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遠也無法在自身以外發現你所尋找的東西

一但我們開始質疑我們的思想,我們會發現,我們的伴侶--無論是活著、死了、還是離婚了的,
永遠都是我們最出色的老師。無論你們的關係是否會繼續,一旦你進入了「考察」,

你將清楚地認識到,那個和你生活在一起的人不是什麼偶然的錯誤,他或她就是你最完美的老師。
世間從來都沒有錯誤
所以,如果你的伴侶正在生氣,很好;如果你在他的身上看到你認為是不好的東西,很好;
因為你所看到的這些缺點是你自己的缺點的投射,把它們寫下來,對它們進行「考察」,讓自己從中自由。
人們跑到印度去尋找大師,你不用去:你就和一位大師生活在一起呢。你的伴侶會給你獲取自由所需要的一切。

當你不愛對方時,你會感到痛苦,因為愛是你的本性。而你無法有意地讓自己去愛!你無法有意地讓自己去愛某人。

但是當你開始愛自己時,你自然會愛對方,你無法不愛。

正如你無法讓自己愛我們,你也無法讓自己不愛我們,因為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自己的投射。

個性或 自我 不會愛,它們總是想要得到什麼。而愛什麼也不想要,愛的本身已經完滿。

愛不希望、不需要、沒有「應該」(即使是為了那個人自己好)。

所以當我聽到人們說他們愛某人,希望那個人也能愛他們時,我知道他們談的不是愛,他們談論的是什麼別的東西。

我不可能在和我的伴侶鬧彆扭時不感到痛苦,因為那會讓我感到不自然、不和諧;
如果我用理解來迎接我的伴侶,我感覺這更像真正的我。

那麼,當一個念頭升起時,我能用理解來迎接那個念頭嗎?當我學會了用理解來迎接我的念頭時,我就會用理解來迎接你。

你能說我什麼,是我不曾想過的呢?所有的念頭都是沒有新意的—它們都是回收來的。

除了我們的念頭,我們什麼都沒有遇見過。

外部世界是內在世界的投射,無論那是我的念頭或是你的念頭,結果都是一樣的。

讓我們用理解來迎接念頭吧,唯有愛可以癒合傷痛。
我們一生都致力於證明我們的伴侶是錯的,然而當我們進入「考察」時,我們無法再這樣做了。
這是一個巨大的震驚,而後,它變成了恩典。勝利即是失敗,失敗即是勝利,全部反了過世界上最甜蜜的事,
莫過於在過去你認為是你的伴侶傷害了你的事情中,發現並接受你自己要負擔的那部分責任。
你感到謙卑,卻沒有任何想要為自己辯護的衝動,這讓你完全袒露了你易受傷的一面,
這樣的脆弱是如此甜美,你不惜從人行道上舔起它。

我的愛是我的事,它和你沒有任何關係。你愛我,而那也和我沒有什麼關係,

你對自己說了一個我是這個、我是那個的故事,然後你愛上了你自己的故事,而我和此有什麼關係呢?

我只是作為你的覺知感應對像而存在,對此我毫無選擇。

我是你的故事,僅此而已。你從來沒有見過我。沒有什麼人曾經見過任何人。

愛我不是你的事—那是我的事。

當你相信了「我老公應該理解我」這個念頭,而實際上他不理解你時,這注定了你的不快樂。
你可以嘗試做所有的一切來讓他理解你,而他最終也還是只能理解他所能理解的東西。
即使就算他理解你,你能得到什麼呢?他的理解只向你證實了你的故事是真的。
而他理解的那個你,甚至都不是你,因為當你操控他的理解時,他所理解的只是你告訴他的那個故事。
所以,即使在最好的情況下,你也還是沒有被理解。
我們無法聽到你告訴我們的東西,我們只能聽到我們認為你在告訴我們的東西。
我們把我們自己的故事強加在你說的話上,而這就是我們理解的東西。你是不是在用你的念頭來懲罰他呢?

