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中沒有意外,就算是在你所認為的人世生活中也一樣沒有意外。

人真的是自己招來暴風雨的。他尋求它們。

你們意識心的本質要求改變與戲劇性的意義,和一種威力感和熱望,而以這些為背景來評判個人的方向。
當這種機會被否定了,就會有暴亂、戰爭與天災。

人變得愈「文明」,他的社會結構與作為就會把他和自然的密切關係分得愈開--就會有更多的天然災害。

因為,私底下,人感覺到與自然認同的偉大需要。
他自己將施魔術而把自然弄到地震、旋風、與洪水裡


透過大自然的顯現,尤其是透過它的力量,人感受到自然的源頭以及他自己的源頭,
而知道那力量可以把他帶到情感上的了悟
,那對他自己更大的心靈與精神的發展是有其必要的。

這種(天災)經驗的本身--即使是被「破壞性」的應用時--也提供了與你的存在的最深能量的接觸。

天災的發生 來自情感層面上的因素 要多於來自信念層面上的因素,
雖然如此,信念仍扮演了 一個重要的角色,因為一開頭是信念引發了情感。

「地球的疾病」有許多的理由,就與身體的疾病是一樣的。

在天災中人忽略了那些對行星上的生命 --包括人類--而言,很重要的巨大創造性與更新性的因素。
這個行星的穩定性就是建立在這種改變上,正如身體的穩定性是依靠在細胞的生與死上。

天然災害將提醒你不可忽視你們行星或你們生物性

客觀的--不論其面目為何—暴風雨、地震、洪水等等對大地的健康來講都是十分必要的。

天然災害所擁有的那個被釋出了的力量,即是逃過人的紀律的自然而偉大的奮發能量,
而由它們這種特性也提醒了人們他自己的心靈。

天然災害
以它們自己的方式,這種深奧的事件永遠涉及了創造力的誕生,
甚至是由大地的腹中升起而改變了土地的面貌以及人的生活。

一個自然的災害,或一個動亂都是能量之「浴」
以它們的方式而言,都是有力而極為積極的--縱使它們有明顯的破壞內涵。

天然災害(像地震或水災)並非由自然的某種成分與它自己的其他成分為敵而產生的。

一個不適(dis-ease)可以有一個創造性的基礎,一個地震或一個自然的災害也一樣。

一個天災提供了許多答案。

危機將人民團結了起來,而無望感也攤了開來給大家看,因此就可因而採取行動了。

天災最終的結果:
就是改正那個先前破壞了所希望的生活品質的情況,因此做了一個調整。

當在世界的另外一區有次地震時,在你們自己國內的陸塊也多少受到了影響。
當在世界的其他地區有心靈的地震,那時你們也受到影響,而且常常也達到相同的程度。

住在受地震威脅的地區的人,都明白他們那兒常會發生地震。
不管他們怎麼說,他們需要並且享受那經常的刺激與興奮; 環境本身的不可預料性能夠喚起他們去行動。

在地震帶的地區,你可以找到那些有精力旺盛的人,不穩定且「過分的」急躁而有極強的創造和發明能力的人。

在地震帶的地區,那些人需要把他們自己與實相的一個強烈刺激或衝擊相對抗,
而常常會對社會的現況有極大的不耐及不尋常的活力。

地震常常與很大的社會變遷或不安的那段時間相聯,而且斷層也是由這種地點開始,而向外延伸的。
然後它們可能影響在另一個洲上的一個一般來說無人居住的地區,或者一個島嶼,或引起地球另外一面的海嘯。

也有地震發生在無人居住的區域
但在所有的情形裡,根源是要在精神的屬性而非在外在的屬性裡找到。

一次地震在它發生的地區可能是一次災難,縱使它的存在矯正了不平衡,而因此促進了行星的生命。

在暴風雨與心靈的風暴之間有很大的相關性暴風雨是經驗暴風雨的人們,內在情感狀況的局部的外在具體化。

暴風雨或災難是心理活動的結果,就與它們是氣候狀況的結果一樣多。

你們自己獨特而極為私密的信念幫助帶來了整體的情感狀況。
你的情感所流入的那個「情感能量之池」仍是由不同的電荷所組成的。

所有參與者的個人貢獻將落入一個有條理的模式當中,
而給那個風暴推動力和方向,也提供了在其後「電荷」與力量。

在流過你血管的血之流與流過大地的風之流之間少有不同。你們的行星就跟你們一樣,也有一個身體,
就如你們的血流遵循著某種預設的模式,而風也一樣。

暴風或旋風正如戰爭一樣,是被憤怒的人們所帶來的, 而它們只是同樣現象的不同版本。

住在龍捲風地帶的人,在他們的心與腦裏帶著一個龍捲風的實相,作為一種心理上的背景。
 他們生活中所有事件之發生,都多少被這災難的可能性加上標點或加料。

住在龍捲風地帶的人,他們覺得無論何時都可能會被促使去面對最大的挑戰、去依賴他們最強的應變能力、
他們最大的耐力,並且面對一個耐力的考驗。他們是那種喜歡感受到與一個挑戰對抗的人。

