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是不重要的。 我的名字是賽斯。名字只是稱謂、象徵而已;但既然你們必須用,我也就用了。

當你對你是誰、你是什麼有了某程度的了解之後,我才能把我是誰、我是什麼解釋得更清楚。

我邀請讀者用你的「內在感官」以你自己的方式來看我。

我是個個人化能量的源頭--而你們也是的。

我是一個「能量的人格精髓」(energy personality essence),不再貫注於物質裡了。
 正因如此,我能知覺你們許多人似已忘懷的一些真理。我希望提醒你們這些真理

基本上說,你們並不比我更是一個有肉身的人,而我曾穿過又丟棄那麼多個肉身,我連說都懶得說。
不存在的「人」不能寫書。我並不需依賴肉體形象,而你們也一樣。

我不比你更是一個幻覺,這句話中自有深意。

當我進入你們的環境時,我將我的意識轉到你們的方向。我把我是什麼(what I am)轉譯為你們多少能了解的事件。
任何一個藝術家,當他將他是什麼,或其一部分轉譯為一張畫時,也在做同樣的事。這裡,至少有一個發人深省的比喻。

在你們的地球形成前我即有意識。有許多像我這樣的「人」格,不把焦點集中在物質或時間上。

我們可以同時在幾個地方,因為我們了悟意識的真正機動性。

我的實相不只包括我所有轉世的身分,還包括其他不一定與任何物質有關聯的存在完形(gestalts of being)。對此書的每一位讀者而言,也都一樣

我的靈魂包括我的轉世人格、「賽斯第二」及可能的自己。我對我可能的自己與對我轉世的人生都一樣有知覺。

我現在的存在是我所曾知的最具挑戰性的一個,而不論是有形或無形的存在我都已有許多經驗。

我旅遊各地--遊經心理的實相或心靈的領域,而非物質的。以你們的說法,這種「旅行不花時間」。
我旅行的地方是在意識彼此融合的領域。我不斷的成長、擴張與發展的狀態。

我也在旅行中,而我試著透過魯柏與約瑟來给你們我所擁有的資料與知識,
他們是在你們的時空裡的我的一部分。但他們是他們自己就如我是我自己一樣。

我主要是個老師。我主要是一個帶信息來的人。
我的信息是:你們創造了你們所知的世界。

我是--又是以我自己方式—喧囂而好玩的。
我並不在我自己的理論上貼標籤,而我藉著掺進一些風趣、一撮幽默、一絲自以為是的謙虛來解釋我「深奧的」聲明。

我認為我自己是一個生意盎然的心理探索者,發現我自己--應我自己的要求—
快樂的遨遊於宇宙之間,並能夠以一種大而開心的聲音,把我已發現及還在發現的新聞從假設的一岸吼到另一岸。

我從你們不熟悉的意識層面說話。我的聲音有如飄在風中的橡樹葉般的自然,就像四季對你的靈魂來說是那麼的自然,
我從對你們的心靈來說是同樣自然的知覺層面說話。

我不是對你認為是「你自己」的那一部分講話,而毋寧是對你所不知的、你在某程度加以否認、並且在某程度遺忘了的那一部分講話。
[即使]當「你」在讀這本書時,也是你的那一部分在讀它。

你們本體的內在部分對我將告訴你們的事情已知道很多了。
我部分的目的是,使你的自我性的(egotistical)自己認識你的大部分意識都已熟悉的知識,那是長久為你所忽略的。

我以前很鍾愛你們的地球。 現在我能把我意識的焦點對著它,
而如果我願意的話, 也能像你們一樣地親身經歷它;但我也能以許多方式去感知它, 那是你們在這輩子辦不到的。

賽斯的轉世經驗:
我曾經多次生做男人和女人,我也曾把自己浸淫在各種各類的職業裡,但總是抱著學習的念頭以便我能教別人。
因此,我在人世生活裡有一個堅實的背景,以作為我目前「工作」的先修科目。

我並沒扮演任何崇高的歷史性人物,卻對日常生活家常的、親密的細節--正常的為成功而奮鬥、對愛的需要變得很有經驗。
 我知道父親對兒子、兒子對父親、丈夫對妻子、妻子對丈夫的無法言宣的渴望,而一頭栽入親密的人際關係網中。

[轉世經驗]中 時代、名字和日期遠不及那些經驗本身重要。 

我每一個先前的人格仍舊存在並且是獨立的。 他們照他們自己的方式向前進。 他們並沒被否定。
在我說來,他們與我同在,但卻是在實相的另一層面上。如果我要的話,我可以重過那些人生的任何部分,但那些人格走了他們自己的陽關道。

其實我一直都是個說法者,不管我實際上的職業為何。我曾在丹麥作香料商,在那兒認識了魯柏與約瑟。

以你們的話來說,我沒有實質的存在。可是,這些(賽斯)書卻創始了相當實質的事件。
就如我的人格沒有肉體的表象而存在一樣,你們自己的也是如此不同的是,你並不有意識地知道你在做什麼,而我知道。

心靈裡的門,和從一個房間導向另一個房間的簡單開口不同,因此我的書只讓你們略微瞥見我自己的存在。
不過,你們全都有這種心理上的門,導入心靈更大次元的地區,
因此在某種範圍來說,我為那些不在你們日常生活範疇內出現的、你們自己的其他面說話。

有一個心理上與心靈上的極大距離,分隔我的和你們自己的實相。
到某個程度,魯柏的心智是我們之間的聯繫。 因此,當我在課裡說話時,我並不全然是我自己。 我是透過你的實相而轉譯的我。

我從一條奇怪的路徑來到你們的實相--不涉及道路或公路,卻涉及心理的戲劇之路,它向後彎曲,像進入你們人類「心理的歷史」的途徑。

到某程度,我就像一個特別鮮活的、堅持的、重複出現的夢中影像,拜訪這群心靈(mass psyche),
只是帶著一個不限於夢的實相--一個達到心理飽滿性(fullness)的夢中影像。

對我而言,你們的世界是我受邀訪問的夢的宇宙,一個我發現很獨特而非常親切的可能實相
--卻是個我不再有直接經驗的實相,因我不像你們一樣沉浸其中。

我能告訴你你們世界的許多事,因為你們精確的貫注必然會造成一個較窄而集中的視角。

賽斯是否為珍(魯柏)人格的一部分?
我們最初是同一存有的一部分。 我沿著我自己的路而他沿著他自己的路演化。因此我們倆都是獨立的。
我能被認作是魯柏將來的「第六個自己」。  但這只是要讓你們明白這概念,因為他將不會變成現在的我,那是不可能的。 我是我自己。

我存在並能通訊這個事實應該顯示給你,你人格的其他「較高面」有時候能予你幫助。



摘錄自~賽斯書:《靈魂永生》、《個人實相的本質》、《心靈的本質》《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健康之道》&《神奇之道》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