我喜歡告訴別人一件發生在1997年左右的故事,那時我每天都在旅行,和世界各地的人分享「功課」,

一天又一天,我每天都在坐飛機、火車、或汽車,一天晚上,我凳上了一架飛機,我真是累壞了,

那是一架red-eye,我只能付得起坐這樣的飛機。

我在一個男人的身邊坐了下來,拿起他的手放在我的腿上睡著了,我這樣做時沒有任何疑慮,

因為雖然我和他從來沒有見過面,但我瞭解那個真正的他,我知道他愛我。

幾個小時過去了,當我醒過來時,他仍然握著我的手。他自始至終是那樣的溫柔,他從未問起我的名字。

但他並不比上次從飛機的行李箱裡掉下來、砸在我頭上的那只箱子更加溫柔。

當我被砸暈的那個時刻,我覺得那一下就像是一個吻一樣。

我怎麼知道我的頭需要被打一下呢?因為我被打到了啊!千真萬確,沒有弄錯。

當你認識到你得到的就是你需要的時,生活就成了天堂。
所有的一切安排完美,無論你需要什麼,生活為你提供的總是遠遠超過你所需要的一切。

每當我走進一間房間時,我都知道屋裡的每個人都愛我,我只是不期待他們現在就認識到這點。
被另一個人理解的唯一可能就是理解你自己。理解自己是一份全職工作

所以,如果通過「考察」你開始認識到,現實存在就是你想的時,你將不再需要針對他做出任何決定——到了那步,
你已不需要做任何決定。
你不再想用讓他理解你來折磨他了,而他也會繼續讓你看到,他是不是理解你不是你操心的事。
能夠證明你不被喜愛的例子是什麼?被拒絕?如果有人拒絕了你,那是因為他不得不這麼做,
因為你和他所希望的事情的樣子不一致,而這和你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有一個膨脹的自我會說這和你有關係。

假設你的手沒有原因的動了一下,他因為認為那代表著某種意思而不高興,你不會竟然認為這和你有什麼關係吧?

你根本從來就沒有那樣的力量。

如果他對你吼叫,你把這當作是不愛的表示,是你傷害了自己,不是他

如果你在心裡對自己嘶喊他不應該對你吼叫,那才是你痛苦的來源。

你痛苦是因為你在和現實存在對抗,而你不可避免的失敗了。
當你無論是說什麼還是做什麼去取悅、得到、保持、影響或控制任何人或任何事時,恐懼是因,痛苦是果。
操控是分離,而分離感帶來痛苦。
此刻另一個人可能完全的愛你而你是不可能認識到這點的。
如果你從恐懼出發你是不可能感受到愛的,因為你陷入了你不得不用行動來換取愛的念頭之中,
而所以有壓力的念頭都會在你和他人之間製造分離的感覺。
一個不誠實的是一個對自己的否定。

當一個念頭讓你覺得難過時,那難過的感覺是在告訴你,那個念頭是不真實的。

觀察一下你想像的你伴侶身上的某個缺點,並注意到那缺點是如何給了你一個感謝她的機會的。

如果你無法發現這些,你最終會發火、或有可能對自己缺乏進展而感到煩躁,並且在心裡攻擊她和自己。

你經歷的所有這些內在的攻擊只是一些需要你質疑一下的地方,如此而已。

如果你越來越清楚地看到這些地方,你會不斷地無限地成長到愛裡。而你的伴侶會跟隨你成長,整個世界都會跟隨你成長。

我永遠就是當下我評判你的那個樣子,絕無例外。我是自己的痛苦,我是自己的幸福。

只要你仍然相信任何概念,你就會把它加在你老公、你太太、你的情人、你的孩子身上。

在你用理解迎接這概念之前,遲早你會把這概念強加在他們的身上,

例如,當你沒有從他們那裡得到你想要的東西時,或者他們對你認為你擁有的東西形成威脅時。

這不是猜測,這是我們實際的作為。我們不執著於任何人,讓我們執著的是概念。

沒有什麼可以讓你失去你愛的人,唯一能讓你失去你老公的是,當你相信了一個念頭。

那使你和他產生了距離,那是造成婚姻結束的原因。

在你相信某個念頭之前,例如,認為他應該以某種形象出現、或他應該給你些什麼、

或他應該和現在的他有所不同之前,你還和你的老公在一起。

是這些念頭造成了你和他的離異,就在你產生那些念頭的那個時刻,你的婚姻已經結束了

你有沒有注意到當你的伴侶讓你如願時,你是多麼的快樂?

