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數古代的宗教和靈性傳統都有一個共同的洞見:我們人類心智的正常狀態,被一個基本的瑕疵給破壞了。

然而,如果我們從這個洞見來看人類狀態的本質(我們可以稱它為壞消息),就會升起第二個洞見(好消息):人類意識可能會有徹底轉化的機會。

在印度教的教導中(有時在佛教中也是),這個轉化被稱為「開悟」。在耶穌的教誨中,它是「救贖」,在佛教中,它是「了苦」。

解脫」和「覺醒」也是其他常用來形容這個轉化的詞彙。

人類最偉大的成就倒還不是藝術、科學或科技的成果,而是能認識到自身的功能失調與瘋狂。在遙遠的過去,已經有少數幾個人能夠這樣認識到了。

2600年前的印度,有一個名叫喬達摩·悉達多的人,他可能是第一個完全看清楚人類功能失調的人。後來,他被授予「佛陀」的尊號。

佛陀的意思就是「覺醒者」。大約同時,在中國也出現了一位在人類之中較早覺醒的老師,他的名字是老子。

他留下了一本有關他教導的著作《道德經》,這本書是有史以來意義最為深遠的靈性書籍之一。

當然,當一個人能夠認識自己的瘋狂時,就已經是邁向神智清醒以及療愈和超越(transcendence)的開始了。

一個新的意識向度(dimension)已經開始在地球上顯現,也可以說是第一個短暫的綻放。

這些稀有的覺醒者,那個時候就和他們同時代的人開始談論這些東西。他們談到罪,談到受苦和幻相。

然後他們會指出從「正常」人類存在的集體夢魘中甦醒的可能,他們指引了一條明路。

當時,雖然這個世界還沒有準備好,這些大師卻還是人類覺醒的過程當中,一個重要且不可或缺的部分。

不可避免的,他們大部分都被同時代的人誤解,甚至後世也有很多人無法理解他們。雖然他們的教導既簡單又有力,而且有些還是他們弟子記錄下來的,

但還是經常被扭曲和誤解。幾百年來,很多和原來教導毫無關係的東西都被添加上去,反映出那些基本的誤解。這些老師們,有的被嘲笑、

辱罵或是被殺害,有的則像神一般地被崇拜。很多指引我們超越人類心智功能失調以及脫離集體病態方法的教導,都已經被扭曲,

甚至本身也成為病態的一部分了。因此,大致說來,很多宗教變成了製造分裂而不是促成合一的力量。

它們不但沒有經由領悟到所有生命最終的合一真相而終止暴力和仇恨,反而還帶來更多的暴力和仇恨。在人與人之間以及不同的宗教,

甚至相同的宗教之間,都製造了更多的分裂。
它們成為一種人們可以認同的意識形態和信念系統,並且利用這些來增加人們虛幻的自我感。

經由這些意識形態和信念系統,人們能夠宣稱自己是「對」的,別人是「錯」的,同時借由他們的敵人(也就是其他人,不信仰他們宗教的人,

或是錯誤信仰的人)來定義自己,甚至還常以此來為他們的殺戮行為辯解。但是……但是……即使有那麼多瘋狂的行徑假宗教之名橫行,

這些宗教所指向的最終真理還是在它們的核心中閃耀
。經過一層又一層的扭曲和誤解,這些真理雖然很微弱,但仍然在閃耀著。

除非在自己之內能夠先瞥見這個真理,否則你很難在這些宗教之中看到它。在整個歷史中,總是有極少數的個人經歷到意識的轉變,

因而在他們的內在領悟到了所有宗教所指向的東西。為了描述那個無法用概念形容的真理,他們還是必須要運用自己宗教中概念的架構來描述它。

借由這樣的一些人,在所有主要的宗教當中,興起了一些學派或運動。這不僅代表原始教導的復甦,其中有些學派或運動也強化了原始教導的光芒。

這就是靈知主義(Gnosticism)和一些神秘學派在基督教早期和中期興起的背景。還有像伊斯蘭教的蘇菲教派(Sufism),猶太教的哈西德主義

(Hasidism)和卡巴拉神秘哲學(Kabbala),印度教的不二論(AdvaitaVedanta),佛教的禪宗和大圓滿(Dzogchen)。

這些學派大部分都是打破偶像崇拜的。它們去除了一層層僵硬的概念化和心理信念的結構,而正因為如此,

那些早已完善的宗教統治階級對它們抱持懷疑甚至敵對的態度。和主流宗教不同的是,這些教導強調領悟和內在的轉化。

在新意識的揚升中,傳統的宗教究竟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呢?很多人已經覺知到靈性和宗教的差異。他們瞭解到,擁有一個信仰系統——一套你認為是絕

