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在山上的靜心營中帶亂語靜心時……在城市中要讓他們做亂語靜心很難,

因為鄰居們會存在,他們會打電話向警察局說:「我們的生活完全被擾亂了!」

他們不知道,如果自己也在家裏一起做的話,他們的生活就能走出現在的荒謬,但是,他們甚至都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荒謬。

亂語靜心就是每個人都可以去大聲說出他心裏所想的事情,聽到人們說出那些不相干、荒謬的話令我感到無比的快樂,因為我是唯一在看的人。

人們可以做任何事情,唯一的條件是你不可以去碰別人的身體,

除此之外,你可以愛怎樣就怎樣……有人在做倒立,有人把衣服甩開、一絲不掛地到處跑來跑去--一整個小時都這樣。

每個人都在做一些他們所壓抑的事情,各種奇奇怪怪的事都有。

當靜心結束時,有十分鐘的時間讓大家放鬆,你可以看到在那十分鐘裏,大家橫七豎八倒了一地,沒有做什麼努力,只是因為他們都累垮了,

所有的垃圾都被丟出來,於是他們經歷了某種洗滌,放鬆下來。你以為有成千上萬人在那裏……想也想不到其實只有一千個人而已。

人們會跑來告訴我:「請延長那十分鐘,因為,在我們這輩子當中從沒有經驗到這樣的放鬆和喜悅,

甚至也沒想過我們是否明白意識是什麼,不過我們覺得自己就快經驗到了。」

所以,如果你想從放鬆開始,你必須先經歷宣洩的過程,例如動態靜心、亢達裏尼靜心或亂語靜心。

或許你不知道,「亂語」(gibberish)這個字的出處,源自一個蘇菲的神秘家加巴爾(Jabbar),那是他唯一帶領的靜心活動。

不管誰去找他,他都說:「坐下之後就可以開始了。人們都知道他在說什麼。他從不談論任何事情,從沒有做公開演講,只教導人們做亂語靜心。

例如,偶爾他會親身示範給人們看,他會胡言亂語個半小時,沒有人聽懂他是在講那一國話,他不用語言,

他教人們只要說出任何出現在他頭腦的東西,那就是他唯一所教的,對那些已經知道的人,他直接說:「坐下之後就可以開始了。」

加巴爾協助了許多人變得完全寧靜,你以為做亂語可以做到幾時?頭腦會被掏空,慢慢、慢慢地,一個來自深處的「空無」……

在那個「空無」裏面,會有一道意識的火光,它一直都在,只是被你的亂語給包圍住,亂語必須被拿開來,那是你的毒藥。

對身體來說也是同樣的道理,如果你的身體有緊張,就去做任何身體想做的動作,你不該主導操控,

要是身體想跳舞、慢跑、快跑或是在地上滾來滾去,你不該去做它,而是去允許就好。

告訴身體:「你是自由的,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你將會驚訝的發現:「我的天啊!身體想做的這些事,我卻總是壓抑而沒去做,這就是緊張的所在。」

緊張有兩種,身體的緊張與頭腦的緊張,在你能放鬆下來之前,這兩種緊張都要先釋放出來,釋放將會帶你來到覺察。

然而,從覺察開始會容易多了,特別是對那些能瞭解覺察過程的人來說,而覺察的過程也並不難懂,你整天都拿它運用在事情上面,

例如車子或交通。你的覺察力甚至好到在大都市的車陣當中你都能全身而退!大家都知道城市裏的交通是超級瘋狂

你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使用你的意識,只不過你總是使用在對外頭的事情上面。內在的交通所要用的也是同一個意識。

當你閉上雙眼,有一起內在的交通正川流不息,它是由念頭、情緒、夢境、想像所構成的,各式各樣的事情開始閃過,

你對外在世界所做的事情,就一模一樣地運用於內在世界,你將會變成一個觀照者。

一旦你知道成為觀照者的喜悅是如此之巨時,你會想要更加深入,每當你找到時間,你會想更加深入觀照之中。

無關乎採取什麼姿勢,也無關乎去不去廟裏,或上不上教堂。在公車站或火車站等車沒事做時,只要把你的眼睛閉上,

除了能幫你省去東張西望的力氣,避免眼睛的疲勞,同時也給你足夠的時間觀照自己。

逐漸地,隨著意識的成長,你的整個人也開始改變,從沒有覺知到覺知,那是最大的量子躍遷。

摘錄自 覺察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