所以,你不得不成為一個控制他的人,以便使他總是能滿足你的願望。

我說,當他讓你如願時,感恩吧;當他不能讓你如願時,跳過中間人,讓你自己快樂吧。
在你對自己忠誠之前,你不可能對任何人忠誠。為自己辯護是戰爭的開始

如果你說我無情、拒人千里、強硬、不仁慈或不公平,

我會說,「謝謝你,親愛的,我能夠在我的生命中發現你所說的所有這些,我曾經就像你所說的那樣甚至比這更嚴重。

告訴我你所看到的一切吧,我們可以共同幫助我瞭解這些,通過你,我開始認識我自己,沒有你,

我如何能知道我心裡那些不仁慈和不可見的地方呢?你把我帶回我自己。

所以,親愛的,看著我的眼睛,再對我說一遍,我希望你告訴我所有的一切。」

這是朋友之間的相見,這叫做誠實。我是所有的一切。

如果你認為我不仁慈,這是一個讓我進入內在、觀察出現在我生命中的東西的機會。

我有沒有過不仁慈的時候呢?我能發現我曾有過那樣的時候。

我有沒有做過不公平的事呢?不用想很久,我就可以發現我曾那樣做過。

如果我對這點還有點不確定的話,我的小孩會為我提供信息的。

有什麼別人說我的,我不能在我生命的某個時刻發現我曾經是那樣的呢?

如果你說的一件事,讓我產生了想要辯護的慾望的話,那正是那顆在我的心裡等著我去發現的珍珠呢。
沒人能夠離開你,只有你能離開你自己。

無論你的伴侶對你承諾了什麼,在你的承諾改變之前,你唯一可以信賴的是你自己的承諾。

一個長期的承諾也只是針對那個時刻的。
即使他說,他對你的承諾是屬於永遠的,你也絕不可能知道是不是真是這樣,
因為只要你相信存在著一個
和一個

這就只是一個自我對一個自我的承諾,而自我什麼都不愛,他們只想得到什麼。

在你為了他的緣故(而那也是為了你的緣故)很高興他離開了你之前,你的「功課」還沒有完成。

所以,你的念頭讓你在半夜醒來,因為恐懼而痛苦地縮成一團是件好事,

針對這些如此強烈的投射做「功課」吧,你的自由在你的手中。

觀察一下你是如何和他一起生活的吧,你有意地做了些什麼讓他以為你就是「他的另一半」。

你失去了你的生活,你認為沒有他,你就不能生活。他的離開是一件好事,這可以讓你開始認識真正的自己。

我曾經和一位做「功課」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的男人交談過。

他的太太愛上了另一個人,他沒有陷入悲傷和恐慌,反而開始調查自己的思想,

「『她應該和我在一起』真是這樣嗎?——我無法知道這點當我相信這個念頭時,我如何反應?——極其難受;

如果沒有這個念頭我會怎樣呢?——我會愛她,並且希望她一切都好。」

這人真心地想要知道真相,當他質疑他的思想時,他發現了十分珍貴的東西。

「最後,」他說,「我意識到這是應該發生的事情——因為它已經發生了。

所以我對我太太說,『告訴我一切吧,就像我是你最好的女朋友一樣。』

她不用為了怕我受到傷害而去斟酌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聽她述說自己經歷的感受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發現自己在為她感到無比喜悅的同時,也體會到了從未體會過的自由。」