對真理的思想——無論它們的本質是什麼,
並不會讓你更有靈性。事實上,愈是與思想(信仰)認同的人,愈會把自己帶離內在的靈性向度。

很多虔誠信教的人都被困在這一個層次。他們將思想等同真理,而當他們完全與自己的思想(心智)認同時,他們就會宣稱自己擁有唯一的真理,

其實這是無意識地試圖保護他們的身份認同。他們不瞭解思想的局限。除非你和他們所信(所想)的完全一樣,否則你在他們眼中就是「錯的」,

而在不久的過去,他們還會覺得為此而殺了你是很合理的行為。其實,到現在還是有人這樣做。
新的靈性,也就是意識的轉化,

現在正大幅度地在現有制度化的宗教結構外興起。即使在心智掛帥的宗教當中,總有一些潛藏的靈性在其中,

而制度化的宗教統治階級會覺得備受威脅而試圖打壓它們。在宗教結構之外,大規模的靈性開展是一個全新的發展。在過去,這是不可思議的,

尤其在西方(最為心智掛帥的文化),基督教會基本上是擁有靈性特權的。除非有教會的許可,

否則你不能隨意地對靈性發表言論或是出版有關靈性的書籍。如果沒有教會的許可而你這樣做的話,他們會馬上讓你銷聲匿跡。

也許是因為在傳統宗教之外興起了一些靈性教導,同時也可能是因為東方古老的智慧教導蜂擁而至,愈來愈多傳統宗教的跟隨者能夠放下對外在形式、

教條和嚴苛信念系統的認同,而去發掘隱藏在他們自己的靈性傳統中的原有深度,同時也發掘了他們自己內在的深度。

他們瞭解到:你的靈性程度和你所相信的東西無關,但是卻與你的意識狀態息息相關。

而接下來這又決定了你在這個世界中的行為以及與其他人之間的互動。

那些執著於外在形相的人,會更加的深陷於他們的信念之中,也就是他們的心智之中。此刻我們目睹的不僅是一個前所未有的、蜂擁而至的意識潮流,

同時也目睹了小我的困窘和強化。有些宗教團體會敞開胸懷接納這個新的意識,有些反而會強化他們的教條立場,並且與其他人為的結構組織攜手,

集體小我經由這些組織來防衛自己,並且反擊這個潮流。有些教會、宗派、教派或是宗教運動基本上都是集體小我的實體

就像那些追隨政治意識形態的人一樣,嚴格而僵化地認同他們的心理立場,不能接受別人對現實不同的詮釋。

但是小我和它所有僵化的結構——無論是宗教、其他組織、公司或是政府,是注定要瓦解的,無論表面上看來是如何的根深蒂固,

它們都會從內部開始分崩離析。最嚴謹的結構組織,最冥頑不靈而無法改變的,反而會第一個崩潰。

小我只不過是:與外在形相的認同形相主要指的是思想形相(念相,thoughtform)。

如果邪惡有任何真實性的話(這個真實性是相對的,不是絕對的),那麼它的定義也可以是:完全地與外在形相認同,就是與物質形相、思想形相、情緒

形相認同。
這樣的認同會造成我們的無知:無視於我們與整體的聯結,完全無法覺察到我們內在與其他萬物以及源頭的合一這樣的遺忘就是原罪,

受苦和幻相
。當「我們與萬物顯然是分離的」這個幻相主導了我所想、所說和所做的所有事物的時候,我會創造出什麼樣的世界?

想找到答案的話,你就去觀察人類是如何互動的:讀一本歷史書,或是看一下今晚的電視新聞,你就知道了。

如果人類的心智結構還是不改變的話,我們會不斷地重新創造出本質上如出一轍的世界,同樣的邪惡,同樣的功能失調.

在《新約》和《舊約》當中都談到,一個現有世界秩序的崩潰以及一個「新天新地」的升起。我們必須要瞭解的是:在這裡說的「天」(天堂),

並不是一個地點,它指的是意識的內在領域,它的意義是靈性而隱秘的(不是字面上的意思),這也是耶穌教誨的要義。

從另一方面來說,「地」(世界)就是形相的外在顯化,而外在形相永遠都是內在的反映。在我們這個星球上,人類集體意識和生命是根本相連的。

一個新天堂」指的是已轉化了的人類意識的出現。「一個新世界」指的是這個意識在物質領域的反映

既然人類生命和意識與地球的生命是根本合一的,隨著舊意識的瓦解,

在同一時間,地球各地會同步發生地理上和氣候上的自然混亂,有些我們現在已經目睹到了。

摘錄自一個新世界

就像奧修說的宗教已死

只剩宗教性

原始宗教的精神

並不崇拜偶像

而是叫你向內看

新的內在意識 將產生 新的外在世界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