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awareness)和覺知(witnessing)有很多不同。覺知仍然是一個行為,是你在做它,有自我在。所以,覺知這一現象分成主體與客體。覺知是主體與客體之間的一種關系。覺醒則絕對沒有任何主體性與客體性。在覺醒中,沒有一個正在覺知的人,也沒有一個被覺知的人。覺醒是一個整體的、完全的行為,主體與客體與它沒有關係,它們被溶解了。

  所以覺醒並不意味著某個人是覺醒的,也不意味著某個東西是被注意到的。覺醒是整體的——整個的主體性與整個的客體性作為一個單獨的現象,而在覺知中,主體與客體之間存在著一個兩分性(duality)。覺醒是無為,覺知則暗示了一個做的人。但是通過覺知,覺醒是可能的,因為覺知意味著它是一個有意識的(conscious)行為;它是一個行為,但是有意識的。你可以做某件事而沒有意識——我們平常的活動都是無意識的活動,但是如果你在其中變得有意識,那麼它就變成了一個覺知。所以,從平常的無意識活動到覺醒,有一個空白,而它是可以用覺知填滿的。

  覺知是朝向覺醒的一個技巧,一個方法,它不是覺醒,但是,與平常的行動、無意識的行動相比,它是更高的一步。某些東西已經改變了:行動已經變成有意識的,無意識已經被意識取代了。但是還有一些東西必須被改變,那就是:行動(activity),必須被無行動(inactivity)取代。那將是第二步。

  從平常的無意識的行動跳躍到覺醒是困難的,這是可能的,但是艱難的。所以,在兩者之間加上一個步驟是有幫助的。如果一個人從覺知、有意識的行動開始,那麼,跳躍會變得容易一些——不帶有任何有意識的主體,不帶有任何有意識的客體,根本不帶有任何有意識的活動而跳躍到覺醒。這並不意味著覺醒不是意識,它是純淨的意識,但是沒有人意識到它。

  意識(consciousness)和覺醒(awareness)之間還有一個區別。意識是你的頭腦(mind)的一種品質,但它不是你的整個頭腦。你的頭腦既可以是意識的,又可以是無意識的,當你超越了你的頭腦,那麼就沒有無意識,也沒有相應的意識,只有覺醒。

  覺醒意味著整個頭腦都成了覺醒的。現在,舊的頭腦已經不存在了,但是,一種有意識的品質存在著。覺醒已經變成了整體,而頭腦本身現在成了覺醒的一部份。我們不能說頭腦是覺醒的,我們只能富有含義地說頭腦是有意識的。覺醒意味著對於頭腦的超越,所以,並不是頭腦是覺醒的。只有通過對頭腦的超越,通過超出頭腦之上,覺醒才變得可能。

  意識是頭腦的一種品質,覺醒則是超越,它超出頭腦之上。頭腦最多是兩分性的工具,所以意識永遠不可能超越兩分性。它總是指意識到某個事物,或者某個有意識的人。所以,意識是頭腦的一個部份,而頭腦,最多是所有的兩分性、所有的分裂的源泉,不論它們是在主體與客體之間、行動與不行動之間,還是意識與無意識之間。兩分性的每一種類型都是頭腦的產物。覺醒是非兩分性的,所以,覺醒意味著「沒有頭腦」(no mind,無念)的狀態。

  那麼,意識與覺知的關係是怎樣的呢?覺知是一種狀態,而意識是朝向覺知的一種手段。如果你開始變成有意識的,你就會達成覺知。如果你開始對你的行為變得有意識,對你的日常發生的事變得有意識,對圍繞著你的每一件事物變得有意識,那麼你就開始覺知了。

  覺知是作為意識的一個自然結果而來的。你無法練習覺知,你只能練習意識。覺知是作為一個自然結果、作為一個影子、作為一個成果、作為一個副產品而來的。你越是變得有意識,你就越進入覺知,你就越變成一個覺知者。所以,意識是達成覺知的一個方法。而第二步是:覺知將成為達成覺醒的一個方法。

  所以,這就是三個步驟:意識、覺知、覺醒。但是我們存在的地方是最低的一級:那就是無意識的行動。無意識的行動是我們的頭腦的狀態。

  通過意識,你可以達成覺知;通過覺知,你可以達成覺醒;而通過覺醒,你可以達成「沒有達成」(no achievement),可以達成那已經達成的一切。在覺醒之後,沒有什麼東西存在。覺醒是終極的。

  覺醒是靈性進展的終點,無覺醒是開始。無覺醒意味著一種物質存在(material existence)的狀態。所以,無覺醒和無意識並不是相同的。無覺醒意味著物質。物質並不是無意識的,它是無覺醒的。

  動物的存在是一種無意識的存在,人類的存在是一種頭腦的現象——百分之九十九是無意識,百分之一是有意識。這個百分之一的有意識意味著:你是百分之一地意識到你自己的百分之九十九的無意識。但是如果你對自己的意識變得有意識,那麼,那百分之一會繼續增長,而那百分之九十九的無意識會繼續減少。

  如果你變成百分之一百的有意識,那麼你就變成了一個覺知者,你就達到了一個跳躍的點,從那個點上跳入覺醒就成了可能。在覺醒之中,覺知者消失了,而只有覺知保留著;行為者消失了,主體性消失了,自我中心的意識消失了。那個時候,意識保留著,但不帶有自我。圓周保留著,但不帶有中心。

  這個沒有中心的圓周就是覺醒。沒有任何中心、沒有任何根源、沒有任何動機、沒有任何出處的意識,一種沒有來源的意識,就是覺醒。

  所以,你從無覺醒的存在即原初物質走向著覺醒運動。你可以稱它為神聖的,神性的,或者不管你稱它什麼。在原初物質與神性之間,區別總是屬於意識的。

摘錄自 靜心:狂喜的藝術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