他的太太和那個男人同居了,對此他沒有什麼異議,因為如果她不願意和他在一起,他尊重她的意願。

幾個月後,她和她的新情人遇到了情感危機,她需要向人傾訴,她找到她最好的朋友

——她的老公,他們一起平靜地討論了她可做的選擇。他真心地愛她,非常希望她能清楚地瞭解她所想要的是什麼。

她決定搬出去,一個人好好地把自己的心整理清楚,最終,她選擇了繼續他們的婚姻。

在這整個過程中,每當他發現自己的心在和現實存在對抗、並因此而感到痛苦和恐懼時,

他便對那引起這一切感受——自己在那個時刻信以為真的念頭進行調查,從而讓自己的心重又回到祥和愉快的狀態。

通過這個過程他自己認識到:他所可能遇到的唯一問題,就是自己未經調查的想法而已。

她的妻子給了他獲得自由所需要的一切。

承諾是你自己的真實,即不多也不少。你對你的真實做承諾。

「我愛你、忠於你、聽從你;我也可能會改變主意。」這就是一個承諾的真實意義。

我只和上帝——現實存在結合,無論好壞那都是我承諾的對象,

承諾不可能是針對某一個具體的人的,這也是我老公所希望得到的承諾,

因此,除非我們和真實結合,否則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婚姻。

如果沒有痛苦和不愉快,你的生活會怎樣呢?請你認真地深入自己的內心去探索一下:

如果你一直在微笑,如果你完全的自由,那會怎樣呢?
那意味著你對一切沒有控制也不能操控他人
——你甚至都沒有產生這些不明智的念頭。

你是這樣來操控別人的:「你應該和我在一起,」「如果你走了,我會很難受。」

你利用這些念頭來讓我們同意你的故事——這世界存在悲傷,而真相卻是不管你喜歡與否,

你的本質就是愛,你能夠體會到這是真相——因為只要你有一絲不愛的念頭,你便會感到痛苦。

除非我們和自己結婚,沒有婚姻存在。愛自己是唯一真正的愛情。

我和自己結合,我愛我自己,而我把這愛投射在每個人身上。

我是現實存在的愛人,除了它,我什麼都不要。

現在,我只知道我要和你在一起,我知道我要和你在一起是因為我現在和你在一起。

這不是事先的安排,這只是存在的示現。我全然的愛你,你甚至都不需要參與,所以在「我愛你」這句話裡沒有動機。

這是不是十分美好!我可以全然的愛你,而你和這沒有任何關係。

無論你做什麼也無法改變我體驗到的和你的親密感。

當你對你的伴侶產生了不愉快的想法時,你和自己產生了分離,就好像你在心裡和自己分居了一樣,

你因此也和他分了居,這是令人痛苦的。當你的心從自己身上移開,放到你的伴侶身上時,你和自己離婚了。

所以,當我們對現實應該怎樣沒有固定的看法時,我們才真正的結合了,而這結合是沒有痛苦的。

兩個人的結合發生在內部世界,在外部世界,沒有任何的關係存在。

我不可能感覺到你的痛苦,那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如果有人打了你,我認為我能「感覺」到你的痛,我實際是將我想像投射在你的身上,那是我感覺到的痛。
我記起了別人打我的那個時候的感覺,我感受到的是自己的故事。
事實上,我並沒有感覺到真正的痛,所以不存在我們兩個人在疼痛中,只有一個人在痛。
如果沒有我的故事我會怎樣呢?我會沒有痛苦,充滿快樂,當有人需要我的幫助時,我有能力幫助他們。

人們說,同理心就是感受到另一個人的痛苦,好像這是真正可能的事情。
如何你才能最大可能的幫助到需要幫助的人呢?是當你感到痛苦的時候,還是你頭腦清醒、心情愉快時?
當有人感到痛苦時,為什麼他們要你也感受到痛苦呢?他們是不是更寧願你有能力幫助他們解除或減輕痛苦呢?
如果覺得你也正在感受著他們的痛苦,你如何能幫助別人?如果有人被汽車壓了,
而你陷入了恐懼,想像著被汽車壓著的感覺,你將失去行動的能力。
但有時,在這樣的危急關頭,頭腦會喪失參照功能,它無法再投射了,你不再想,你只是行動,
你沒有時間感覺、計劃或思考,你跑過去、抬起了汽車,而這本來是不可能的事!
這一切發生在轉瞬之間。因此,心裡沒有你的故事,你會怎樣呢?你抬起了汽車。

「如果你十分愛一個人,你產生性慾」——你能確定真實這樣嗎?

