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夠幫助,你的家庭能變成一所學校,你們能相互幫助,朋友們能變成一所學校,他們能相互幫助,你能和你的家庭一起來決定,整個家庭能決定目前這個情景是為父親或為母親製造的,於是整個家庭發揮製造情景的作用,當父親或者母親就快完全瘋了的時候,於是每個人開始笑起來,說:「保持完全不受干擾。」你們能相互幫助,而那種體驗簡直妙極了,一旦你知道在一個火熱的情景中,在你內在有一個清涼的中心,你就無法忘掉它,於是在任何火熱的情景中,你都能記住它,糾正它、恢復它。

  目前,在西方,有一個技巧,一個治療的技巧被運用著:它叫做「心理戲劇」。它是有幫助的,而它也是基於類似於這樣的技巧,在心理戲劇中,你只是扮演著,你只是在做一個遊戲。

  在開始時,它是一個遊戲,但遲早你會變得被它佔據。而當你變得被它佔據時,你的頭腦開始起作用了,因為你的頭腦和你的身體會自動地運作,它們自動地起作用。

  所以,如果你看見一個演員在演心理戲劇,在一個情景中憤怒了,真正地變得憤怒,你或許會認為他只是在演戲,他這並非如此,他也許已是真正地變成了憤怒,現在它或許已一點也不是在演戲。他已被慾望佔據,已被干擾佔據,被情感佔據,被情緒佔據;而如果他真的被佔據,也唯有那時,他的表演才看上去像是真的。

  你的身體無法知道你是否是在演戲,或者是否是真的在做,你或許已經觀察到你自己。在生活中有些時候,你只是在表演著憤怒,但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憤怒會變成真的。嗅,你只是在演戲,你並不在感覺到性:你是在與你的妻子,或女朋友,或丈夫演戲,然後,突然它變成了真的了,身體接管了。

  身體可能被欺騙,身體無法知道它是真的還是假的,特別是性。如果你想像它,你的身體就認為它是真的,一旦你開始在做某些事,身體就認為它是真的,它開始以真的方法來行動。

  心理戲劇就是基於這些方法的一種技巧。你並不是憤怒的:你只是在表演憤怒——而那時你已經進入了憤怒。但是心理戲劇是美麗的,因為你知道你只是在表演,於是在外圍的憤怒變成了真的,而你就隱藏在它的後面,看著它。現在你知道你是不受干擾的,但是憤怒在那兒,干擾在那兒,干擾存在著,但你並不受干擾。

  兩種力量同時作用的感覺,會使你有一種超越,於是在真正的憤怒中,你也能感覺到它,一旦你知道怎樣去感覺它,你就能在真正的情景中也能感覺到它。運用這個技巧,這會改變你整個的生活,一旦你知道怎樣保持不受干擾,那麼世界對你而言就不是痛苦的。於是,沒有什麼東西能在你的內在製造任何混亂,沒有什麼能傷害你,真的。現在,對你而言,痛苦是不存在的,而一旦你知道它,你就能將它運用到另外一件事上。

  一旦你能將你的中心從外圍分開,你就能做它;一旦中心是完全分離的,如果你能保持在憤怒中、在慾望中不受干擾,那麼你就能與慾望、與憤怒、與干擾遊戲。

  這個技巧就是在你內在製造一種兩個極端的感覺,它們存在著:相對的兩個極端存在著。一旦你變得覺知這兩個極端,那麼你就將第一次成為你自己的主人,否則,別人是你的主人,你只是一個奴隸。你的妻子知道,你的兒子知道,你的父親知道,你的朋友知道你能被推過來、拉過去,你會受干擾,你會被弄得快樂和不快樂。如果某個人能使你快樂和不快樂,那麼你就不是一個主人,你只是一個奴隸,別人有把握,只是一個姿勢,他就能使你不高興;只是一個小小的微笑,他就能使你高興;於是你只是在受某個人擺佈。別人能對你做任何事,而如果真是這樣一種情形下,那麼你所有的反應就只是一種反應,而不是行動。

  這種對中心的認識,或者這個在中心的基礎使你成為一個主人,否則你是一個奴隸,並且是許多人的奴隸——不僅僅有一個主人,而且有許多,一切都是主人,而你是整個宇宙的奴隸,顯然,你將會陷入麻煩,有如此多的主人們將你拉向那麼多的方向和層面,你就決不會是一體的,你不是一個統一的整體。而你被拉向那麼多的層面,你會處在痛苦中,唯有作自己的主人才能超越痛苦。

摘錄自 靜心觀照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