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斯這個「人」就跟你、我一樣的真,只不過他以一種奇怪的方式跨在兩個世界上。

賽斯是個機敏的哲學家和心理學家,對人類人格的種種所知甚深,對人類意識的勝利與困境也瞭如指長。

賽斯把我們對自己、對世界、對宇宙以及對「存在本身」的源頭之最深的無意識知識傳遞給我們的意識心。

這種揭露並不比那些在大自然本身就可以得到的知識更了不起,只是我們早已遺忘如何去讀大自然的信息

這種揭露也不比當我們自己在靈感泉湧時所能得到的那些更神秘。但是,我們卻已遺忘如何去解讀那些通訊。

賽斯不只是寫書而已,他是個發展完全的人格,具有多方面的興趣:寫作、教書、幫助別人。他的幽默感十分具個人色彩。

賽斯很精明,他的態度是入世而非空靈的。在與人面對面的接觸中,他知道如何簡明地解釋複雜的理論。他能把這些概念與日常生活連接起來。

賽斯也時常出現在我學生的夢裡, 給予他們有效的指導 --教他們運用他們才能的方法 或是達成某種目的的方法。

除了製作連續不斷的賽斯資料,賽斯也進入了許多人的心和意識裡。

當我(珍)老是在懷疑賽斯是否是一個「精神導師」時,我反而受到了某種程度的限制,自封於賽斯那更大的實相之外

自閉於他那存在於廣大想像力、無邊創造力、比所有一切具體世界要大、也根本無法為唯事實是問的世界所容納得了的實相之外。

不管在直覺上或是情緒感受上我們所了解的事情,往往都要比我們在理性作用下所能知道的要多。
 如果我們硬是要把一種啟示性的訊息,或是像賽斯這樣的事件,用我們自己那種有限的觀念去把它「框」起來,
就等於是強要以編號三來解釋一朵玫瑰,或是硬以兩件毫不相干的事情來互相解釋一樣。

學著聆聽你們自己的訊息,不要扭曲你們所聽見的,或把它譯成陳腔濫調。

賽斯也許在引導我們脫出通常的限制,進入本來就屬於我們的另一個領域--不論我們在肉體之內或之外--它都是基本的。

魯柏寫下一個簡短而直觀性的聲明,魯柏認為賽斯及其他像他的「人」也許存在於其中的那個架構…………

「我們給那些無名者名字就如我們本也是無名的。 我們傾聽,但通常我們試圖把他們的訊息擠入我們能懂的觀念裡,給它們穿上陳腐的樣板形象。
但他們就在我們周遭~在風裡在樹梢; 有形的和無形的,在許多方面也許比我們還活潑--那些說法者。……

透過這些聲音、這些直覺、這些閃現的靈光與訊息,宇宙向我們說話。 向我們每個人說話。對你們說,也對我說。

賽斯也許是集合在一起的我們的聲音,說道:“當你們是有意識的身體時,要記得以前和未來,
當你們沒有身體作為無羈的能量,沒有名字卻只有不需舌頭的聲音,具有不需肉體的創造性時,你們是怎麼樣的。
 我們即你們自己,裡外翻了個面而已。”

藉著賽斯所顯示給我們看的一個事實--其他實相確實存在--來幫助我們過一個更開心、更充實的生活。


摘錄自~賽斯書:《靈魂永生》、《個人實相的本質》、《心靈的本質》《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健康之道》&《神奇之道》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