當你相信你不能太接近一個男人,不然你會產生性慾時,你會怎樣呢?

當你覺得你不能讓自己完全地愛時,你的感覺如何?如果沒有,「投入他的懷抱會讓我對他產生性慾」這個念頭,

你會怎樣呢?你會自然地做你自己。

害怕自己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通過「考察」的力量,

你讓自己認識到,你就是愛本身,無論你做什麼也改變不了這一點。

承諾是我在那個時刻的真實。如果我想要承諾,我只能當下在我自己的內心發現它。

如果我要別人對我的承諾,或者我想要對別人承諾,那都是無望的,因為那只能是自我對自我的承諾;

正如我經常說的那樣,自我不會愛,它們只會索求。當我承諾做某事時,我會遵守我的諾言,並且保留我改變主意的權利。

承諾是一個美好的方式,承諾發生在一個一個的當下。我在某個時刻承諾,然後下一個時刻,我可能改變主意了。

我遵守我的承諾直到我改變了為止
人們告訴我,以他們的經驗,我的確遵守我的諾言。
如果有人說我沒有遵守我的諾言,我會說,「這是不是很有趣!我改變主意了,或實際上,是主意自己改變了。
我並沒有改變它,它改變了我。我能理解你真的認為我應該遵守我的諾言,
但它改變了,如果我們等一等,它也可能再變回來。
」這是可能的,它可能再變回來,我並沒有改變它。

你怎麼知道你不需要一個戀人呢?——你沒有戀人。你怎麼知道你需要一個戀人呢?——他在這裡!這不是由你決定的。

不由你決定對你更好,這樣你可以給予自己所有的一切。

你幹嘛需要一個戀人呢?填補你的飢渴?是不是這樣?成年後,你一直認為你需要一個伴侶,

而即使有了,你也仍然感到飢渴,那麼你需要多少位伴侶才能感到滿足呢?

我不是說你不需要一個伴侶,這有關你自己的真相,進入你自己的內心去體驗你的真相吧。

不管你有沒有找到伴侶,請需要自己吧,而在同時,你等待的只是你自己。
你想要遇到你生命中的真愛嗎?看看鏡子吧,那就是你生命中的真愛。

當你要你的老公愛你時,你如何對待他?你能發現一個沒有壓力的理由,讓你老公或地球上的任何人來愛你嗎?

如果我產生了我要我老公愛我的念頭,這不是愛。

我要他愛他所愛的人,我最好這樣想,因為反正他也只能愛他所愛的人——我知道我不可能改變這點,我已不再那麼愚蠢。

人們稱要別人愛自己是因為愛對方的緣故,但我是熱愛現實存在的人

我知道愛的喜悅,因此,我瞭解,他愛誰不是我的事,我的事是愛他。

你有沒有注意到,多少次你用給予而不是接受來企圖掌控外在的影響?

如果你只是站在那裡接受會發生什麼呢?接受就是給予,這是你所能給予的最真誠的回報。

當有人走上前來擁抱我時,我不需要以擁抱回應他們。

全然地接受——你可以消失在其中!全然的接受是讓痛苦死去、是在愛和笑聲中重生。

我很榮幸地嫁給了一個對「考察」完全沒有興趣的人。

如果我認為他需要做「功課」,我才需要做「功課」呢,如果我認為他需要信任我,我則需要信任他,而我確實相信他。

我相信他會做的正是他做了的事。所以我不可避免地擁有一個完美的婚姻。

如果我不是全心全意地愛他,我一定是傻了——我對他的愛和他沒有任何關係,但愛他並不意味著我必須和他一起生活。

當你非常擔心會失去某樣東西時,你已經失去了它,你可能還沒有注意到你已經失去了它,
注意到後,可能會讓你為此難過一段時間,然後你可能認識到,從來就不存在什麼可以失去的東西。

