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們認為流行病是由濾過性病毒所引起,而強調它們的生物面時:
你們研究每一種病毒的性質而發展出一種疫苗接種,給大眾每人一小劑,而使得個人的身體與之對抗而具免疫力。

在你們的社會當中,科學性的醫學信念在運作。預防性醫學採取了一種接種措施,在健康的個人身上帶來了一種很輕微的病況,
然後就會引起對更巨大的侵襲的免疫。這對那些相信它的人都會相當有用。


你們有你們自己的醫學系統。我並不是要顛覆它們,因為它們正在顛覆自己。我有些聲明顯然無法被證實,而顯得幾乎是一種褻瀆。

利用疫苗接種方式, 仍有極大的隱伏變數在其內運作這些變數正是由於 如此大範圍的流行病 被以很小的架構來考慮所引起的。

1. 致病之因並不是生物性的,而生物只不過是一個「致命意圖」的攜帶者
2. 在實驗室裏培養出來的病毒和住在人體內的病毒是有所不同的,人體認得出這種不同,但實驗室中的儀器卻認不出。

以某種方式來說由於接種的結果,身體產生抗體而建立起自然的免疫力。但身體的化學性也被擾亂了,
因為它知道它不是在對「一個真實的疾病」反應,卻是在對一種生物上偽造的入侵反應。那的確使身體的生物完整性受到了汙染。

每一種病毒都被單獨考慮,大家都迫不及待的去發展一種新的疫苗來抵抗最新的病毒,而這大半都是建立在一種預測式的基礎上。

許多本來就不會得這種病的人也乖乖的去接種,身體把它的免疫系統用到了極限,把身體的抵抗力運用過度

流行性感冒預防接種整體而言,接種本身沒什麼好處,而它們可能還有潛伏性的危險,尤其當它們被用來預防一個事實上還沒有發生的流行病時。

它們也許有某個特定的效果,但整體而言,它們是不利的,擾亂了身體的機能,而引發了那些也許有一陣子都不會顯現的其他生理上的反應。

你們的稅收用在推動許多醫學實驗及預防醫學上--因為你們不信任自己身體的良好意圖。
預防醫學與預防性防禦之花費是十分相似的,在每個例子裏都有對災禍的預期。

預防的概念永遠是建立在恐懼上,因為你不會想要預防愉快的事。

預防的概念不只是繼續助長了 整個的恐懼系統,而且為了預防一個尚未患病的身體患病而去採取一些特定的步驟,
卻常會引起一些反應,而帶來如果事實上已得了病所會發生的副作用。

你們目前預防醫學的概念引發了正好會導致疾病的恐懼。
這些概念瓦解了每個人身體的安全感,增加了壓力,也預先提供了身體一個明確詳細的生病計劃。

最要緊的是, 這些概念增加了個人與身體的疏離感, 而造成無力感與二元對立。

預防注射雖然對某一個疾病有效,但也許只會加強了先前那個認為"身體是無能的"信念。

預防接種措施:
我並沒有建議你們放棄那種措施,當它顯然對這麼多人有用的時候--但你卻該瞭解它為什麼能帶來人們所要的結果。
有用的是那個信念,而非那個措施。

有史以來,不管醫學技術的狀況如何,沒有一個死掉的人是不想死的。

某一種的病有某一種隨著時空而變的象徵意義。

那些在心理上已決定要死的人,反正都會死,死於那個病或者其他的病,或者接種的副作用。

在生物學的層面,身體常常產生自己的「預防醫學」或「接種」。

好比說,透過尋找在它的環境裏因著自然、科學或科技的關係而產生的新或陌生的物質;
它吸收了一小劑的這些東西而患了一場「病」,那個病不去理它的話,很快就會消失。

思想比病毒移動得快得多。病毒的行動跟隨著思想。 每一個思想都生物性的登記有案。

基本上,當你對一種病有免疫力的時候,你事實上是有一種精神性的免疫力。

你對所有不符合自己目的及信念的思想有自然的免疫力,而自然的,你被對你自己思想的健康信任與信念所「接種」。


摘錄自-《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