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很多人是在生命中的某個時期,在悲慘的損失之後,才經歷到這個正在浮現的新向度的意識。

有些人失去了所有的財產,有些人喪失了孩子或配偶,或是失去了他們的社會地位、名譽或是身體機能。

有些情況是,經由災難或戰爭他們同時失去了以上所有的東西,然後發現他們一無所有。我們可以稱這種情形為「極限狀況」。

他們以前所認同的所有事物,所有給他們自我感的,都被拿走了。

然後,事出突然並且不可思議的是,原先他們感受到的極度痛苦和強烈恐懼竟然撤退了,隨之出現的是神聖的臨在感,一種深沉的平安與寧靜,

以及從恐懼中完全的解放
。這個現象對聖保羅來說一定很熟悉,因為他曾說:「神的平安是超越所有理解的。」它看起來的確是一種不可理喻的平安,

經歷到它的人會問自己:在這種情況下,我怎麼可能還會感到如此平靜?

一旦瞭解到小我的真面目和它運作的方式,答案就很簡單了。當你認同的形相、那些給你自我感的東西崩潰瓦解或是被剝奪了,

這會導致小我的崩潰瓦解,因為所謂的小我就是與形相認同。當沒有任何事物可以讓你認同的時候,你是誰呢?

當你周圍的形相全都瓦解或是死亡迫在眉睫的時候,你的本體感,本我感,就從形相的束縛中解放出來了:靈性也從物質的束縛當中被釋放了。

你領悟到你真正的身份是無形無相的,是無所不在的臨在,是在所有形相、所有認同之前就存在的本體。

你瞭解到你真正的身份就是意識本身,而不是意識所認同的那些事物。這就是神的平安。你本質的最終真理,不是你是這或你是那,而是「我本是」。

並不是每一個經歷到巨大損失的人都會體會到這樣的覺醒過程:從與形相的認同中解離。

有些人很快地就會創造一個強烈的受害者的心理形相或念相——無論是情勢下的受害者,還是因為其他人、不公平的命運,或是神而造成的受害者。

這些念相和它所產生的情緒,像是:憤怒、怨恨、自憐等,會讓他們強烈地認同,而這也會立刻代替那些在損失當中瓦解的其他認同。

換句話說,小我很快就找到了一個新的形相來認同。這個新的形相事實上是極端不快樂的一個形相,但是小我卻不在乎。

無論是好、是壞,只要它有個身份就可以了。事實上,這個新的小我會比舊的小我更緊縮、更僵化,而且更不可理喻。

當悲慘的損失發生時,你不是抗拒它就是順應(yield)它。有些人變得尖酸刻薄或是怨天尤人,有些人則變得慈悲、智慧並充滿愛。

順應指的是在內在接受事物的本然(whatis)——你對生命是敞開的抗拒是一種內在的收縮,更加堅韌了小我的外殼——你是封閉的。

在內在的抗拒下你所採取的行動(我們可稱之為負面的)將會產生更多外在的抗拒,宇宙也不會站在你這邊,生命也不會幫助你。

如果門窗都關閉了,陽光是無法照耀進來的。當你內在能夠順應、能夠臣服的時候,一個新向度的意識開啟了。

如果有可能或必須採取行動的話,你的行動將是和整體一致,而且具有創造力的智性會支持你。這個具有創造力的智性,

是在內在敞開的狀態下與你合一的那個不受制約的意識。周圍的情勢和人們都會開始幫助你,與你合作。巧合自然地發生了。

如果當時不能採取任何行動的話,你會在隨著臣服而來的平安與內在定靜中安歇,在神之中安歇

摘錄自一個新世界

大我的平靜 (超越一切理解的平靜)

平靜與你同在,我所有的平靜

這平靜是'我'這平靜是'本我'

這平靜一直都在,從現在直到永永遠遠

我把我的平靜送給你,我把我的平靜留給你

這不是世界的平靜,而是我的平靜

大我的平靜

摘錄自大我的平靜祈禱文

請問這兩篇是相同的或不同的?

猜猜看!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