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更加深入地去研究人類古老的宗教和靈性傳統,我們就會發現,在眾多的表面差異之下,有兩個相同的核心洞見。

描述這些洞見時所用的字句可能不盡相同,但是它們都指向一個雙重含義的基本真理。

這個真理的第一層含義就是:領悟到大多數人類所謂「正常」的心智狀態,其實隱含了一個我們可以稱之為「失調」甚至是「瘋狂」的重要元素。

一些印度教的核心教導也許最能夠認清這種「失調」,其實是一種集體心智的疾病。他們稱它為「瑪雅」(maya),即幻相之幕。

印度最偉大的聖者之一馬哈希尊者(RamanaMaharshi),就曾經直率地指出:我們的心智(mind)就是幻相(maya)。

佛教則使用不同的詞彙。根據佛陀的說法,在正常的情況下,人類的心智會產生「度卡」(dukkha),可以翻譯成受苦、不滿足,或就是悲慘。

佛陀視它為人類狀態的一個特徵。無論去哪裡,無論做什麼,佛陀說,你都會遭逢「度卡」,而且它遲早都會在每一個情境中出現。

根據基督教的教導,人類共同的正常狀態之一就是原罪。「罪」是一個被廣泛誤解和錯誤闡釋的字。

這個字是從《聖經·新約》的古希臘文直接翻譯過來的。「犯罪」的原意是「錯過了標記」,就像弓箭手錯失標靶一樣,

所以「犯罪」就是「錯失了人類存在的要義」。它的意思就是:活得不夠有技巧,盲目地生活,因此就會受苦並製造苦因。

所以,拋開文化上的包袱和錯誤詮釋之後,「罪」這個字所指的,就是人類世襲下來的功能失調狀況。

人類的成就是非凡而且無可否認的。我們在音樂、文學、繪畫、建築和雕塑方面都創造了傑出的作品。近年來,科技更為我們生活的方式帶來劇烈的轉變,
同時使得我們能夠做出和創造出兩百年前會被視為奇跡的事情。毫無疑問,人類是非常有聰明才智的。但是它的聰明才智卻因瘋狂而有瑕疵。

科技加強了人類心智破壞的影響力:這個星球、其他生命的形式以及人類自己,都深受其功能失調之害。

這就是為什麼在20世紀的歷史中,我們最能夠清楚地辨識出人類的功能失調和集體瘋狂。

另一個讓我們能夠清楚地辨識它們的原因就是:這個功能失調實際上正在加強和加速發展當中。

第一次世界大戰在1914年爆發。在人類的歷史上,經常發生由恐懼、貪婪和權力慾望所驅動的毀滅性殘酷戰爭,以及奴役、虐待,

還有因為宗教和意識形態不同而引發的各種暴力。人類因為相殘而遭受的痛苦遠超過因自然災害所帶來的痛苦。

在1914年時,高度智慧的人類心智不但已經發明了內燃機,也發明了炸彈、機關鎗、潛水艇、噴火器還有毒氣瓦斯。聰明才智竟為瘋狂所用!

在法國和比利時的壕溝拉鋸戰當中,因為搶奪幾英里的泥巴地而導致好幾百萬人的死亡。當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時,

倖存者在震驚和不解中檢視戰爭遺留下來的慘禍:1000萬人失去生命,更多的人傷殘。人類的瘋狂從未有如此巨大而且清晰可見的破壞力。

然而當時的人卻還不知道,這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到了20世紀末,人類因同胞暴力相殘而死亡的人數已經超過了1億人。這些人不僅是因為國家之間的戰爭而死的,同時也死於大屠殺和種族滅絕。

像蘇聯斯大林時代,死於「階級敵人、間諜、叛國賊」罪名的人數高達兩千萬人。還有無法言喻其恐怖的納粹德國大屠殺。

另外還有很多人是死於無數小規模的內戰,例如西班牙的內戰;或是在紅色高棉政權統治下的柬埔寨,全國約四分之一的人口都被處死。

我們只要每天收看電視新聞,就會知道這種瘋狂不但絲毫沒有減少,而且繼續延伸到了21世紀。人類集體心智的功能失調,呈現在另外一個層面就是,

人類對其他生命形式以及這個星球本身,展開了前所未有的暴力行為:供應氧氣的熱帶雨林以及其他動植物都遭到破壞,養殖農場中對動物的虐待,

河流、海洋和空氣的污染。人類為貪婪所驅使而持續進行這樣的行為,對他們自己是和整個地球生命聯結在一起的事實一無所知。

如果不加以檢視的話,最終將會造成人類自身的毀滅。

人類這種病態的集體顯化就是人類的核心狀態,構成了人類歷史的主要部分,也是相當程度的瘋狂史。如果人類的歷史

可以用一個人的病歷來比喻的話,那診斷將會是:慢性偏執狂妄想症,症狀是有謀殺、極端暴力和殘酷行為的病態癖好。

對像則是他所認為的「敵人」——他自己的無意識向外投射出來的敵人。他是一個有犯罪傾向的瘋子,但偶爾會有短暫的清醒時刻。

恐懼、貪婪和權力慾望這幾個主要的心理動力,不僅是國家、種族、宗教和意識形態之間戰爭和暴力的原因,也是造成各種人際關係衝突不斷的主因。

它們也造成了你對於其他人和對你自己認知上的扭曲。在這樣的錯誤認知下,你會曲解所有的情況,

而採取一些讓自己脫離恐懼或滿足自己貪婪慾望的偏差行為,然而這卻是一個永遠都填不滿的無底洞。

我們必須瞭解的一個重點是,恐懼、貪婪和權力慾望並非我們所談的功能失調,它們是因為功能失調而造成的,

功能失調則是深植於每一個人心智中的那個集體幻相。很多靈性教導告訴我們要放下恐懼和慾望,但是這些靈修法門通常都不管用,

因為它們沒有針對功能失調的根本原因著手。恐懼、貪婪和權力慾望不是最終的肇因。試著成為一個善良或是更好的人聽起來是一個值得讚賞而高度

「心智化」的事情。然而,除非你能轉變你的意識狀態,否則這樣的努力終究不會成功。因為這樣的努力仍舊是功能失調的一部分。

這種努力可以視為是一種更微妙、更細膩的偽裝形式,這個偽裝其實是為了增強自我、欲求更多以及強化個人自我概念的認同(亦即自我形象)。

試著變成好人並不會讓你變得更好,而是經由找到那個早已存在於你之內的良善,並且允許那個良善彰顯出來,才會讓你變得更好。

但是如果想要那個良善顯現,你的意識狀態必須有一個根本的改變。

共產主義的歷史,最早是由一個高貴的理想所啟發的,但它清楚地展示了當人們試著去改變外在實相(reality)——創造一個新世界——

而不先去改變內在實相(意識狀態)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情。他們在勾畫未來的時候,並未考慮到人類功能失調的藍圖——

也就是每個人內在都有的小我!


摘錄自一個新世界

心智世襲的功能失調

就是小我

這就是基督教所說的 原罪

佛教所說的 無明

因為很難一直保持在當下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