相信某人拋棄了你的故事是拋棄你自己的行為,你就是這樣和自己離婚的。

每次你插手你伴侶的事,指揮他應該和誰在一起,他應該離開誰或不應該離開誰時,

你離開了自己,而這樣做的結果是孤獨感和恐懼,在你質疑你相信的觀點之前,你是造成你自己痛苦的無辜的因。

和我結婚的是我內在的聲音。所有的婚姻都是這個婚姻的象徵而已。

我的愛人是那誠實的肯定或否定的產生之處,那是我真正的伴侶,它永遠在那兒。

在我的誠實在說「不」時對你說「是」,是和我那伴侶的離異。

所有說「我應該愛我自己」的人都不知道愛是什麼。我們本身就是愛

所以,在你不愛的時候,認為你應該愛你自己,是純粹的錯覺。

「我不應該愛我自己,」這個反轉是不是更真實些呢?你怎麼知道你不應該愛自己呢?你不愛啊!現在就是這樣

真實沒有什麼對靈性概念的尊敬。「我應該愛我自己」—— 唷,哪個星球的規定啊?

愛不是一個作為,你什麼都不用做。當你質疑你的頭腦時,你會發現,唯一阻止你愛的,只是一個充滿壓力的念頭。

當你瞭解真正的自己時,你和每個人都會相處和諧,一個和諧的關係只需要一個人就可以達成,那個人就是你。

你可以走到市中心,隨便找一個完全陌生的人結婚,並擁有一個幸福的生活。和你在一起的永遠都是你完美的伴侶。

我不需要人們的認同,我要人們想他們所想。這就是愛。操控或企圖改變別人就像是企圖強姦他的思想。

「喂,你!停止想你自己的事,把注意力放到這邊,放到我身上來。

我百分之百的確定,認同我對你最有利,我需要你的認同,我才不關心你想要什麼呢。」

但你無法控制別人的思想,你連自己的思想都控制不了。反正根本就沒有人在思想,有的只是一個滿是鏡子的房子。
尋求認同意味著你陷入了「我是這」的念頭中,把自己局限於這小小的一點,這有限的東西中。
和你自己結合,你就和我們結合了。我們就是你。這是一個宇宙的玩笑。

如果我老公問我,「你能為我端杯茶嗎?」我知道我的喜悅是什麼——他剛剛告訴我了。
這是我瞭解自己該做什麼的方式,因為我知道當他為我端茶來時,這簡單的動作為我帶來的喜悅和感恩。
認為他應該自己去端,或他在利用我,或這次該輪到他端而不是我,是造成痛苦的原因。
沒有什麼觀點是可以經得起「考察」的,真誠的「考察」帶給我的只能是愛。

我在為自己服務,無論給他什麼他所需要的,都如同把它給我自己。

現實存在完美的展現著,無論發生的什麼都是好的。當我碰到人和事時,會告訴我離開它們或者迎向它們。
我無條件的聽從。因為我沒有找到可以令我信賴的、告訴我不應該這樣去做的故事。
它總是完美的。而一個決定為我帶來的永遠不如的完美,所以,
自己的決定,我跟隨。
我喜歡這樣的原因是,總是如此仁慈,如果我不得不用一個詞來形容這經歷,我會稱
感恩
我呼吸著、活在感恩裡。我是一個收受者,我無法阻擋恩典不斷地向我湧來。

尋求愛,恰恰讓你失去了對愛的覺知。但你只會失去對愛的覺知,而不是愛。
這是不可選擇的,因為愛是我們的本質,這是不可改變的.
當你調查讓你緊張的念頭時,你的心變的清澈,愛湧入你的生命,這是必然的結果。

引用自新時代之光&愛

宇宙間只有三件事:你的事,我的事及神的事(事實)
而我只能管我的事 當我管別人的事及神的事時 我就離開了我自己 離開了事實 離開了當下
我只活在我的故事裏 我是我自己的放映機而世界是我投射的故事
當我接受事實並活在當下時 我就是愛 因為愛是我們的本質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