你的情感與潮水有同樣多的自然的有效性,而它們有它們自己那種的吸引力---心的確可以移物。

正如某些土人跳求雨之舞有意識的把雨帶來,這是有意的指揮無意識的力量
這些被洪水所影響的不同地方的人們相當自動地在做同樣的事,只是沒覺察到所涉及的過程罷了。

若非發生了洪水,也可能發生災難性的社會動亂。因為所涉及的獨特的、特異的與特殊的「感覺基調」,
其所引致的情感的緊張被釋放,而自動的變形進入大氣裡。

洪水代表了一個 群體心靈的病癥 投射到了地球之上。所有參與的人不但選擇了那個情況,並且幫助了那個治癒過程。

洪水實質的具體化了災區的內在問題,而在同時釋出了陷在無望感裡的能量。

在一個象徵性的層面上一個洪水代表了把舊的東西洗去,和無意識力量的猛不可當的力量與能量,以及之後所導致的新生命的出現。

你們從來不是天災的受害者,因為你們都在它的形成中插了一手。

在任何時間你的主觀實相與你知覺的那些事件之間的關連:你是那些事件的始作俑者。

為什麼一個人被捲入在可怖的自然災害裡永遠是有理由的。
災難是不會無緣無故的被扔在他們身上的。永遠有一些有意識的認知。

有些人相信他們必須受罰,而因此他們搜索出不幸的境況。他們趨赴一件又一件的事,在其中,他們遭到報應。

在有意識的層面之外,僅只是身為動物,我們對將要來臨的風暴、洪水、旋風與地震等等,都有相當的覺知。

身體本身感受到許多的暗示和信號--氣壓的改變,地磁定向平衡的不同,還有皮膚能覺察到的細微的電性的變異。
在那個層面,在自然的災難還沒發生以前,身體就常常準備好了,而防禦也被建立起來了。


在許多例子裡,有些人在事先發生了一個對境況的近乎有意識的瞭解。
在其他的情形裡身體事先的預知在夢裡反映了出來,因而改變了日常生活而使得這個人逃過了一劫。
有些人改變了他們的計畫,而在災難發生的前一天離開了城市,而其他的人則留了下來。這些都不是「意外」。

每一個涉入天災的人都有他自己參與的理由,而透過群體創造的架構來解決私人的目的與難局。

個人常常頗會為了他們自己的目的去利用災難,作為把他們的生活帶入清楚焦點的一個外在力量。

有些人也許玩弄著死亡的念頭,而在最後的一舉中選擇與自然有個戲劇性接觸。而其他人則在最後一刻改變了心意。

心裡懷著自己的目的,你們將個別地對那個天災反應。

 那些「受害者」選擇在心靈的、心理的與生物的層面參與那些狀況。

在那災難發生之前,那些人剛剛在意識之下是覺察到這樣一個事件的可能性的,而直到最後的片刻仍能選擇去避過那個遭遇。

當人們在一次天災中受傷,他們會忽略或否認那些內在感受。但事實上,唯有那些感受才會賦予那事件在他們生活中的任何意義。

災害常常被用來使人與大自然相遇,在其中你被推到了極限,而使得你能體驗到你自己本體的偉大力量和範圍。

那些捲入災難的人倖存者--常常用這種「規模宏大的」境況以便參與那些似乎比先前乏味的存在擁有更大重要性的事件。

與任何自然力量的全部能量的一個偉大的遭遇,會使人去面對他自其中躍出的不可思議的「潛力」,這是任何其他的事都無法辦到的。

對許多人而言,一次自然災害提供給他們,對自己的動物性與這個行星相聯這個事實的第一次個人的經驗。

那些倖存的人,覺得被給予了生命的一個續約。
其他人用這相同的情況作為不再堅持想活之藉口,看起來好像他們一邊做了外在環境的犧牲品,一邊還留了面子。

那些死於災難的人選擇了這個經驗--這個戲劇,甚至當它發生時的恐怖。他們情願在熾烈的知覺裡離開此生,
為他們的生命戰鬥,在這個挑戰來臨的時候,去「打仗」而非默從。

死亡並非一個結束,而是意識的一個轉換。 依照那樣的觀點,並且以那種瞭解,
天災並沒有奪去人命: 大自然與人一同在實相的更大架構裏演出它們必要的角色。



摘錄自--《個人實相的本質》、《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 《心靈的本質》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