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外在的人是很膚淺地在生活,而不知道任何關於內在的事的人根本就不知道關於存在和永恆的事。

在另外一方面,知道關於內在的事的人會開始去想說外在是幻象的。

沒有什麼東西是幻象的。外在和內在都是同一個存在的一部分。

現在已經是左巴要開始靜心的時候,現在也是靜心者不要讓自己逃離世界的時候,他們必須帶著他們所有的生命力和所有的狂喜……來分享。

我們就是世界。並沒有要逃離任何東西這個問題,每一個片刻,任何東西都必須被享受,不要有任何罪惡感,不要有任何抑制,

但是所有的宗教都反對這一點。

我用這個宣言來公佈一個全新的宗教意識的天空:一個完整的天空,結合內在和外在,結合物質和心靈,結合左巴(外在)和佛陀(內在)。

我所要說的是:除非你深深地熟悉外在世界,除非你是一個很全然、很盡致的左巴,否則你不可能成為一個佛……首先你必須生活在世界裡,

直到你能夠拋棄它為止。你怎麼能夠拋棄你所沒有的東西呢?唯有當你對外在的歡樂已經感到非常挫折、非常厭惡,

以致於它們已經變成幾乎是一種痛苦和焦慮,你才能夠轉向內在。

一個貧窮的人能夠假宗教之名成為一個乞丐而受到尊敬,但是他永遠無法成道。因此我要強調:在你進入內在世界之前,要結束那外在的,

要很全然地去生活--你生命的火把必須從兩端一起燃燒。你生活得越全然,你就會越快瞭解它並沒有什麼太多的東西,

只是那個沒有經驗過的部分似乎具有吸引力,如果你已經全然地生活過,那麼似乎就沒有什麼吸引的東西了,

唯有在那種狀態下,你才能夠毫不遲疑地、沒有任何分裂地向內移。

我要我的門徒生活得很安逸,擁有一切外在的條件,不必急急忙忙,因為任何沒有經驗過的東西都將會再度把你接回來,

結束它,那麼就不需要逃離你的家,也不需要放棄你的銀行存款,因為它們已經不再是你的負擔,它們並沒有任何意義,

或許它們具有某種實用價值,但是它們並沒有什麼不對。

即使佛陀也需要食物,只是它是由別人去賺來的,他需要衣服,別人為他賺取衣服。你賺取你自己的食物,最好是自己去賺取自己的衣服和房子。

需要瞭解的是什麼?--在它們裡面不要有牽制你的東西。牽制你的東西是對於沒有經歷過的生活的慾望,所以要充分地去體驗生活,

而讓這個慾望消失,
那麼你生活在皇宮裡或是生活在窮人的茅屋裡都能夠同樣地安逸,

但是如果有皇宮可以住,那麼為什麼要不必要地在窮人的茅屋裡折磨你自己?皇宮不應該成為你的監獄。

因為所有這些偉大的成道者都經常拋棄世界,所以整個東方就產生出一種氣氛,認為貧窮是某種具有靈性的東西,它是全然的胡說,

貧窮並不具有靈性,它是醜陋的,它是一種必須加以治療的創傷。

如果貧窮是具有靈性的,那麼東方一定有千千萬萬個佛陀,但是我們從來沒有聽過乞丐成佛。

我的方法是:不要成為過去的延續,我教你們首先要以一個左巴來生活,唯有在那個基礎之上,你佛性的廟才能夠建造起來。

以這樣的方法,我們就將內在和外在結合成一個統一體。外在跟內在一樣都是你的,並不需要拒絕任何東西,並不需要反對任何東西。

所以我要告訴你們:表面的快樂或許是最低的一步,但它是同一個階梯的一部分,最高的那一步或許是成道,或許是喜樂,但它是同樣的階梯,

如果你放棄了階梯的第一階,你將永遠無法達到最後一階。只要想想,你站在梯子的每一階,有兩種方式可以拋棄它:其中一種就是下來,

另外一種就是移到第二階,這兩者都同樣是放棄第一階。佛陀是進到第二階,而你卻掉在第一階之下,你看到他離開了第一階,

但是你不瞭解他離開第一階是到第二階去。他將會離開第二階到第三階,他將會繼續離開第三階和第四階到最後一階。

但是你變得害怕第一階,因為你看到諸佛都離開了第一階,所以你從來不踏上第一階,你停留在第一階之下。

這些人到達了喜樂的最高滿足,而你甚至還在渴求第一階所能夠提供給你的最膚淺的歡樂。

第二,過去的諸佛並不顧慮到任何社會的革命,他們的整個顧慮都是他們自己的成就、他們自己心靈上的達成。

就某方面而言,他們都是以自我為中心的,因為他們的自我中心,所以東方根本就不知道有任何革命。

所有的天才都變成以自我為中心,要由誰來給大眾革命的概念?最多他們只能夠教導對窮人慈善,但是他們無法構想一個沒有貧窮的社會。

我在構想一個沒有貧窮、沒有階級、沒有國家、沒有宗教、以及沒有任何歧視的世界,我在構想一個一體的世界、一體的人類、一個分享一切

--內在和外在--的人類、一個很深的心靈上的兄弟情誼……

所以我的功能並不僅止於我自己的成道,事實上,我的工作是在我成道之後才開始的。佛陀成道的時候,他的工作就結束了,

而我是在我成道之後才開始我的工作。就我本身而言,我並不需要再多活一個片刻,因為生命--不管是內在或外在的--

都無法給我任何比我已經達成的來得更多的東西。但是對我來講,它似乎是自私的,我想要千千萬萬人都燃燒著同樣的光、都有同樣的洞見、

都有同樣的夢,我希望新的人或新的人類可以誕生,我希望醜陋的歧視可以消失,沒有戰爭、沒有原子或核子武器、沒有國家、沒有種族,

人可以分享所有存在的施與,以及他內在本質的所有經驗,我想要這整個人類成為一個意識的海洋。

任何過去諸佛所做的都是好的,但是還不夠,他們為他們自己創造出意識的最高峰,我想要為每一個人創造出那個最高峰,至少為那些有在找尋它的人。

我不能夠叫你放棄外在,因為外在跟內在同樣地重要,只是不要執著於它。你怎麼能夠拋棄外在呢?你可以拋棄皇宮,但是你要怎麼拋棄你的呼吸?

外在的空氣每一個片刻都會進來……你怎麼能夠拋棄食物?它也是來自外在;你怎麼能夠拋棄水?它也是來自外在。

帶著清晰的眼光來看,外在和內在之間是不分裂的,而是一個經常維持的和諧,就好像進來的氣和出去的氣。

我在給你一個新的觀念、新的洞見和新的夢。

註:希臘的左巴是一個主張享盡人間宴樂的人。

摘錄自 金錢與工作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