼——徹底忘了我。我實行或不實行是我自己的事,不是你的事。你為什麼在乎它?我說什麼,如果你感覺到它的芬芳,試試這藥,別管醫生。不要關注醫生,關注藥,因為最終治好你的病的是藥。甚至是江湖郎中對症下藥也是可能的。相反的情況也可能:好的醫生也可能用錯藥。真正的東西是藥。

摘錄自 當鞋子合腳時

  如果你顯示你的卓越,如果你說你是個人物,如果你試圖用微妙的方式證明你的天賦,所有人都會被冒犯。他們不會原諒你,他們會報復。耶穌被釘上十字架可能就是因為大眾不能容忍他的出類拔萃——他是出類拔萃的。他們不能容忍這個品質卓越的人。他是優異的,他們必須殺了他。雅典不能容忍蘇格拉底。他是罕見的——有世以來最非凡的思想家之一,如此鋒芒畢露,乃至無可匹敵。雅典不能容忍他,所有人都覺得被冒犯了。

  莊子說:"當你與人打交道時,不要依仗天賦。保持隱蔽!必須記取的是道家的師父從來沒有被釘上十字架或毒死的。他們從不說他們高於你,比你神聖,比你高超,不。他們從不說什麼。他們用這樣一種方式行動,使他們周圍的人會覺得自己高於他們。"

道說,當沒有人知道怎麼利用你時——你是如此平凡,沒有人知道能利用你什麼,沒有人知道你的用處,你不能被利用,你是如此普通,沒有任何天賦——然後,他們說,真正的奧秘通過你揭開了。那時你成為一種真正的奧秘。當你不能被利用你就變得像神一樣。什麼意思呢?當你被利用時,你成了一件東西;當你不能被利用時,你成為一個人。

道家放下了所有出眾之處,他燒燬了所有證書,他打破了所有橋樑,他留存了自己,他成了一朵花。這朵花是沒有目的的——它是沒有用途的。許多人得益於它,但它不是為了他們,它為了他自己。他實行了自己的使命,那時就有了滿足。

一朵花開花;它不需要任何宣揚。如果有人分享它的愉悅和快樂,這很好;如果沒有人路過那個地方,這也很好。當你為自己開花時,一切都是好的,沒有什麼是錯的。當你為了其他人,只是在一個陳列櫃裡,被貼上商標,標了價,分了類,做了廣告,你將永遠不能達到滿足,因為一件東西是死的東西,只有一個人是活著的。

摘錄自當鞋子合腳時
 

  只有在完全的自由中你才能瞭解自己——規則是監禁。它們是監禁,因為沒有其他人能夠為你制定規則;他可能通過這些規則發現了真理,但它們是對他而言。人性是不同的——它們有助於他,但它們未必有助於你;相反,它們將阻礙你。所以讓領悟成為唯一的準則吧。

每當一個孩子誕生時,如果母親愛孩子,如果父親愛孩子,他們將不會把自己強加於它,因為他們至少會知道:他們失敗了。那麼為什麼要給這孩子同樣的模式呢?為什麼再破壞另一個生命?可是看看那種愚蠢。他們想要孩子跟從他們的道路。他們哪兒都沒有達到,他們在深處知道他們是空洞的,虛假的,但他們還是強迫一個孩子在同一條路上前進,最終到達同樣的虛假。為什麼?因為自我知道"我的孩子跟從我"會感覺良好。

  你可能哪兒都沒有到達,但如果你的兒子跟從你,那將給你一種好感覺。好像你已經完成了,兒子跟隨著你。如果你對於一個兒子不滿足,你會召集追隨者、門徒。有許多人隨時準備掉進任何人的陷阱;因為人們是如此地不完全,他們準備遵從任何人的忠告。問題是因為他人的忠告,他們是不完全的——他們總在一次又一次地請求它。意念是一種可惡的東西。你是如此空洞和虛假,因為你遵從他人的忠告;然後你再次尋找別人來告誡你。什麼時候你將會覺知你從根本上錯失了,因為你沒有跟從你內在的聲音!

  因此一個師父不能給你規則。如果一個師父給你規則,明明白白他是個假師父。避開他!一個師父只能給你領悟,教你如何領悟你自己——然後規則將會來臨,但他們將出自於你的領悟。

摘錄自 當鞋子合腳時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