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請你談論關於將催眠蛻變成靜心?我注意到了介於治療和靜心的那一條界線正在消失。

從前有一段時間,催眠被認為是走向靜心的門,但是中古世紀的基督教將巫術和催眠一併譴責,那個譴責的餘波至今仍然存在,

甚至連那些本身不是基督徒的人也在不知不覺當中受到了基督教觀念的影響。基督教為什麼要反對催眠?你聽了之後一定會感到很驚訝,

因為它直接把你引導到靜心,使得教士和教堂都變得不需要,甚至連神也不需要,這就是問題之所在。

如果靜心能夠在世界上成功,將不再會有任何宗教,簡單的理由是:你將能夠直接跟存在和你自己接觸。

為什麼要經過中介或各種代理人的手?他們除了懂得一些知識和受過一些待人處世的技巧訓練之外,其實什麼也不懂。

他們所做的並不是屬於宗教性的事,他們所做的是數字的政治手腕:將盡可能多的人聚集到你的教會,那變成了你的力量和你的權力。

催眠對教士的職位構成危險,而基督教從一開始就是以教士為基礎。耶穌並沒有宣稱他自己是成道的,

在他之後的基督徒也沒有一個宣稱他自己是成道的。他只宣稱了一件荒謬的事:他是上帝唯一的兒子。

上帝是一個假設,而假設並不像印度人一樣一直生孩子,假設是不生育的,它們什麼都不生……

基督教從來不想要你直接去跟存在接觸,你必須經由教士、教皇或那個兒子,然後才能跟上帝接觸。

在你跟上帝之間有很多中介者,沒有人知道是誰在說謊……當然,你永遠沒有辦法發現,因為你跟上帝並沒有任何直通的線路。

教士跟教皇有直通的線路,教皇跟耶穌有直通的線路,耶穌跟上帝有直通的線路,而那個號碼並沒有印在電話簿上面。

催眠曾經是進入靜心之門,它一直都是進入靜心之門。一旦一個人進入了靜心的世界,他就會變得非常清晰,他就會變得很有力量,

有很多生命力會在他裏面產生,使得他不再需要任何天父。他不再需要任何教士為他祈禱,他本身就變成了祈禱!

不是對任何上帝祈禱,而只是一種祈禱的心境,一種對整體的感激。

基督教絕對需要譴責催眠,譴責它是由魔鬼所創造出來的。基於同樣的理由,巫術也被殘暴地摧毀,有無數的女人活活地被燒死,

因為她們也在做同樣的事。她們試圖靠著她們自己的力量去跟“那最終的”接觸,而不要透過教會的特定管道……

催眠的使用有可能會有危險,除非它被使用來服務

我必須解釋來讓你知道催眠真正意味著什麼,以及在什麼情況下它可能會被誤用,如果它不是以服務靜心為唯一目的來使用的話。

目前大家已經知道有百分之三十三的人,換句話說,有三分之一的人類能夠進入很深的催眠。

它是一個奇怪的數字,百分之三十三,它之所以奇怪是因為只有百分之三十三的人具有美感,只有百分之三十三的人具有敏感度,

只有百分之三十三的人具有友善的品質,只有百分之三十三的人是創造者。根據我自己的經驗,這百分之三十三的人是一樣的,

因為創造力和敏感度就是靜心,就是愛,就是友善,所有這些品質基本上所需要的一件事就是:

對自己和對存在很深的信任,以及一種接受性和敞開的心靈。

催眠能夠以兩種方式被創造出來。而就是因為第一種的緣故,所以當基督教宣傳說它很危險時,人們很容易就會去相信。

第一種就是由別人來催眠你,由一個催眠師來催眠你。

有很多錯誤的觀念依附在這件事上面,而最基本的錯誤觀念就是認為催眠師具有催眠你的力量,那是完全錯誤的,催眠師只是有技巧,他並沒有力量。

沒有人能夠違反你自己的意志來催眠你,除非你願意。除非你準備好要進入那個未知的,要進入那個沒有走過的黑暗,否則沒有催眠師能夠催眠你。

但是事實上催眠師並不否認他們有力量,相反地,他們宣稱他們有催眠別人的力量。沒有人有任何力量可以來催眠任何人,

只有你有那個力量可以來催眠你自己,或是讓別人來催眠你,那個力量是你的,但是當你被別人所催眠,它可能會被誤用。

很深的催眠能夠達到你的無意識。這些危險就是基督教所加以誇張的,他們說這是違反宗教和違反道德的。

無意識是那麼地強而有力——比有意識的頭腦強了九倍——所以當無意識想要做某一件事,有意識的頭腦或許會開始抗拒,但那個抗拒是沒有用的。

所有這些事情都被傳開來,在很多人之間被強烈地誇大,然而教會的目的並不是要將你從這些危險之中救出,

那個目的是:催眠必須受到譴責,使得沒有人能夠從那個門進入靜心最終的領域。

基督教使人們完全不知道另外一種催眠,那就是“自我催眠”,而不是由別人來催眠。只有由別人來催眠可以被誤用,自我催眠是不可能被誤用的。

你重複催眠師在說的話,但是是在內在對自己說 ”然後有一個片刻會來臨,到時候你就深入到你的無意識。你將會感到很驚訝,

你會覺得自己變得很新鮮、很年輕、很潔淨,就好像你剛走過一座漂亮的花園,裏面充滿著花朵,空氣中還吹著涼涼的微風。

你也可以給你自己催眠後的建議。那些建議必須在最後的片刻給予,當你的眼睛還關著,而你覺得現在你將會進入更深。在進入更深之前,

你開始說:“從明天開始,我的健康將會變得更好。”只要選擇一件事,不要多,不要太貪心!不論你要說什麼,就這樣自我催眠十五天或三個星期,

或許你想說,從明天開始,你的靜心將會進入更深。你將會發覺你的靜心進入得更深,你可以創造出一個很美的連結。

當那個靜心進入更深,你就可以建議你自己說:“明天我的催眠將會進入得又更深。”你可以使用這兩者來把你帶到你無意識的深處。

一旦你碰觸到了你無意識的深處,你就可以開始第三個建議:“雖然我會處於黑暗的無意識裏,但還是會有一些覺知,好讓我能夠看清楚正在發生事。

”然後繼續重複地說:“我的覺知變得越來越強、越來越強……”有一天你將會發覺你的整個無意識都被你的覺知給點亮了,那就是靜心。

催眠可以被使用,它必須被使用,不必有任何害怕。你們可以一起來做,跟互相信任或互相之間有愛的人來做,這樣的話,你就不怕對方會剝削你……

你是跟你非常親近的朋友在做,你知道他們不可能傷害你,因此你可以敞開你自己,你可以成為具有接受性的。

或者你也可以自己做,自己做需要花長一點的時間!因為你一個人必須做兩個人的工作,那是比較麻煩的。

自我催眠必須用來服務靜心,那是它最大的用途,但是它也可以用來服務健康、服務長壽、服務愛或服務勇氣。

一切你所想要的都能夠用自我催眠來幫助你,它可以驅除你對未知的恐懼,它可以驅除你對死亡的恐懼,

它可以使你準備好去成為單獨的和平的和寧靜的,它可以使你能夠在一天二十四小時之內都繼續保持那個靜心的內流。

你甚至可以建議你自己說:“當我在睡覺的時候,我那個小小的覺知的火焰將會整個晚上都一直持續著,而不會打擾到我的睡眠。”

在你的問題裏,你說:“我注意到了介於治療和靜心的那一條界線正在消失。”那是我長久以來所深深希望的:

治療必須融入催眠,而催眠必須融入靜心,那麼我們就可以創造出一種走向成道的最大的力量,那是以前從來沒有被使用過的。

治療從來沒有被使用過,治療能夠清掉你所有的垃圾,它能夠帶走你所有的制約,治療能夠幫助你發洩掉任何積壓在你內在的東西,

治療能夠將那些東西都丟出來,治療是一個很美的清理過程,而一個被清理過的頭腦將更容易進入催眠,不必有什麼奮鬥就可以進入催眠。

或許那些不太容易被自我催眠或是被別人催眠的人——那些不屬於那百分之三十三裏面的人——在經過治療之後,也可以變成屬於那些容易被催眠的人。

治療可以將所有的人都變成能夠接受催眠的人,所以治療在被使用時必須能夠漸漸融入催眠,然後催眠在被使用時必須能夠導向靜心。

這三件事在一起就是我所建議的三位一體。上帝、聖靈和耶穌……忘掉所有那些無稽之談,那並不是一個三位一體。你所要相信的是比較科學的事,

是你自己可以去做的事,是可能被執行的事,除了那個之外,宗教充滿了垃圾。人們已經變得對垃圾更有興趣,而忘掉那些主要的。

事實上,好幾個世紀以來,跟那些堆得像喜馬拉雅山那麼高的垃圾相比,那些主要的已經變得非常少,少到甚至要將它們找出來都非常困難。

我所建議的是一件簡單的事:你不需要任何教士,你不需要任何教會,你不需要任何神聖的經典。一切你所需要的就是一些瞭解和一些勇氣。

在治療裏面要完全發洩。你不知道在你裏面積壓了多少垃圾。當你開始發洩的時候,你將會發覺:“我的天啊!這就是我嗎?或者是另外一個人?

我到底在做什麼?我到底在說什麼?”有時候你甚至會胡說八道,但那些東西都是存在的,否則它們不可能由你身上發出。

它們是你進入靜心的障礙,它們是你深入催眠的障礙,它們就梗在中間的某一個地方來構成障礙。

所以,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治療,第二件事就是催眠,然後第三件事就會由它成長出來,那就是你的靜心。

  靜心的最終就是成道。

  當靜心接近完成的時候,你的整個存在都會充滿著光、充滿著喜樂、充滿著狂喜。



摘錄自 靜心與健康(上)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