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界有多少美麗的事在不知不覺中發生:玫瑰自然是美麗的 ,杜鵑自然要啼鳴……瞧,一頭鹿,生氣勃勃,充滿活力,靈活敏捷 ﹔瞧,一隻野兔,如此敏捷,如此警覺,甚至連佛陀也不免嫉妒起來 。 舉目四望,自然界的一切是如此完美。你能改善一朵玫瑰嗎?你能改善自然嗎?只有人類什麼地方出了毛病才會這樣。如果玫瑰未經任何努力就是美麗的,人為什麼不能呢?人有什麼不對勁呢?如果星星未經任何努力就是美麗的,沒有帕坦加利「瑜伽經」的相助,人 為什麼不行呢?人也是自然的一部分,就像星星一樣。

摘錄自 當鞋子合腳時

  你得以你一直覺得輕鬆的方式去生活,就像一個孩子,開心地睡 ,開心地吃,開心地跳舞,舞動著活力──只要自在。記住,沒有人會注意到你。人們可能認為你瘋了。因為如果你嚴肅,他們會認為你 是有價值的,可是如果你不停地歡笑,讓你的生活充滿快樂,他們會認為你是個傻瓜。讓他們去想好了。你就當個傻子,但是你自在。不 要做一個聰明人而不自在。沒有一種智慧能夠在不舒暢的生活中開花 。那種智慧是虛假的,是借來的。輕鬆些,輕鬆並不難,一旦你明白 了,你就找到了你的道路。 一直輕鬆下去,你就對了。

摘錄自 當鞋子合腳時 

  再次成為孩子

如果你真想成為一個靜心者,首先得回到過去。如果你在哪個岔路口走錯了道,唯一的辦法是回到那個岔路口去,再走上那條正確的道路。沒有別的辦法。無論你現在在哪裡,你不能一下子從你的所在回到正道上——你必須回去。

  當我說重度時,我的意思是讓它在你身上發生。想想你第一次碰你的性器官時你父母命你把手拿開。想想他們的眼神,他們的表情——他們怎麼譴責你。看看你父親再次站在那裡,一樣的表情,一樣的眼神、手勢、譴責,整個情形。不僅如此,還要感受那天的情緒——那種收縮,你狹隘的意識及那種譴責和他們造成的創傷。

  孩子是如此無助,他不得不遵從你的命令;無論你說什麼,他不得不跟著你。甚至即便你違背他的天性,他也不得不服從你。他是如此無助,他沒有你不能生存,他依賴你。

  看看這種完全的無助。在你的體內感受它。你可能會開始哭泣,流淚。你可能開始抗議。你可能會想揍你父親——你當時沒有那麼做,那是一種遺憾。你將不能饒恕你的父親,除非在這重度時光的當口揍他。這就是為什麼孩子們都不能原諒和忘卻他們的父母。他們總是在那兒,因為發生的事件總和他們聯繫在一起。回去,重度那些時刻,漸漸地你將走得越來越深。然後忽然間隧道消失了——你已經越過了障礙。你在一個廣闊的,無垠的天空。你又是一個孩子了。只有在那時,你才能夠明白莊子,而不是在此之前。

摘錄自 當鞋子合腳時
 

  莊子說:

做最末一個,那麼沒有人能夠把你推到更後面。

不要走在隊伍的前列,因為每個人都將是你的敵人,遲早他們會懲罰你。

每一件事都有它的對立面。如果他們欣賞你,他們將懲罰你;

如果他們尊敬你,他們將侮辱你。

摘錄自 當鞋子合腳時
 

  當鞋子合適的時候,腳被忘卻了﹔當腰帶合適的時候, 腹部被忘卻了﹔當心靈正確的時候,「贊同」與「反對」都被忘卻了 。 記住,這是最偉大的禱文之一:當鞋子合適的時候,腳被忘卻了 。

莊子說:不要區分,不然,你將被分割。一旦被分割,你將兩半分離。 一個被分割的人是不自然的,自然自成一體,這是一種深層的和諧,沒有任何稱突。自然接受一切──沒有選擇,這是一種別無選擇 的自然而然。不要選擇。這是一個奇蹟:如果你不選擇去抵抗憤怒。 當憤怒來臨時它只是憤怒,當憤怒離去時,隨它去。不要懺悔,不要讓它在腦子裡繼續停留,不要讓它成為一種持續狀態,不要對抗它。 當憤怒來臨,它就是來了,你能做什麼?當它不來時,它就不來了! 你別無選擇。 然後奇蹟發生了。

成為一個整體的人──試著去體味這個整體意味著什麼。 每個男人和每個女人都具有雙重性:每個男人的內在都有男人和 女人,每個女人的內在也都有男人和女人,沒有一個人只是男人或女 人──他們不可能這樣──因為父母的一方是男人,父母的另一方是 女人,你繼承的是他們雙方的東西──一半對一半。

你一半承襲了你母親,一半承襲了你父親,所以你同時是男性和女性──一半對一半 。這是深層的變裂。如果你造成更大的變裂,這種變裂將越來越大, 放下一切變裂,不要引起任何爭鬥──不要選擇。憤怒來了,接受它 ﹔性慾來了,接受它﹔貪心來了,接受它。你還能做什麼呢?自然賦 予你這些,所以接受他們,當然還有他們的後果。 如果你生氣,那麼其他人也會生氣──接受憤怒及其後果。然後你的變裂消失了,漸漸地你內在的雙重性成為一種和諧,一種循環產 生了,當你內在的男性和女性相遇的時候,內在的性高潮就出現了。 當他們在你內心相遇時,你就成為一個整體,一個新人誕生了。愛像影子一樣跟隨這個整體。

摘錄自 當鞋子合腳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maste 的頭像
Namaste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