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頭腦不受擾亂地存在於道里面,那麼世界上就沒有什麼東西能夠冒犯它。

當沒有什麼東西能夠再冒犯它,它就停止以舊有的方式存在。

  有人侮辱你,如果你真的不受打擾,那麼你就無法被侮辱,他或許會試圖要這樣做,但是你無法被侮辱。他或許會做出很多動作來侮辱你,但是你不會接受他的侮辱。除非你接受了他的侮辱,否則他是一個失敗者。

某人在生氣,你之所以將它感覺成生氣是因為你受到打擾。如果你沒有受到打擾,你就不會將它感覺成是一種生氣。因為你的解釋改變了,因為你對它漠不關心,所以那個品質就改變了。某人恨你,你將它感覺成恨,因為你受到了打擾。如果當某人恨你的時候,你沒有受到打擾,你會稱它為恨嗎?你怎麼能夠稱它為恨呢?舊有的名稱是行不通的,舊有的頭腦也不復存在。

摘錄自信心銘


  生活在至高無上的道里既不是容易的,也不是困難的。

  那麼這個至高無上的道是什麼呢?這個至高無上的道就是你的本性——你已經是它了!那就是為什麼它不是一個目標,它不是未來的某一個東西,要讓它發生並不需要時間。你一直都在它裡面,情形本來就是如此了,你已經在目標上面?你已經存在於目標裡面。你無法在它外面存在—你是不可能脫離它的,不論你如何地誤入歧途,你都無法離開它。不管你去到那裡,你都將會攜帶著你的道在你裡面,它是你固有的本性,它是免除不掉的,你無法將它擺在一旁,然後忘掉它。你已經在那裡了,因為「這裡」就是你所說的「那裡」。你不需要再去看未來,你只要在這裡,你就找到它了。

  如果你去找尋,你將會錯過,不要找尋,只要存在,它就在那裡。你將會笑出來,因為它一直都在那裡——就因為你去找尋,所以你才錯過它,就是因為你太匆忙了,所以你無法看到內在。

你就是那個「道」,你就是那個目標。你跟目標之間沒有距離。你就是追求者,而你也是那個被追求的,那個追求者和被追求的之間沒有距離,你是崇拜者,而你也是那個被崇拜的,你是門徒,你也是師父,你是手段,也是目的,這就是至高無上的道。 

  它一直都在那裡隨時供你取用,就在當下這個片刻,你就是在它裡面,當你醒著的時候,你就在它裡面,當你睡覺的時候,你也是在它裡面,但是因為你在睡覺,所以你無法看到它,因此你就開始找尋。

摘錄自 信心銘
 

  靜心是一種技巧,技巧只能夠幫助某些功能,它不能夠幫助你的本性,所以沒有靜心能夠直接引導你到你的本性,它只是幫你修好你的功

頭腦本身是好的,每一樣東西本身在它適當的位置時都是好的,那麼每一樣東西都能夠各得其所,當每一樣東西都各得其所,鞋子就會適合得好好的。當需要頭腦的時候,你就使用它,當它不需要的時候,你就將它擺在一旁,你保持是主人,而每一樣東西都是一種功能。

  但是頭腦已經接管了,不論你做什麼,它都一直繼續下去,就好像你無法關掉你的收音機,那個開關已經斷掉了,它就一直繼續下去,你已經在睡覺了,但是收音機還一直在響,你在休息、你在吃東西、你在作愛,但是那個收音機還一直在響,而你必須一直去忍受它,漸漸地,你會變得無視於收音機正在響那個事實,你變成聽而不聞。

  那就是發生在你頭腦的情形,它一直繼續下去,你不知道要將它關掉的開關在那裡,所以你不去聽它,你只是忍受它、忽視它,你已經將它視為理所當然,好像它就是會如此。

  事情並非如此,否則一個佛就不可能發生。當我這樣說,我是透過自己的經驗來說的。它不是如此,那個開關是可以轉換的,靜心就是在做這一件事,它們並不是引導你到成道,它們只是幫你弄好一個已經不存在的開關,或是一個壞掉的開關,或者那個開關還好好的,但是你不知道要如何使用它。

       靜心是一種技巧,技巧只能夠幫助某些功能,它不能夠幫助你的本性,所以沒有靜心能夠直接引導你到你的本性,它只是幫你修好你的功能,當鞋子非常適合的時候,你就成道了。 
 

摘錄自 信心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maste 的頭像
Namaste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